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生态开路,撬动四川数字经济2万亿大目标

鲲鹏生态开路,撬动四川数字经济2万亿大目标
2020年09月14日 17:36 懂懂笔记

文 | 懂懂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提起四川,我们在感叹其物产丰富和人口众多时,也会惊异于其数字经济的发达程度。2020年一季度,面对着严峻的疫情,四川数字经济产业却逆市增长超过20%。这背后的深层的重要原因就是四川省对于数字经济产业的重视。2019年四川“5+1”产业经济总量约占全省GDP的三分之一,而除去作为四川实体经济重要基石的五大支柱产业,额外的这个“1”正是数字经济产业。

9月16日,“创业天府 菁蓉汇·鲲鹏生态大会”将在成都举行。围绕着 “鲲鹏展翅 共赢计算新时代”的主题,与会400多位嘉宾针对鲲鹏计算产业链的政策环境、产业基础、创新载体等重点领域,将进行深入探讨和产业对接。这其中,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在四川这片数字经济高地上,将掀起什么样的风潮,成了人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鲲鹏遇上新基建,

四川数字经济到底提速多少

作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6个试验区之一,四川省提出要抢占数字经济发展制高点。2019年四川省数字经济总体规模超1.4万亿元,电子信息产业已成为全省第一个规模超万亿元的产业。做为四川省的省会,成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成都不仅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核心城市,更是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成都在2019年电子信息规模以上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400亿元的基础之上,又提出要在2020年打造全市首个万亿级产业集群。

四川省政府提出了从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数字政府建设、深化智慧社会建设,到营造数字经济发展生态、强化保障措施的全套实施方案,可谓是动作频频。但即使面对新基建这样的历史机遇,四川省还在进一步“加码”,助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一方面,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主动选择四川这样的数字经济高地做新舞台,另一方面四川需要鲲鹏产业生态这样的强援带动数字经济进一步高质量增长。双方的一拍即合,让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得以顺利入川,并在随后的时间里迅速实现了高速增长。

对行业人士来说,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到来却造就了一个新的猜想:2018年,四川省的数字经济总量超过了1.2万亿元,2019年,四川经济总量超1.4万亿元,增长15%左右。而在2020年,占尽技术优势、市场优势和因传统产业门类多,规模大带来的改造需求优势的四川数字经济,在新基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等多重利好催化之下,到底会呈现出多高的成长速度?

夯实技术底座,

成都数字经济业态向何处去

鲲鹏计算产业,是基于鲲鹏计算平台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具体包括PC、服务器、存储设备、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行业应用等产品线。

可能还有人不能完全体会出鲲鹏计算产业的价值。IDC预测,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14万亿美元,而中国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043亿美元。未来计算产业发展方向必然是多种计算架构共存的新时代,包括围绕超大内存带宽技术的芯片级创新,以及面向移动应用的云化部署架构创新都会推动计算产业不断演进和迭代,同时也会让计算产业进入架构创新的黄金时代,进而催生出一个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作为新计算的领军者,鲲鹏计算产业剑锋所指的,正是这片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

2019年,华为宣布将进一步推动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发展,计划5年内投资30亿元,并相继在全国重点地区布局。对此,四川省政府迅速做出反应。

2020年4月16日,成都市工业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出台了《关于加快培育发展鲲鹏产业工作方案》,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在成都的发展设定了总体方向。

按照成都市政府的规划,成都市将围绕基于鲲鹏硬件研制及产业化、软件开发与应用推广两大主线,积极引进布局基于鲲鹏计算平台的整机、核心器件等硬件产品制造,大力培育基于鲲鹏体系架构的关键软件、行业应用软件等开发及服务。

成都市还将遵循全市电子信息产业功能区统筹布局,按照“一园一区”的总体空间格局,着力完善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专业化载体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再借力5G 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重大机遇,优先推动基于鲲鹏技术体系的整体解决方案在政务、教育、医疗、电力、交通、金融、城管、公安、园区等 9 大领域的应用示范。

