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倒闭了多少优秀的工厂,只有我们做品牌的知道”

“这些年倒闭了多少优秀的工厂,只有我们做品牌的知道”
2021年01月09日 15:13 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被访者

“我在服装产业深耕了20多年,这个行业有两个痛点一直没有解决。”依文董事长夏华说,一是高库存,传统服装品牌的库存一般在50%左右,行业原本就稀薄的利润大量浪费在库存里;二是上下游割裂,原料商、工厂、品牌企业之间没有利益共享,“这些年倒闭了多少优秀的工厂,只有我们做品牌的知道”。

1994年,夏华创立了依文服装集团。此后,夏华相继创建了依文EVE DE UOMO、NOTTINGHILL、Kevin Kelly、JAQUES PRITT等高级男装品牌,业务范围也扩大到服装、服饰、职业装、礼品、国际品牌代理及文化创意等领域。

电商让传统服装产业受到巨大冲击。中国服装行业3万亿产值,为什么工厂还是赚着服装产业链最薄弱的利润?夏华看到其中的痛点,想做一件赋能整个服装产业的事情。

2015年,她创办集合智造C2M平台,专注做服装行业的整合和联动,意在提高连接效率,降低上下游产业链连接成本。

“C2M要解决两端的事情,销售端解决无库存,产业端解决性价比。”夏华说,她的优势在于对产业的深刻理解,可以深度整合供应链,核心是“产品力”。

用199元买到国际大牌品质的服装,夏华在集合智造平台上实现了。与此同时,夏华也开启了她的服装产业变革之旅。

如何做到199元买国际大牌品质的服装?

不同于互联网平台补贴低价或拼团低价模式,夏华创办的集合智造主要通过后端产业链整合协同实现低价。

集合智造是一个面向服装店铺等小B端的集合系统。在集合智造上,有199元的裤子,299元的羊毛衫,均来自国际大牌的代工厂,同等品质的产品如果按照传统方式,市场价格至少在500~800元之间。

集合智造的性价比优势来源于夏华对产业的深耕,即产业链后端的集合拼团模式。一件成衣的背后,供应商一般在10~15家,从面料到纽扣、拉链等辅料,而面料供应商还有上游的纱线供应商。集合智造所做的就是从纱线的集合竞价到原料的集合竞价,再到生产工厂的集合竞价,最后流转到各个平台渠道销售。

“原来是分散采购、小单,但是现在集中采购,可以集合竞价。”夏华把原本小服装店端分散的小批量订单聚集到集合智造平台,实现订单集合,再在生产端实现大规模生产和竞价,这是集合智造的基本逻辑,也是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能够降低成本进而实现高品质、低价格的根本原因。

但是,服装产业的难题是,在保障消费者性价比的同时,如何保障生产和供应工厂的利润。因此,对于集合智造来说,必须平衡好双方的利益关系,“只有同时解决了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和供应商单品量的难题,才能解决C2M产业端长久可持续的问题。”夏华表示。

对于零散的服装店铺老板来说,入驻集合智造-云服云商平台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他们在平台上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在平台的样衣库中挑选自己喜欢的版样,直接下单生产;另一种是服装店铺老板带着样衣需求来,把样衣分解为原料、辅料、纱线等最小的生产单位,通过集合不同店铺在不同纱线、原料等环节的需求实现集合订单,最终同样能实现集合和低价。

零散的服装店铺虽然对市场的了解能力很强,但缺乏设计能力,集合智造上的设计师在这些店铺老板反馈需求的基础上,会设计出2万多件样衣,给店铺老板足够的选择余地。

夏华在把所有的供应链环节全部集合在一个平台,并实现数字化之后,服装设计制造就变成一个类似简单拼图的过程,“我们平台的设计师可以在上年爆款的基础上衍生几百个新款,对于小店铺老板来说,直接选面料图案就好了,因为原料、纹样等都是可以随便换上去的。”

服装工厂为什么愿意加入集合智造?

“中国服装业的制造优势,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但是工厂的产业价值并没有真正发挥出来,一直都处于整个服装产业链利润最薄弱的环节。”夏华在服装行业深耕20多年,对工厂有深厚的感情,“好工厂不是靠设备改造就能做出来的,那样对工艺太不尊重了。”

她告诉《中国企业家》,大部分工厂只有纯加工能力,没有设计品牌溢价能力,因此不能跟市场分利润,“如果能创造一个模式让大家共享利润,大家一定也有共担风险的愿望,把前后端打通,这就是产业的创新。”

从2010年起,互联网电商平台陆续给传统的服装产业造成巨大的冲击,夏华一直希望在产业里做一些有益的探索,把前后端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产业共同体。大家对互联网越了解,我们越有可能做成这件事。

目前,服装行业在渠道端已经非常发达,但是在后端产业联动上还严重滞后。不同于前端渠道和销售方式的改造,生产流程和工艺的改造没办法简单靠生产设备的更换就实现。

“服装是有个性化和审美取向的,为什么意大利至今还在服装、鞋业保持着优势,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熟练工人和工艺的积累,服装就是门艺术。”夏华表示。

