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Flag需谨慎:扒一扒手机圈那些被狠狠打脸的Flag

立Flag需谨慎:扒一扒手机圈那些被狠狠打脸的Flag
2019年09月15日 10:08 龚进辉

作者:龚进辉

众所周知,手机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没完没了的新品发布会便可窥见一二,不仅高调秀肌肉,还时不时怼友商。除此之外,为了刷存在感,手机厂商还喜欢立Flag,不过真正实现的只有极少数,不少Flag随着时间的推移,都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脸,有的Flag甚至彻底沦为笑话。

我盘点了下手机圈那些被打脸的Flag,盘点完才知道,各大玩家的尴尬瞬间还真不少(欢迎补充),不信你往下看:

1、罗永浩曾扬言收购苹果

Flag:2013年底,罗永浩扬言将来要收购苹果,“我会努力的,把锤子做好了,将来收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的苹果,并复兴它,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现实:截至2018年,苹果仍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市值逼近万亿美元,依然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反观罗永浩创办的锤子,4年多下来手机出货量不足500万台,危机终于在2018年下半年全面爆发,不得不卖身字节跳动来续命,从此与罗永浩分道扬镳,后者转而重新创业做起电子烟生意。

2、董明珠希望格力手机成为全球第二

Flag:2017年3月,曾说“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的董明珠再度语出惊人,称华为能做到全球第一的话,格力也希望能够做到第二。

现实:在线上线下主流销售渠道上,消费者很难发现格力手机的身影,只有在格力商城才能买到,加上其产品亮点不足、高高在上的价格,销量自然上不去。除了消费者对格力手机无感,其也不受格力内部员工待见,格力手机2在闲鱼上贱卖就是实锤。格力手机还曾被质疑刷单,成为全球第二注定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3、余承东称华为最快今年成为全球第一

Flag:今年1月,余承东在晒出2018年业绩的同时不改大嘴本色,立下Flag称华为手机最快今年成为全球第一。

现实: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年Q2华为整体出货量减少1000万部,使余承东吹过的牛无法在今年如期实现,他不得不承认,“由于美国,我们今年全球第一有点不可能,但应该会是全球第二。”

4、刘江峰:酷派5年内重回行业第一

Flag:2016年8月,贾跃亭正式入主酷派,并委任前荣耀总裁刘江峰执掌酷派,二人分别放出豪言。前者称“乐视+酷派一两年内能够实现年销量破1亿台生态手机”,后者为酷派制定了“五年三个一”目标,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现实:贾跃亭放出豪言3个月后,乐视手机被曝出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并成为乐视生态崩塌的导火索,最终乐视手机倒在了2017年。而乐视生态陷入困境,使酷派也受到牵连,股价大幅下跌,无力回天的刘江峰在接手1年后黯然离职。为了活下去,酷派选择卖地续命,被京基地产强势接盘,与此同时其在国内市场存在感越来越低。

5、雷军:小米10个季度国内第一

Flag:2017年9月,雷军高调提出“10个季度重返国内第一”,而10个季度正是当年小米首次强势登顶中国市场所用的时间。

现实:今年618当天,雷军亲自挂帅小米中国区后首度召开动员会,他在会上提出小米中国区押宝未来3年,且只是“稳三望一”,而不是力争第一,这等于提前宣告“10个季度重返国内第一”实现无望。他还提醒团队,要抛掉所有速胜论的幻想,准备持久战,直到5G大规模普及期的到来。

6、努比亚提出“三步走策略”

Flag:2015年6月,努比亚正式单飞,提出野心勃勃的三步走策略:2015年坚持线上拓展,加大线下渠道布局;2016年强化国际布局,规模进入全球价值地区;2017年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现实:腾讯科技曾披露,2017年努比亚国内销量仅为150万台,低于2016年的200万台,在年出货量接近4亿台的国内市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都9102年了,努比亚连成为国内知名品牌都无比费劲,仍局限于小众市场,还妄想成为全球知名品牌,简直是在做白日梦。

7、360手机力争3年内上市

Flag:2016年4月,彼时那场纷纷扰扰的乐视、酷派、360三角恋已过去半年多,360手机团队告别动荡,走向发展正轨,周鸿祎提出要努力在3年内把公司做上市,即在2019年4月之前上市

现实:前不久,周鸿祎承认360退出了可怕的手机市场,他的这番表态倒是直截了当,不藏着掖着,与此前360官方自欺欺人式回应要直白得多,后者曾说“手机业务并非完全暂停,只是放缓,团队仍然在努力寻找5G机会”。由此可见,360手机彻底凉凉,3年内上市、年出货量超过1000万台、年收入超过百亿等目标全部化为泡影。