时至今日,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中的许多项目已经落地。随着鲲鹏公共服务平台的完善、鲲鹏计算产业相关产品的投产,以及鲲鹏计算产业人才培养项目的启动、鲲鹏计算解决方案走进行业,鲲鹏计算产业生态正在由蓝图阶段而逐步成型。

从生态角度来看,成都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已初步锁定目标企业330家,适配企业120余家,另有200多个软件重点项目完成鲲鹏适配并取得认证证书,并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企业提供测试适配的 IT 环境、技术支撑、培训赋能等配套服务。认证企业中,覆盖久远银海、华雁智能、罗克佳华、税友集团等多家行业头部企业。

从应用角度来看,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下双方或者多方的合作,能够为产业、场景、企业创造现实价值,通过联合解决方案的方式,让场景数字化不再有“木桶效应”。再从场景深度来看,除了软硬件的融合,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伙伴联合解决方案的直接价值表现,是从底层、中间平台层到应用层的立体化改造。

综合来看,鲲鹏计算产业生态转化出的成果,注定将为四川数字经济发展筑就坚实的技术底座。

这个时候,数字经济行业内部的人士也许会更加关注一个问题: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以往在进入长沙、南昌等地时,都不同程度地改变了当地数字经济产业的业态。而这一次,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又会让成都数字经济业态,产生多大变化?身处数字经济行业内部,又如何能够抓住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带来的良机?   

巢引“鹏”,

鲲鹏产业生态杠杆将起多大作用

四川数字经济发展已经按下了加速键,并提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再上新台阶,2022年全省将要实现数字经济总量超2万亿元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将起到多大作用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妨让我们对比一下四川省政府提出了《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以及成都市工业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做出的《关于加快培育发展鲲鹏产业工作方案》。通过对比,我们会发现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的方向与四川数字经济布局策略不谋而合。因此,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在技术上将为四川数字经济筑就坚实的技术底座,因而在相同的发展方向上,能够为四川数字经济产业发展产生极大的推动力。

举例来说,成渝双城的数字经济建设互动,是四川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其核心在于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的互动。而四川天府新区设立了鲲鹏天府实验室,同时重庆两江新区也引进了鲲鹏计算产业创新中心。在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内部,鲲鹏计算产业生态能够让合作伙伴强化专业能力,获得差异化竞争力;生态伙伴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提供更好的产业理解,实现技术与业务的融合。鲲鹏产业生态成员内部的这种合作融合关系,无疑将拉近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的互动,促进成渝双城的数字经济建设。

由此也可以看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成都,而是以成都为中心,辐射到整个四川乃至大西南地区。

这样,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建设对于四川省数字经济行业增长就有直接和间接两重作用。

从直接作用来看,到 2025 年,成都鲲鹏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 500 亿元,成为全国领先的鲲鹏软件生态基地、鲲鹏硬件制造基地和鲲鹏应用示范基地。从间接作用来看,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将对四川数字经济总量超越2万亿元的目标,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再从新基建的角度来看,新基建的本质就是利用云计算、5G等新技术,增进传统企业的运营效率,以及数字化政府的治理水平。因此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对于四川数字经济的价值,并不局限于数字经济产业本身,而且会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政府和传统产业的运营效率。由此所带来的间接价值,远超2万亿。

这样,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对于四川数字经济行业的杠杆促进作用,就凸显为坐实500亿,撬动2万亿,辐射2万亿+。

当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杠杆作用越来越明晰之时,我们却还有一个问题有待时间来回答。这就是: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如此强大的杠杆作用,会以什么样的加速度释放出来。

【结束语】 

鲲鹏计算入川,依托鲲鹏计算平台的核心能力,将构建起“平台+生态”的计算产业战略,成为各行业合作伙伴的“黑土地”。同时,华为将联合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伙伴,在2~3年内完成“行业打穿”,即适配于所有主流应用场景。

由此而形成的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将从直接和间接两重作用上对四川数字经济行业起到促进作用。鲲鹏计算,已经成为四川数字经济的新动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