向内的自我主动变革注定是艰难的。夏华在推进产业集合智造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阻力,“那时候订单很好,那些大工厂没必要理你,没空跟你合作”,但是行业的变革和未来趋势谁也没办法阻挡。

第一次让服装行业里的供应商产生危机感是,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升,国内以往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不再那么明显。随之而来的是中美贸易摩擦,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供应商产生危机感。

国内工厂开始思考如何变革,如何享受到国内新零售的红利。这给了夏华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一部分厂商感受到集合智造的价值,让工厂一起参与生产和制造,甚至包括定价,这是个非常好的产业上下游协商解决问题的思路。

在服装行业,品牌和工厂分离由来已久,部分头部的品牌会拥有自己的一部分工厂,但是不可能拥有所有品类的工厂和生产线。但为了保持产品的创新力和性价比必须不断更新供应商,夏华频繁与工厂的深度接触,让她既有了行业的前瞻性,又有了行业号召力。

传统的生产流程有哪些滞后性?

传统服装产业另一大特点是分散、产业链上下游割裂。

在服装行业,每一个单品、每一种原料都有不同的制作工艺,比如衬衫和羊毛衫、羊毛衫和羊绒衫、针织和梭织等都不相同,不同的制作工艺就意味着不同的生产设备和产线,每换一次生产线就会损失生产率20%~30%。

而对于很多小服装店铺来说,虽然订单量不多,但是品类却要求繁多,而这些服装小店铺又都分散在全国各个地区,进货渠道十分分散和低效。

“集合智造把分散的采购价格变成一个集合的采购价格,而且它是多个环节的集合,订单集合只是一方面,从纱线到原料的集合还有很长的链条,这样集约的成本就下来了,集约的成本就是利益的保障。”夏华告诉《中国企业家》。

服装行业的另一大特殊性在于订货制,且提前半年预测当年潮流。因此,这让生产、流通、销售每个环节的参与者都很害怕压库存,毕竟资金流转率决定着一切。

原来批发市场的逻辑是批发商自己去档口拿货,拿完了之后再去供应,每个批发市场背后又有一群小店铺老板,如县级批发等等,一层层递延。在这样的产业链作用下,如今越来越多的批发商也涌入集合智造平台。

“批发商去档口逛半天,一年也得花很多差旅费,拿到的货性价比没有保障,款式变化频次也不高,所以批发市场也成为集合智造平台越来越重要的合作商,集合智造平台起码能提供一个数据,这个款单款定了多少量等等。”夏华告诉《中国企业家》。

集合智造如何提高产业效率?

目前,在集合智造平台,一条199元的裤子背后就有15个左右的工厂供应商,从纱线到原辅料到生产商等等。此外,在集合智造平台有500家工厂供应商,10万多小服装店老板。

那么,集合智造平台具体是如何提高产业效率呢?

夏华告诉《中国企业家》:“在服装生产的链条中,纱线是最初始的生产原料,纱线不怕压库存,可以染任何色。如果你的触手只能探到面料,没有人织好那么多布等着你去买,但所有人一定需要纱线。因此,产业链越往前探,价格优势越大,品控的可能性也越大。”

因此,对于夏华来说,既需要解决消费者端用户性价比的问题,又要解决工厂端快速运转不压库存的问题,这对整个集合智造平台的快速反应能力就是重大的考验,能力越强,所有的工厂越愿意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夏华告诉《中国企业家》:“经过5年多的实践探索,集合智造平台的智能化生产已经让店家库存从原来的40%下降到10%。”从设计到纱线再到原料再到生产最后到销售,集合智造在不同产业环节都实现了集合竞价,且都能通过互联网在线连接,让生产更加智能化和数据可视化

“一般而言,在单品里很少用集采模式,大家提到集采都是企业集采,但单品的产品集采其实也很重要。你怎么把分散的东西量化成可集采的模型?集采模型决定了所有的产品成本,跟小米是一个逻辑,就是把所有合成产品分解成各个部件。”夏华进一步解释集合智造的产业集采模型。

关于未来,夏华认为,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一定会到达产业逻辑,而不仅仅停留在数据和用户。目前,阿里巴巴在布局犀牛工厂和淘工厂,网易旗下有网易严选,拼多多积极布局产业带,京东积极布局供应链C2M。虽然目前各家都有不同的优势和逻辑,但未来一定会在产业链条上短兵相接。

夏华的战略是,在整合好后端的产业链之后,不断拓展前端的渠道。对于集合智造来说,整个市场零售价取决于零散的服装店铺的总量和规模。

“我一直希望B端小服装店铺是个分散状态,如果只有一家,集合智造就没意义了,分散量越大,对平台的价值越大,集中的服务平台才有意义。未来,集合智造前端会不断开放给小商家,如线下的小店,线上的主播、淘宝、唯品会店铺等等。”夏华表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