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科、物流IPO悬而未决,京东管理层二次“地震”

数科、物流IPO悬而未决,京东管理层二次“地震”
2020年12月31日 14:52 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中国企业家》李艳艳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史小兵

北京时间12月30日晚间,京东集团宣布京东物流CEO王振辉离职,并任命前京东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CHO)余睿接任京东物流CEO。

这是京东集团近日的第二则重要高管的任免公告。12月21日,京东集团公告了一则高层人事调整,京东数科CEO陈生强被任命为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则接任京东数科CEO。

不到十天时间,京东的三驾马车——京东零售、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已有2家公司的CEO发生了变更。在管理层经历“震荡”的同时,京东旗下的业务整合动作,亦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京东物流CEO变更的同时,京东集团宣布,拟将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以实现在科技板块的一体化协同。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称,未来“京东数科将通过与京东集团旗下各个业务板块紧密协同,更好地服务于实体产业”。

这意味着,时隔仅一年多,京东就决定,将原本独立运作的云与AI业务和京东数科加以整合。如此大的调整步伐,发生在京东数科IPO进程中,是否会对其上市增加变数?

2020年堪称京东的“丰收年”:京东集团港股二次上市,达达美股上市,2020年12月8日,京东健康登录港交所,市值一度突破5200亿港元。

繁荣背后,亦有隐忧。

自11月初蚂蚁集团上市计划被叫停后,约谈、整改、罚款、反垄断指南……监管层面一系列重拳接连出击,整个互联网江湖陷于震荡之中。

12月20日,包括京东数科在内的8家互联网金融平台(支付宝、腾讯理财通、度小满金融携程金融APP、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金融)均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在美团因支付渠道问题面临反垄断诉讼事件发生后,“京东商城不支持支付宝支付是否涉嫌垄断”的话题亦在坊间热议。

在外界看来,王振辉的辞职颇为突然。不久前,他还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京东物流将强化开放战略和技术驱动,并进一步加大对物流科技的投入,包括在未来5年使用的机器人数量将超过10万台,京东云仓将在三年内实现全国所有的区县全覆盖。

关于王振辉的离职,京东方面回应《中国企业家》称,系“个人原因”。截至发稿,京东方面未予披露王振辉离职的更多细节。关于余睿的任职,京东集团解释称,“我们希望余睿先生带领京东物流持续提升客户体验,继续推动社会化物流成本的下降和行业的健康发展。”

亦有行业人士推测,京东此次人事更迭,除去王振辉因个人原因离职这个因素外,很可能也有培养年轻高管的因素存在。从京东的上市公司高管信息中心可以看到,余睿是京东集团高管中第一名80后。此次调整前,除了3位独立董事是60后,其余高管都是70后。

在2020年1月的致员工信中,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提到:“这一年,最让我欣慰的是,集团各个部门都涌现出了一批价值观过硬、有能力、有担当的领军人才。”出自管培生的余睿成为最年轻的CHO,就是刘强东举出的案例之一。

十年老将去职,80后继任

王振辉在京东任职多年。

摄影:邓攀

公开资料显示,王振辉于2010年4月加入京东,历任华北区域分公司总经理、仓储部负责人。2014年8月,京东集团成立智能硬件事业部,王振辉出任总裁。2016年5月,王振辉接替李永和,出任京东商城运营体系机构负责人。

2017年4月,京东集团组建京东物流子集团,王振辉从那时起,开始出任京东物流CEO。招股书评价称,在王振辉的带领下,京东物流面向社会全面开放,并创新应用自动化及5G技术,推出了全球第一个全流程无人仓及5G智能园区。

京东集团于2020年6月18日在香港挂牌上市。在北京举行的云敲锣仪式上,王振辉作为京东集团战略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亮相。2020年11月25日,“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王振辉以京东物流CEO身份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并发表演讲。

王振辉在物流行业打拼多年,获得了不少业内荣誉,他曾当选“2017年中国物流十大年度人物”、2018年“中国智慧物流十大人物”,2018年还曾获评“改革开放40年物流40人”、2020年获评“2020中国物流十大年度人物”。

此次接任京东物流CEO的余睿,此前为京东集团CHO。关于他是否兼任京东集团CHO这一疑问,截至发稿,京东方面未对《中国企业家》披露更多细节。

不过,余睿接替王振辉,并非“跨界”接班。

2014年之前,在京东管理岗位上,余睿先后担任物流经理、全国大家电物流中心运营高级经理、华中区总经理、华东区总经理,并在2014年成为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官网称,在此期间他曾“帮助京东物流建立行业领先地位及加速发展”。

在京东高管体系内,余睿也是京东最年轻的副总裁。

来源:被访者

余睿于2008年加入京东,成为公司内部第二届管培生。从基层管培生到京东集团副总裁,余睿只用了6年时间。2016年,31岁的余睿出任1号店CEO;2018年他成为京东历史上最年轻的CHO。他接任CHO时,京东集团正处于经营业绩下滑、声誉受损的低谷,余睿主导制定了京东企业文化体系“京东家法”。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2月26日,刘强东卸任京东数科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董事长就是由余睿接任。不过,在2020年6月22日,余睿卸任了京东数科董事长,由刘强东重新接任。

京东物流一直被视作京东集团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王振辉曾对外透露,京东物流在2017年正式独立后有两个明确的目标:一是到2022年,京东物流收入超过1000亿元;另一个是京东物流外部收入占比超过50%。

京东集团近日发布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京东物流业务及其他服务的季度营收为104亿元,同比增长73%。截至2020年9月30日,京东物流运营超过800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京东物流仓储总面积约2000万平方米。

核心高管的变动会对京东物流的IPO进程造成什么影响?

