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刻:做科学的事,将价值交予未来

悦刻:做科学的事,将价值交予未来
2020年09月24日 19:44 倪叔think

按照卫生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领导小组办公室最新公布的数据,中国有3.5亿烟民,是世界上烟民最多的国家。控烟行动近年来持续加大力度,客观上给香烟替代品创造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由于烟民基数庞大,哪怕只有部分烟民选择了电子烟这样的替代产品,这也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RELX悦刻创始人,CEO汪莹表示,“非科学无以致远。悦刻将持续加大投入,尊重事实,探索未知。

中国最大的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的商业价值正在于此。然而,悦刻近两年的发展方向又显示,这家公司的理想并不仅仅是“替代香烟”,而是拥有更深刻的科学意义。如果能以深入的科学实验将减害效应降至最低,对于进一步建立消费者与电子烟产品之间的充分信任意义深远,消费心智的确认势必也会影响消费行为的深化发展。

这是一个充满商业想象空间同时又饱含着科学精神的目标,悦刻以商业价值为始,其商业道路将以科学价值为目标。可想而知这条道路满是挑战,面对挑战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悦刻义无反顾地上路了。

1

解密悦刻科学实验室

吉姆·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这样写道:“对很多高瞻远瞩的公司而言,利润不是目的……他们主要致力于用一种高瞻远瞩的产品打入市场,他们最大的创造物是公司本身及其代表的一切。”

对于悦刻而言,这段话恰如其分。无论是出于政策影响还是市场动机,其建立科学实验室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家公司的追求将不只是短期市场份额,更是长期行业发展。

以严苛的科学标准对推向市场的产品本身进行严格的品质控制,以完备的科学实验对待产品与消费行为全生命周期。二者被纳入“1+4”科学路径。当然,这样的做法并非空中楼阁。一个易于理解的逻辑可以解释悦刻的动机:以科学精神作为保障的产品,必然在客观上更能获取市场信任。

9月17日,悦刻宣布,已经运营一年多的理化实验室通过CNAS认证,意味着悦刻理化实验室出具的检测报告,达到了相关国内质量监督部门的认可。

行业内拥有科学实验室的公司凤毛麟角,更遑论获得CNAS认证。从这个角度而言,悦刻是目前唯一一家获得CNAS认可的电子烟品牌。

科学实验室是枯燥严谨的,但当我们以商业视角来看待悦刻的理化实验室,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细节。

实验室负责人说,依托理化实验室,悦刻制定了极为严苛的企业电子雾化液标准。换而言之,任何强调自己的入口产品拥有严苛标准的企业,事实上严苛二字只是一面之词。悦刻因为有理化实验室,这样的说法是有科学依据的。

标准严苛到什么程度呢?以欧盟与美国为参照,悦刻的产品标准比二者对成分限量HPHCs要求更高,同时参考了30多项中国食品安全相关标准。

悦刻理化实验室只是一个开端,近期悦刻宣布启用生命科学实验室,标志着这家品牌正在向产品源头逼近,从重新定义产品标准出发,进一步拓展认知半径,让产品拥有更多可能。

如果说理化实验室对应的是“1+4”科学路径中严苛的产品控制和理化研究,那么生命科学实验室则开启了悦刻科学工作的下一个关卡:通过毒理研究评估产品安全性,并进一步建立临床研究和长期影响评估等模块,系统性开展对电子雾化器的科学评估。

RELX悦刻联合创始人、科学研发及供应链负责人闻一龙

介绍RELXSCIENCE的研究路径

正如悦刻联合创始人闻一龙所说:“生命科学实验室启用,让RELX悦刻迈出了向科学进军的第一步。”

如此,悦刻的科学工作路径完成了从点到面的布局。悦刻在奠定品控的同时,开始拓展电子雾化器未来认知边界。

科学的魅力正在于对未知的不断探索。过去的电子烟,尽管形成了笼统的安全性产品概念的,但是在严格的科学验证层面的论证与成果并不多见。悦刻通过建立实验室拓展对于此类产品的认知边界,将模糊的概念清晰化、科学化,无论对企业自身还是行业都将产生正向作用。

2

超越商业的价值

科学与商业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而是高度融合。在电影《致命魔术》中,尼古拉·特斯拉通过交流电创造了无限替换生命从而帮助魔术师击败了对手。这当然是虚构情节,但现实中的特斯拉确实通过自己的科学想象催生了应用繁多的商业成果,比如世界上第一艘无线电遥控船、X光(X-Ray)摄影技术、收音机、传真机、真空管、霓虹灯管、飞弹导航等。

今天看似普通的商业应用,曾经也是超越人类想象力的天才创举。

这正是悦刻生命科学实验室超越商业价值的科学价值所在。对于今天的电子烟行业而言,大众将其视作一种普通的消费品。这种消费认知会随着悦刻在生命科学方面的持续研究而发生进化。

电子烟更准确的名字叫电子雾化器,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可以将液体雾化的精密设备。普通烟民通过使用悦刻的产品,替代香烟满足烟雾吞吐的需求。

然而,作为全新消费品类,社会公众对电子烟的科学认知还远远未达到完满的程度,学界对电子烟的研究也还停留在碎片化阶段。如何将模糊定义的戒烟产品,进化为清晰的、可量化可视化的减低香烟危害的科学产品?如何拿出关于减害的确凿证据、推动公众认知达成共识?

这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的问题。先跨越这道鸿沟的公司,不止是为自身未来争取更多主动权,也在推动整个行业寻找更多可能性。

RELX悦刻实验室负责人姜兴涛

在现场展示悦刻科学工作目前积累的的“5个发现”

RELX悦刻目前已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中山大学等6所大学、2家医院、9个科研机构建立不同维度的多个合作项目,并取得多个研究成果。可见,上述的设想并不仅停留在想象之中,悦刻已经开始行动了。

同时,RELX悦刻也公布了未来10年的科学计划,将建立RELX悦刻全球科学研究平台,打造从微观到宏观,从化学、生物学到社会科学研究的完整科学链条。

这意味着,悦刻的行动建立了具体的实施路径。当科学的想象具备了现实的路径,与目标之间的距离就不再是不可丈量的。

这个目标会因为科学进步而变得更加清晰可见。这是一家公司超越商业的最大价值,就像吉姆·柯林斯反复强调的那样:“伟大公司的创办人通常都是制造时钟的人,而不是报时的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