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互联网凶猛!这一次,全国城市看上海

新生代互联网凶猛!这一次,全国城市看上海
2020年08月02日 01:58 孙不熟

当我们在谈论互联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我们又当如何理解商业和城市的关系?

新浪、搜狐、中华网,这波初代互联网巨头,仿佛已成石器时代的产物。

此后,如日中天的是BAT(百度阿里腾讯),然后是TMD(头条、美团、滴滴),再往后是百度的没落和拼多多的崛起,构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图景。

移动互联网,并非互联网的终点。云计算、AI的广泛应用,让产业互联网成为热词,互联网得以深度渗透进生活日常,并渐渐刺入各大产业链上游隐秘的角落。

这是一个界限被打破的新时代。变革也许还刚刚开始,悄悄崭露头角的,是盒马、B站、喜茶。

更有趣的是,前两个世代的热门话题是“上海为什么错失互联网”,背后是北京、深圳、杭州站立潮头。而这一次,上海似乎成了最时髦的地方。

01

上海曾一度是中国互联网的前浪,现在居然又成了后浪。

《后浪》视频的刷屏,以及今年以来B站股价连续翻倍,市值达到150亿美元,历史上首次超过爱奇艺,并在视频行业首次打破爱、优、腾三分天下的格局,使得B站俨然已成为上海互联网社区的代表;拼多多,突破1000亿美元,首次超过京东;阅文股价近半年上涨50%,市值突破500亿美元,相当于三个上海老牌互联网公司携程

没有上市的盒马鲜生,更是从互联网成功破圈的超级新物种。2019年,在商超行业几乎全线下滑的背景下,盒马销售额却实现了185%的逆势增长。它以新零售出现在公众视野,它的“撒手锏”叫做——线上线下一体化。

而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最新公布的 2020中国网络销售TOP100 中,盒马的网络销售额还超过大润发、华润万家等超市巨头。

论规模,盒马还是个“孩子”,但论影响力,比拼多多犹有过之——中国所有有名有姓的超市,正跟在盒马后面,做起了周边3公里的线上生意,把离开门店的顾客留在APP里。30分钟的送货时效,直接让原来的电商玩家无法竞争。次日达、当日达,在30分钟时效面前,都成了渣渣。

如果说拼多多、美团是在BAT的坚硬铁板上撕开了一个口子,盒马是直接掀了桌子。像是横空出世的哪吒,向老玩家们宣告:玩法变了,我命由我。

线上线下的界限正在被打破,电商似乎成了过时的概念。谁说上海错失了互联网?作为最早触网的互联网城市,上海只是还没有冒出一个阿里和腾讯量级的超级巨头。

而这一次,上海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02

很多人认为,上海在打破线上线下这一新的互联网浪潮里站在最前面,是个巧合。毕竟盒马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公司,盒马创始人侯毅,更是个典型的上海男人。

事实并非如此。

新冠疫情让“围绕吃这件事”爆发出了空前的商业能量,如果我们把眼光再放长远一点到全球,仅就零售业务来说,其实亚马逊至今都没有超过沃尔玛。线上从未超过线下,即便在中国凭借阿里系电商独步全球,但电商在中国社会零售总额的占比也就10%多一点。

而要用互联网,把线下商业有效连起来,不懂线下是不可能的。一直领全国消费风气之先的上海,最有独特优势的其实就是零售环境。

中国的第一家百货、第一家超市、第一家便利店、第一家大卖场、第一家购物商城、第一家奥特莱斯都诞生在上海。

最近几年,上海全社会消费品和零售总额保持高速增长,自2016年超过北京之后,稳居全国第一。2019年社零总额达到1.35万亿元,相对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的领先优势继续拉大。

“倾城之力”的上海五五购物节,拉动线上线下一体化,在全国范围内实现疫情后消费率先回暖,也是这个原因。

上海已经意识到了。

今年4月13日,上海率先发布《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要在2022年末,将上海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

