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直军说华为2020年要力争活下去,这可不是开玩笑

徐直军说华为2020年要力争活下去,这可不是开玩笑
2020年04月01日 12:21 第一电动网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希望明年还能发布年报。“

如果不说,你应该很难想象这是来自华为的声音。

3月31日,华为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2020年是比2019年更为艰难的一年,也是检验华为实力的关键一年。华为在2019年遇到很多挑战,但公司毕竟还有当年5月前近半年的快速增长阶段,而在2020年,公司全年都处于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之下,而新冠疫情又在此时出现。所以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年报”。

虽然对于2020年的预期,华为十分谨慎甚至显得有些悲观,但从2019年年报来看,华为依然取得了全球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净利润同比增长5.6%的不错成绩,不过,正如徐直军所言,2020年更为艰难,华为面对的挑战依然很多。

5G建设进程放缓

从年报数据不难看出,华为的三大业务中,运营商业务与企业业务历年同比增速基本都低于消费者业务,2018年的运营商业务甚至出现了4%的负增长。对此,当时的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回应称,2018年全球的电信投资大致平稳,但用人民币统计,增速是-1.3%(当年发布的2018年财报数字为294,012百万元,2019年年报中调整为285,830百万元),用美元统计,则是0.2%的增长。 “2018年4G的大规模建设已经基本完成,但是5G才刚刚开始,随着5G建设,华为将迎来增长。”

从2019年数据来看,确实,运营商业务有所增长,但仅有3.8%的增幅,绝对数上也未能超越2017年。

对此,徐直军表示虽然5G在全球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但2019年全球5G仍处于部署的启动期,还未到达规模发展阶段。2019年华为5G的收入只是30多亿美金,占公司的收入比例或者占运营商的收入比例都非常小,同时,美国对华为全球5G的打击和遏制带来了很大影响,给华为创造了很多工作量。

“我们要花大量时间跟客户、合作伙伴以及相关政府监管机构去解释。”徐直军解释道。

对于今年5G建设的情况,徐直军透露,欧洲由于疫情影响,5G的部署将随之延后,延后的时间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而在疫情已经得以控制的中国,华为正加快推进5G建设,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组织招标的进程。

“我相信中国三大运营商会完成他们年初计划的5G建设量,有可能还会适当增加一点。具体增加多少,取决于我们能不能跟得上,然后是部署的速度能不能把疫情丧失的几个月抢回来,还得取决于他们有多少预算。”

目前看来,5G板块对华为运营商业务起到的促进作用,或将因美国的禁令和疫情影响而大幅削弱,真正带来规模化影响或许要到2020年之后。

华为云2019年增长超300%

除了运营商业务,三大业务之一的企业业务也出现了近5年来最低一次增幅,同比仅增加了8.6%。

而这或许与华为云业务不再归属与企业业务部分有关。

2020年1月,华为对内部组织架构进行了新一轮的调整,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华为云的独立。在此之前,“Cloud&AI产品与服务”在华为内部属于BU部门,但在层级上与3大BG平级。此次调整后,Cloud&AI BG成为继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外,华为的第四大BG。(在华为,BG是指公司的业务集团,每个BG下又分多个BU,即Business Unit,也就是经营单元)

根据年报,华为云业务发展驶入快车道,营收规模、付费用户数、基础设施规模等迅速增长。根据2020年2月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Q3跟踪》报告,华为云2019年Q1至Q3在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市场连续三个季度的增长超过300%,但2019年的具体数据华为并没有进行独立披露。

不过,华为云所在的“其他收入”板块在2019实现了同比30.6%的增长,但体量上与其他三大BG相比,依然差距较大。

相信随着华为云服务边界的不断扩展,未来华为的年报上将会对此项业务做更详细的披露。

疫情肆虐,华为汽车板块2020年或难乐观

在2019年才算在汽车行业正式出道的华为,在此次发布的年报之中,“汽车”的部分并没有太多笔墨,更多是再次强调了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战略定位——作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对于未来如何发展,华为则希望依托ICT领域深厚的工程、技术积累,围绕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电动以及相关的云服务,将摩尔定律引入汽车产业来促使技术快速进步。同时,和车厂一起简化整车设计,实现软件定义汽车,在汽车的生命周期里通过软硬件升级来不断提升消费者体验,实现持续创造价值。

据外媒报道,华为目前正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计划与美国和中国的对手展开竞争,华为设定了一个内部目标,到2025年成为中国领先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供应商。

不过目前来看,全球汽车产业都进入了至暗时刻,这个已受到技术变革带来成本冲击的行业,在疫情肆虐面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全球汽车链正遭遇着二战后前所未有的重创,而越是大型车企受到的伤害越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在2020年能否有乐观的表现并不好说,或许就像徐直军说的,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

作者:邓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