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学忠出走展讯 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对中兴绝望?

曾学忠出走展讯 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对中兴绝望?
2018年04月17日 09:06 动点的科技

11月19日,紫光集团宣布,曾学忠辞去紫光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一职,接任展讯CEO。在紫光沉寂了半年之久的曾学忠,再次被推到了媒体的视角。这已经是曾学忠今年第三次职位调整,从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到紫光集团全球执副总裁,到紫光股份总裁,再到今天的展讯CEO。每一次,都吸引着整个TMT行业的目光。

临危受命,却得一地鸡毛

曾学忠毕业于清华大学现代应用物理专业,后获得清华大学EMBA学位。1995年,凭借出色的专业成绩与管理能力,曾学忠在毕业前就被提前招入中兴。加入中兴后,为更好地锻炼自己,他主动申请到相对艰苦的西南市场,到一线去工作。

从研发到市场,“理工男”成功转型营销高手;从区域市场到全国市场,“赠十亿”名号走红。2014年,40岁的曾学忠迎来事业发展的一个高峰,出任中兴终端掌门人,负责中兴终端全球运营,他成为了中兴历史上最年轻的的执行副总裁。

登上高峰,就要担起比别人更多的责任。此次变动,中兴高层对“营销高手”曾学忠寄予厚望,希望其挽救开始落败的中兴手机。有人说,曾学忠的上任是“临危受命”。果然,力主学习创新、转型变革,一腔热血的的曾学忠终究没能救得了节节败退的中兴手机,2015年实际发货量5600万部,2016年出货量为3560万部,现在几乎已经消失在了公众的视线中…如此成绩,根本不是“惨败”能够形容,曾学忠“下课”已经仅仅是时间问题。

2016年10月,消失在大众视野6年多的殷一民再次走到了前台,代替曾学忠接任中兴终端一把手的位置。殷一民是何人自不必赘述,接棒侯为贵,曾执掌中兴六年的角色。可以想象,他的出现让曾学忠的“中兴EVP”有名无实。

五个月后,中兴通讯宣布,董事长兼总裁赵先明生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所担任的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经董事会选举,执行董事殷一民接任中兴通讯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

不到一个月,中兴通讯再次发布公告,该公司董事会收到执行副总裁曾学忠的书面《辞职报告》,曾学忠因个人原因提请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职务。

老将黯然离去,中兴前途未卜

曾学忠离职了,在被换帅不到半年之后。

关于曾学忠的离职,说法不一。有人说曾学忠是为中兴终端业绩不佳背锅;有人说他已经被中兴高层所抛弃;也有人说这是他已经看透了当前没落的中兴,因为看的太清,所以绝望而去。曾学忠从他为之奋斗了21年的中兴离职了,让人唏嘘,人生有多少个能够拼搏的21年。不难想象,曾学忠对中兴是何等的绝望才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担当大任的曾学忠上任后推动中兴终端全面转型改革,为中兴终端注入“年轻化”“敢不同”等特质,对产品、渠道、营销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首当其冲的便是砍掉大量机型,着力产品创新,聚焦精品,品牌塑造积极向年轻人靠拢,并持续加大在制造、人才、销售等方面全球化布局。

从事后来看,曾学忠的举措并无不妥,奈何中兴沉疴已久。中兴终端的优势在于不俗的专利积累,专利护城河为其进军海外市场扫除障碍,但其在产品、渠道、营销三大核心环节的短板也很明显,这恰恰是其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的原因所在。

终于,曾学忠步了殷一民的后尘,成为了中兴的新一代“背锅侠”。

曾学忠的离去,对中兴而言终究是一个绝大的损失。因为企业内部与外部市场一系列问题,中兴与自己的老对手华为差距越来越大。虽然同列世界四大通信设备商,但已经不再是一个量级的企业。尴尬的是,中兴只能去和华为做对比,总不能去跟大唐找优越感吧。如今再失“大将”,中兴的崛起愈加的困难了。

当然,曾学忠虽然走了,但殷一民回归了,这对中兴而言是一个好的调整还是错误的抉择,还需要时间来考验。中兴老将殷一民带领中兴走出困境,还是在通信领域失去声音,我们拭目以待。

综合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