根据《方案》,上海在线新经济有12个发展重点,分别是:无人工厂、工业互联网、远程办公、在线金融、在线文娱、在线展览展示、生鲜电商零售、“无接触”配送、新型移动出行、在线教育、在线研发设计、在线医疗。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从这个意义上说,拼多多要有危机感了。有着新电商光环的拼多多,对于上海做出了贡献。但在上海市打造“在线新经济”高地的未来语境下,最有想象空间的,已经不是它。

03

回过头来看,盒马这个互联网超级新物种,其实只有可能诞生在上海。

盒马和上海的城市属性、城市气质最为匹配,二者在线上和线下互为镜像。盒马需要上海这个独特的生长土壤。

上海有着开放包容的营商环境,对新生事物的政策友好度高。

据浦东新区区委书记介绍,盒马鲜生在诞生之初,是个“四不像”:不是超市,不是便利店,不是餐饮店,也不是菜市场,但同时又含有超市、电商、餐饮、物流等多种元素。

这样一个“四不像”,要想正常经营,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是办证难。幸好,它出生在上海。

据浦东新区区委书记介绍,为了既帮助企业解决准入难题,又解决政府监管问题,浦东率先试点将餐饮和食品流通证“两证合一”,为盒马发放了“准生证”,同时加强日常监管,有力助推了盒马发展壮大。

这个“准生证”不仅孕育了一个创新型企业,而且象征意义十足,它反映了上海的开放与自信,面对新生事物时,上海首先想到的不是审批和管理,而是服务和创新。

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拥有全国最完整的产业门类、最丰富的消费场景、最多元的人才供应、最迫切的创新需求,天然适合创新型业态的培育。

早在民国时代,上海在商业创新上就扮演着全国城市的老师。改革开放之后,上海也一直是国际大牌新品的首发城市,“第一家”、“第一次”扎堆上海,更是司空见惯。一个消费品牌如果不能在上海的零售市场立足,基本上就不太可能占领全国市场,这几乎成为一个共识。

受益于此,自盒马鲜生诞生以来,旗下所有的创新业务,包括盒马mini、盒马工坊、盒小马……盒马家族所有的网红业态,都首先在上海灰度测试,然后才复制到全国。

盒马创新早餐业态“盒小马”在上海孵化成功

这么来看,新的理念在上海取得突破,更像是一种必然。它代表了一种上海的气质,可以认为是一种只有在上海才能跑得通的“上海模式”。

目前,盒马在全国共开设了250家实体门店,其中上海就有50家,占全国门店总数的1/5,足见盒马对上海市场的重视,上海人也率先享受到新零售的便利和红利。

说上海是盒马的“娘家”可能都不为过。

04

“在线新经济”让上海新生代互联网公司搭上了新的历史机遇。传统零售历史优势对于上海来说,让上海在突破线上线下界限的世代,迎来了最大的竞争优势。

盒马鲜生的诞生,给上海送来了新零售第一枪。它给上海在线新经济带来的,不仅止于传统商超的改造升级,还有望催生一次全新的生产方式重组革命。

以史为鉴知兴替,在这里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

根据互联网和现实世界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以门户、网游、社交、搜索为代表的纯线上经济,在这个阶段,互联网和现实世界的交集,不多。

第二个阶段的主角是电子商务、生活服务o2o,线上打劫线下的意味明显。在这个阶段,互联网和现实世界,处在激烈的磨合期,二者存在竞争关系。

第三个阶段就是以“新零售”为先声,正向各行各业延伸的新型生产关系,线上线下完全打通、消灭边界、不分彼此。在这个阶段,互联网和现实世界,是共生关系。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互联网的每一次生产方式重组,都会催生新的洗牌效应。对城市来说,这蕴含着巨大的机遇。

历史给予先知先觉者的回报,是极为丰厚的。等待上海的下一个问题将不再是尴尬的“互联网为什么没有上海?”,而是:为什么是上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