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夕我们找数百名企业家做了问卷调查,意外的是……

两会前夕我们找数百名企业家做了问卷调查,意外的是……
2021年03月04日 20:26 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中国企业家》智库 郭立琦 胡楠楠

编辑|万建民

头图来源|站酷海洛

图表制作|王超

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中国企业家》智库以“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企业如何抵达”为主题,推出了“两会百名企业家问卷调查”。经过为期20天的线上线下问卷调查,回收有效问卷385份,并对30位企业家重点进行了一对一电话访问。经过对调查数据的分析,以及访谈内容的梳理,我们形成了本调查报告。

首先分享一些有意思的结论:

• 半数左右企业认为自己在技术创新方面的最大阻力是人才缺乏。

• 近八成受调者认为所在行业存在“卡脖子”问题,其中近五成受调者认为中国可以在5年内解决这一问题。

• 七成受调者认为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会“倒逼企业转型发展”。

• 华为毫无悬念被认为是中国最具创新能力的企业,意外的是其得票率比第二名字节跳动高出50个百分点。候选的11家企业中,仅有6家企业获得选票。

• 在城市的创新能力排名中,近半数受调企业最看好深圳。传统的深、北、上三城之外,杭州以“黑马”姿态与广州并列第四。

数智化的“小灶”之困

本次参与调研的企业家主要来自信息技术(24%)、制造业(21%)、互联网(19%)三个领域(见图一),与以往调研相比,本次科技创新主题更吸引相关产业的企业家参与,在受调人数上信息技术企业首次超过了制造企业。全部参与调研的企业家中,超八成所在企业为非上市的民营企业,大部分企业营收规模在5亿元以内(见图二),以中小企业为主。调研结果显示,有57%的企业平均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10%以上(见图三),对照苹果公司2019年研发投入7.9%的占比和华为2020年研发投入15.3%的占比来看,我国中小型企业在研发上的投入力度并不小。

对中小企业来说,数智化(数字化、智能化)是科技创新的最重要领域,也是提升质量和效率的关键。在关于企业是否以及如何进行数智化(数字化、智能化)一项调查中,没有一家选择“未开始数智化发展”,且有57%的企业选择的数智化发展路径是“自主研发”,23.81%的企业选择购买技术或产品,14.29%的企业则是跟第三方机构合作(见图四)。可以看出,我国中小企业在数智化发展方面有着强烈的主动性和进取心。

不过部分中小企业在数智化方面选择自主研发之路则是无奈之举。尤其是很多细分行业,在研发创新上面临着难匹配的局面。创奇电气总经理王彦清说,他所在的低电压电器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如果跟高校合作,高校研发的标准比较高,没有很好贴近市场,以至于放到市场上价格也很高,市场没人埋单”。

在增长趋缓、市场格局变化的当下,传统企业尤其亟需通过数智化转型寻找新的增长动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率。但和消费互联网不同的是,在传统产业的数智化改造和产业互联网发展上,每个行业都需要自己的解决方案,也就是需要行业“小灶”。一些规模较大的行业,领军企业实力较强,早就在探索数智化的解决方案,科技公司也有足够的动力深入到行业里提供赋能解决方案。但对于很多规模较小的细分领域而言,既缺乏有实力的龙头企业来探路,科技巨头也因为市场规模有限而缺乏足够的动力来赋能,小企业的个性化诉求更难以被满足。还有一些科技公司,“没有深入行业,数字化改造需求很难匹配”。

这在一定程度上倒逼着一部分中小企业提升自己的科技能力。过去,制造企业和科技公司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商业物种,前者看重规模、成本、人力,后者则讲究创新、创造和效率。但如今两者之间的边界开始模糊,制造业走过了自动化时代,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科技公司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的公司,也在深耕行业落地场景中逐步与制造业融合。

目前以数智化为标志的产业转型还处于万里长征第一步,产业整体质量和效率的提升,不仅看头部的大公司,更要看作为长尾的广大中小企业是否成功实现了数智化改造。从这个意义上说,解决数智化“小灶”之困,事关广大中小企业的发展质量,尤其值得重视。

最大的动力来自激发人

本次调研中企业家反馈最多的一个词是“人才”。在问卷设置的“您认为,我国科技创新要加强从0到1的突破,首先应该做好什么”一项中,40.48%的企业家认为“要为科技人员营造更好的创新环境”,占比最高(见图五)。

人才之困一直是我国科技创新的顽疾,也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系统性问题。如果聚焦在企业层面,人才问题和资金问题纠缠,对科技创新形成了最大的阻碍,尤其对于初创企业或正处于成长阶段的企业。在问卷反馈中,近一半企业认为在技术研发创新方面的最大阻力是人才缺乏,其次是资金不足(23.81%)。结合企业成立时间来看,成立时间在10年之内的企业,人才和资金是研发创新面临的最大阻力,成立10年以上的企业在研发创新方面的阻力开始往管理层认知和技术力量薄弱方面凸显(见图六),可见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创新的阻力更多会来自内部而非外部条件。

从问卷反馈来看,中小企业的研发人员占比并不低。有31%的企业研发人员占比在10%~20%,有19%的企业研发人员占比超过50%(见图七),这可能与此次调查对象的样本在信息技术、互联网等领域比较集中有关,但仍然可以看出不同行业和企业间在研发人员数量上差距较大。

从外部环境看,企业呼吁对研发人才和研发投入加大税收扶持力度。安徽新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程振朔举例说:“高端人才薪酬要求高,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45%,企业付200万元,科技人员实得只有110万元,一方面是人才收入受影响,另一方面企业负担也重。”他希望国家能降低对高端人才的个人所得税税率,同时加大对企业研发投入的税收扶持力度。