8、联想2000元以内打败小米荣耀

Flag:去年10月,常程立下三个Flag,即联想成为千元机唯一选择、2000元以内打败小米荣耀、联想成为小米在印度市场的主要对手。

现实:去年,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有了些许起色,但今年很快就被打回原形,要声量没声量,要销量没销量。在激烈竞争态势之下,Z6系列三款新品在市场上并不讨巧,在京东的表现惨不忍睹。截至目前,常程立下的Flag一个也没实现,估计以后更难实现。

9、曾学忠3年内中兴重返国内市场前三

Flag:2015年7月,中兴少帅曾学忠放出豪言,称中兴终端要在未来3年内实现二次创业,重返国内市场前三。

现实:由于2016年中兴全球出货量锐减,直接导致曾学忠“下课”,由中兴老将殷一民负责操盘,半年后曾学忠离职。面对在国内市场颓势尽显的不利局面,他的继任者殷一民并未拿出行之有效的复兴策略,无法扭转中兴持续走下坡的态势,加上2018年被美国封杀导致元气大伤,中兴在国内市场依然是扶不起的阿斗。

10、李东生:TCL绝对有信心做好手机

Flag:2018年1月,TCL掌门人李东生表示,TCL不会放弃移动通讯终端业务,绝对有信心做好,他本人兼任TCL通讯CEO也是向外界明确表达这一点。

现实:李东生只是名义上掌舵TCL通讯,给团队信心,但实际操盘手是原TCL通讯CEO郭爱平,后者是TCL老臣。面对华米OV的步步紧逼,TCL在国内市场节节败退。去年12月,TCL集团宣布以47.6亿元的价格将旗下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以及相关配套业务悉数转出,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智能终端业务已成为TCL前行的累赘,是时候下定决心抛弃。

11、长远来看国美手机将进入第一阵营

Flag:2017年12月,国美通讯CEO沙翔表示,长远来看国美手机一定会进入第一阵营。不过,他并未透露具体时间表。

现实:2017年4月,国美正式杀入手机行业,先后推出K1、U1、S1等四款手机,5个月卖出15万台。这对于入局不久的国美来说,只能算马马虎虎,却不是剑指第一阵营的玩家应有的表现。时间来到2019年,国美竟然没有发布一款新品,其原本知名度就不高,这下存在感更低,连生存都成问题,剑指第一阵营更是没戏。

12、大可乐提出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新机

Flag:2014年12月,大可乐手机大打“免费”牌,联合京东众筹推出“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新机”活动。

现实:在众筹早期,品牌商参与众筹活动的主要目的是营销,大可乐手机“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新机”活动也不例外。只不过,其过于高估营销的威力、低估带来的成本压力。换言之,大可乐3众筹活动投入产出比极低,只能起到一次集中营销的效果,而每年至少要白白付出上千万的费用。免费模式在手机行业注定行不通,本钱不足的大可乐手机凉凉是必然结果。

13、IUNI高喊以小米反小米

Flag:2013年11月,金立投资的互联网手机品牌IUNI正式起航,并定下“以小米反小米”的发展主基调。时任金立总裁卢伟冰表示,互联网的特点决定了小米模式的不可复制性,但小米并非完美,还有很多硬伤,金立将在吸收小米优点基础上,通过补足小米短板来反击小米。

现实:IUNI首款产品U2上市后半年内,月均销量不到1万台,总销量不到5万台,这还怎么完成“反小米”的宏愿?此后,IUNI经历两次换帅,由于品牌营销短板没有及时补齐,推出的i1、N1市场反响平平。在失去大股东金立支持后,亏损的IUNI无力续命,成立不到3年便以倒闭收场,而“反小米”自始至终只是其一厢情愿。

14、YOTA 3上市第一年卖几十万到百万台

Flag:2017年9月,主打双面屏设计的YOTA3上市,一把手张光强定下“上市第一年目标为几十万到百万台”的目标。

现实:或许张光强一厢情愿地认为,“国礼手机”可以为YOTA带来品牌溢价,因此搭载骁龙625处理器的YOTA3才敢卖出3699元高价,但用户并不买账,吐槽其是“智商鉴定神机”,销量惨淡是必然结果,上市半年仅卖出1万台左右,与预期目标相差甚远。2019年4月,以“双面屏手机鼻祖”自居的YOTA正式宣告破产。

结语

种种迹象表明,规模越小的玩家越喜欢立些不切实际的Flag,实现起来难度极大,容易被外界当笑话或段子来看。反观头部玩家立Flag相对谨慎,尽管不可避免也存在打脸现象,但至少不会受到众人嘲讽。同时,不知你发现了没,OPPO、vivo基本不存在立Flag被打脸的经历,这或许与它们长期信守本分价值观有关,既不在新品发布会上吊打友商,也不轻易制定各种小目标。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手机厂商在立Flag时应三思而后行,不要只想着搏眼球或给团队打鸡血,而要仔细审视自己是否具备将Flag落地的能力。在我看来,立Flag固然一时爽,但只管立Flag不管兑现承诺就是耍流氓,很有可能沦为行业笑柄,且注定在已成血海的手机市场走不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