2018年01月13日 18:49:07 ZEALER中国

无论你是否喜欢华为,在宣告合作前夜被AT&T放鸽子这件事上,华为都是毫无疑问的受害者。

简单描述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在CES 2018开幕之前,华为曾宣布将在本次CES上发布一款“你从未听说过的最好手机”,并且Mate 10 Pro的广告也提前出现在纽约的街头,可以确定华为将在CES 2018上发布这款手机。

但真正的高潮不在于此,而在于华为还会正式宣布联手AT&T,正式扩展其在美国的市场。

华为联手AT&T,为什么是一件大事?

和国内手机市场不同的是,美国手机市场是由运营商占据主导地位的,用户可以在运营商处签订合约条款购买手机,而运营商会对此提供大量补贴,所以购机价格往往较低。目前,该市场已形成以Verizon(市场份额34%)、AT&T(市场份额27%)、Sprint(市场份额16%)和T-Mobile(市场份额12%)四家为主的运营商格局,其市场份额总和覆盖全美89%的移动用户,把控着智能手机市场80%以上的销量。

这也就意味着,拿不下运营商渠道的话,华为在美国就只能选择低端市场、公开市场和电商渠道等分散型的市场,比如百思买、亚马逊、新蛋等等,而且由于缺少了运营商的大额补贴,也就意味着华为手机在价格上也很难形成优势,最终将难与苹果和三星抗争。

而反过来,如果华为拿下了运营商渠道,其就能够极大地补全自身渠道上的短板,为追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做足准备,从这个角度上说,庞大的美国市场,可能是决定华为能否赶超苹果的关键。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华为年年都在与美国运营商谈判,以及在去年终于达成正式的合作之后,华为会显得如此踌躇满志。

但一切在前日戛然而止,AT&T突然取消了与华为的合作,虽然华为还是照常发布了Mate 10 Pro等手机,但后者和去年的Mate 9一样,依然只能在有限的渠道里被售卖。

AT&T为何临阵反水?

虽然华为和AT&T都未对此说明原因,但据腾讯《一线》称其独家获得的一份“美国18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艾吉特·帕伊(Ajit Pai)”的邮件显示,该邮件的主要内容即是:“要求FCC对华为与美国运营商的合作展开调查。”

因此不难确认,正是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导致华为与AT&T的合作流产。

这不是华为第一次被反水,在此之前,华为曾雄心壮志想通过参与Sprint Nextel网络设备升级采购招标的形式,进入美国电信设备市场,但当时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却对此忧心忡忡,他承认自己曾致电Sprint CEO,最终迫使其断绝了与华为的合作——与今时今日之事,如出一辙。

和当年的通信设备一样,如今华为智能手机被禁,理由无非还是那些——明面上的国防、信息、隐私等安全措辞,以及背后的贸易保护主义。

从安全的角度上来说,华为研发投入连续多年排名中国第一,世界前十以内,而华为手机从去年开始已经全面告别了对高通的依赖,,海思从里到外已经全部实现自研,按照华为手机目前的出货量,这已经是足够庞大的一股力量。

这也是华为相比起小米、联想、中兴等依然高度依赖高通的中国手机品牌来说,最为令美国警惕的地方——从这个角度上说,华为的确有着令美国市场足够忌惮的力量,至少在高通几乎垄断全球的版图上,华为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为什么华为想要进美国这么难?

有传闻称,另一家美国运营商巨头Verizon也将取消与华为的合作,虽然未得到证实,但可以确定的是,华为想要进入美国市场的运营商渠道,恐怕仍非一件易事。

但笔者认为,除了所谓的贸易保护、安全考量之外,华为之所以在美国眼里如此例外,还在于作为一家巨头公司,华为有它的特殊性。

2016年8月,同样是AT&T,在其发布5G设备供应商名单时,华为本应该和爱立信、诺基亚一样名列其中,但随后美国国会议员与AT&T高管在华盛顿举行了密集会谈,最终尽管华为的报价要比其它对手便宜便宜高达70%,但AT&T还是放弃了华为。在其官方的说辞里,AT&T提到两个原因——老生常谈的“安全担忧”,以及需要顾虑到的股东利益。

我们知道,无论是苹果、高通还是AT&T,虽然各自领域不同,偶有争端,但它们在股东层面却是有高度重合的(比如美国先锋集团),所以它们之间再怎么竞争,股东的利益还在那里,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但作为非上市公司,华为虽然是块大肥肉,可无论它和谁竞争,都不会给以华尔街为首的大股东们带来半分利益,这也就意味着华为来到美国市场,就是一个纯粹的竞争者,它赚到的钱,也与这些人无关。

从这个角度上说,除非华为上市,不然它无法带给美国市场足够的吸引力,但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不过这至少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为什么华为想要立足美国这么困难,而就目前来看,这依然是道阻且长的一次长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