蓝帆医疗董事长刘文静则提到,实现科技自立自强,短期内要重视法治环境、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培育激励创新的金融环境,给科技创新营造良好空间。从中长期来看,还需要改革我国的教育体制,从人才培养的源头上做系统性改革。

不少企业对研发人才匮乏有切身的感受。上海城钰电子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医疗辅助设备制造的专业公司,公司董事长王建珺在谈到人才问题时表示,他所在的领域比较小众,目前国内有对口专业的高校都不多,专业人才更是稀缺。

硬核科技解决“卡脖子”问题

在不少关键领域和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是我国发展的心腹大患。“卡脖子”问题一日不解决,经济安全就一日得不到保障。

根据《2020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显示,我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为110.84,仍处于世界主要制造业国家的第三阵列。本次调研结果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这一现状,在企业发明专利数一项中,20件以下的企业占比超过50%,发明专利在100件以上的企业仅占14%(见图八)。

在调研中76.19%的企业家认为,大数据、云计算将对其行业产生最大影响,且最早实现商业化。分行业来看,制造领域的企业家认为工业互联网对其行业影响最大,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的企业家认为大数据、云计算对其行业影响最大(见图九、十)。从一对一调研中我们发现,制造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认知不相同。比如,有的企业家认为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生产过程的数字化监控,有的企业家认为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在于智能化生产。认知的不同,应该来自产业和企业发展的痛点不同。

此外,对于大数据和云计算,大部分相关企业最关注的部分是应用场景,因为更丰富多元的场景数据才能不断喂养算法。以SaaS领域为例,智能零售服务商慧策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调研表示,目前国内电商SaaS行业还未出现垄断性品牌,想要进入企业服务领域,需要有一定的技术积累,想要成为龙头企业,更需要深厚的技术支撑和前瞻性的市场洞察,所以规模化客户及头部客户几乎成为企业制胜的关键。一方面,通过服务足够体量的头部客户,能够积累更多的服务经验及需求数据,从头部企业的个性化需求中抽剥出标准模型的解决方案,实现通用性的功能覆盖,能使得产品的普适性更高;另一方面,头部客户有助于服务商更快捕捉零售行业发展的趋势。

对标发达国家,目前我国在很多领域还处于追赶阶段。但较之以往动辄50年以上差距的普遍认知,当前人们对中外科技较量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在调研中虽然有76.19%的企业认为其所在行业存在“卡脖子”问题,但近一半的企业认为这一问题可以在5年之内解决,仅有7.14%的企业认为需要超过10年时间。面对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有71.43%的企业认为这可以“倒逼企业转型发展”,14.29%的企业认为会“阻碍企业、产业的发展”。

创新企业里华为最受推崇,创新城市中杭州成“黑马”

在此次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头部效应”。例如,在“最看好哪家公司的科技创新能力”一项中,我们列出了11家知名大企业,但只有6家企业被推选,其中华为以64%的得票率位居第一,甩开第二名字节跳动(14%)50个百分点,位列第三的小米仅得到7%的得票(见图十一)。这种一家独大的结果,一方面显示出华为在科技创新能力方面的社会认可度,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科技强企的代表太少,而目前互联网巨头们虽然取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但在硬核科技方面并未得到普遍认可。根据中国企业联合会发布《2020中国500强企业发展报告》显示,入围前十的企业中互联网公司仅有2家,华为以1316.59亿元的研发投入位列榜首,第二位的阿里巴巴,投入金额为430.80亿元。另一家入围前十的互联网公司是百度,研发投入为183.46亿元。

未来,随着我国对互联网平台企业反垄断监管的加强,巨头们凭借市场支配地位获取利润的空间将被不断压缩,它们未来的成长空间必须向技术底层转移。大型互联网公司不论从市值还是营收、利润上都位居前列,同时再对照它们动辄千亿的年度投资额,在研发上的投入比例确实偏低。科技研发靠的是长期坚持,需要更多长跑型企业的加入。

此外,调研中还有一项“最看好未来哪个城市的科技创新力”,北京、上海、深圳三座城市占到了总票数的85.7%,其中深圳一个城市就占到了45.24%,除了这三个城市外,其他城市的得票率均未超过5%(见图十二)。这也反映出我国创新高地偏少,且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除了北京之外没有一座城市的科技创新力被看好。

在《2020年中国内地50强城市GDP排名》中,位居前十的北方城市仅有北京一家,且在2020年GDP增速一项中以1.2%垫底。这与多年来我国产业分布结构有关,北方大多数城市是资源驱动型城市,随着科技商业浪潮的到来,大部分北方城市的发展开始进入瓶颈期和转型阵痛期,最典型的就是东北老工业区,产业萎缩导致人口流失,人口流失导致发展失去源动力,形成恶性循环。对于诸多北方城市来说,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科技升级之路是解决发展的核心问题。

此外,我们也注意到,跟北京、上海并列一线城市的广州,在此次调研中的得票率仅为4.76%,与杭州持平。而杭州的崛起跟阿里总部在此而带动起来的围绕电商产业链的扁平化商业生态有密切关系。如果跟企业总部所在地对照,北京有今日头条、滴滴、百度;上海有拼多多携程B站;深圳有华为、腾讯;杭州有阿里巴巴系,它们大都是科技互联网巨头,相对来说广州的代表性企业多为服务业和制造业企业,例如房地产、汽车等。城市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城市中企业的活力。未来,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创新高地“多点开花”的局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