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
2020年08月05日 07:12 微广播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大象和犀牛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是最强大的,应该统治四方。他们约好进行一场隆重的终极对决来决定谁有统治权。决斗开始之前,一只猴子手执神杖出现在天空中。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他是上天神王的得力手下。大象兴高采烈的迎上去施礼,表示很荣幸由这位天使来见证这场百年一遇的精彩对决。猴子惊讶的问:“有这样的事?我在天上没有听说呀!”大象更加惊讶:“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为此而来的?”猴子认真的说:“不单是我,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没有听说这件事。”大象尴尬死了,讪讪问道:“那您此行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啊哦!”猴子一拍脑门,“我来是为几只蚂蚁分一棵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