作为京东集团在京东数科、京东健康之外的第三个独角兽企业,京东物流早在2019年便传出将要独立上市的消息。2020年在京东集团回港二次上市后,京东物流再次传出将要在2021年启动港股IPO一事。

就在上个月,有消息称,京东物流正计划2021年在海外上市,投行给出的估值预计在400亿美元左右。不过,京东对该消息不予置评。

2020年8月18日,王振辉曾发出一封全员信,宣布对京东物流使命愿景、组织架构和品牌形象三大战略进行升级,并亮相了京东物流的全新形象“JDL”。同时,京东物流的组织架构也一并调整为全国7大区域、8个前台和7个中后台。

在王振辉看来,彼时这一调整,是京东物流自2012年8月注册成立以来,历经8年后“以更年轻、更科技、更开放的形式与公众见面”。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时隔短短4个多月,王振辉选择离任。

数科整合云和AI业务

京东集团要将云与AI业务整合进京东数科的消息,同样引发热议。

一年前的2019年12月6日,京东集团曾宣布,整合原京东云、人工智能、loT三大事业部的架构与职责,设立京东云和AI事业部,并由京东集团副总裁周伯文负责。

时隔仅一年多,如此“大动筋骨”的业务整合动作再次铺开。尤其是,如此大的调整发生在京东数科IPO进程中,是否会为其上市增加变数?

对于京东数科此次业务整合后的人事安排等相关事宜,公告内容未予披露。针对《中国企业家》关于“周伯文后续是否参与京东数科的相关管理事务”等疑问,截至发稿,京东官方层面及周伯文本人未予回应。

事实上,不久前的12月21日,一次管理层的“震荡式”调整就已在京东数科发生:

原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卸任CEO一职,担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而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接任京东数科CEO,将统筹负责京东数字科技的日常经营管理,并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这是京东数科自成立以来做出的最高级别管理层调整事件。对此,官方曾做出回应称,管理层的任命提议是京东集团轮岗制度的体现,目前京东集团的核心管理层在现有岗位上满一定年限后都会转至其他不同岗位进行轮岗,以此打造人才的综合能力和多元视角。

从最新这次人事调整来看,陈生强身上的担子发生变化。公开资料中,此前京东数科并未设置副董事长这一职务,而京东集团此前也没有幕僚长这一“参谋长”意义的职位。而从上述回应来看,陈生强新职务的关键词,在于“未来”以及“协助”。

2007年就加入京东集团的陈生强,是刘强东的嫡系团队之一,也一直是公司中的“实权派”。

公开资料显示,在京东集团IPO前,陈生强曾长期担任京东集团首席财务官(CFO)。2013年,陈生强卸任该职务,带领团队创立京东金融。2018年11月,京东金融升级为京东数科后,陈生强也一直担任CEO。

2020年2月,京东数科发生工商变更,刘强东卸任京东数科法定代表人,并退出董事长一职,而接任法定代表人的正是陈生强。此外,在京东数科陈生强持股4.23%,是仅次于刘强东的个人股东。

李娅云与陈生强同年加入京东,目前担任首席合规官,负责监督合规、法律事务及内部审计以及信息安全。京东官网显示,李娅云曾负责建立有效的合规及内部控制,以满足京东集团美国上市的要求。此外,李娅云还负责过京东的政府事务合作。在这次人事变动前,李娅云已担任了京东数科的监事会主席。

京东数科官网资料,京东数科孵化于京东集团,致力于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京东数科业务可分为金融科技、AI科技、智能城市和数字营销等多个板块。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2019年营收达182亿元,但金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在这场高层人士变动前,京东数科刚刚因为短视频广告陷入争议。对京东而言,人事变动背后,更大的影响或是其正在进行的IPO。

2020年9月,京东数科对外宣布欲登陆科创板,拟计划募资203亿元,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但此后,金融科技行业的监管环境发生变化,2020年11月以来,金融科技监管力度收紧。

2020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到了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通过“建章立制”的方式,加强对平台经济和互联网行业进行反垄断监管的窗口期来临。

相关政策陆续下发后,欲登科创板的蚂蚁集团只差临门一脚时被叫停IPO。截至目前,京东数科的IPO进展也未有新消息传出。分析人士称,京东数科在IPO中临阵换帅,不排除有整改业务以便合规的考虑。

针对此次业务整合,京东集团在公告中解释称,这是基于行业环境和自身发展战略做出的选择,“此举将使京东集团进一步聚焦于以供应链为基础的业务主航道”,同时,使整合业务成为京东对外提供技术服务的核心业务抓手。

从京东集团2020年12月30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FORM6-K文件中可以看出,目前,京东集团只是要探讨其可行性和相关条款,不能保证一定会达成交易。即使达到交易,目前也不能确定交易的条款或时间。

京东方面称,将来,京东数科将成为京东集团对外提供技术服务的核心业务抓手,云与AI和数科将在技术创新上实现协同、应用场景上实现互补、产品方案上实现打通。

“整合后的京东数科将不仅拥有核心的风险管理能力、用户运营能力、产业理解能力和企业服务能力,还将拥有面向不同行业的解决方案能力,可以更好地为客户提供行业应用、产品开发与产业数字化服务。”京东在公告中称。

而在京东集团的高管架构中,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一度被称为支撑京东各大业务板块的“三剑客”。随着陈生强和王振辉的职位变动,只有徐雷没有变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