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为什么选择科创板:争抢AI第一股,亏损近百亿,面临生存险境

旷视为什么选择科创板:争抢AI第一股,亏损近百亿,面临生存险境
2021年01月15日 16:19 王春龙

旷视科技再一次冲击IPO,这一次选择了更加宽松的科创板。价值兄发现,顶着即将成为“AI第一股”的这家企业,过去一年间竟然经历了多达5次以上的上市传闻。“屡败屡战”的旷视科技,在上市地点也从香港转到内地。而过去遭遇巨额亏损,AI行业对手林立,2021年的股市火爆等诸多原因,让这家已经诞生10年的人工智能巨头对上市并非如对外表示的“不着急”,反而是有些急匆匆。

旷视科技要来科创板了,诞生于清华“姚班”的三位“学霸”

1月12日晚间,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来自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显示,旷视科技(下称“旷视”)已于2020年9月签署《旷视科技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之辅导协议》(下称“辅导协议”),并在网站上向外界公开了“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

价值兄发现,旷视成立于2011年10月8日,距今已经近10年之久。这家人工智能公司的第一款人工智能产品是人脸识别解决方案,以“自研的新一代AI生产力平台Brain++为核心,旷视深耕三大垂直领域: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供应链物联网”。而我们比较熟知的则是它此前推出的产品Face++。

旷视的三位创始人分别是印奇、唐文斌和杨沐他们在旷视分别担任CEO、CTO和高级副总裁。这三位是典型的“清华系”创业团队——三人均毕业于由图灵奖得主兼中国计算机科学家和理论家姚期智院士创立的清华大学“姚班”。这是典型的“学霸”人设,而在旷视的团队中也有着大量来自清华、微软亚洲研究院等的高技术人才。

一年5次上市传闻,从港股铩羽到创业板的屡败屡战,CEO却称“不着急”

不过,在上市的路程上,旷视却命运多舛。2019年8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以来,这家人工智能巨头,竟然经历了5次以上上市未果的传闻。

2019年8月25日晚,媒体报道称,国内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旷视科技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准备赴港上市;

2019年11月22日,有外媒引用知情人士称旷视科技今日未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原因或是因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未通过。对此,旷视科技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称,该报道不实;

2020年2月25日,媒体报道称,旷视科技的香港IPO申请失效,港交所官网旷视科技的申请状态也显示为“失效”字样。对此,旷视科技回应称,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

到了2020年6月,知情人士透露,旷视科技中止了港股上市进程,接下来将进一步讨论在港股或者A股上市的可能性。对此,旷视科技否认中止港股上市计划,并称消息不属实。 该公司表示,科创板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公司正在积极考虑

2020年9月,媒体称,旷视正寻求在香港和内地科创板同步发行上市。有知情人士透露,旷视科技的上市计划已有实质性进展,大概率在今年底就会完成。

而到了7月29日,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在一场媒体交流会,又对IPO进行了非常自信的回应,“现金流很充裕,上市已经不是旷视科技特别急需的事情”。

从上述的数次报道来看,旷视的上市过程可谓是坎坷,从积极谋求赴港上市,到港股和科创板同时上市,再到如今的准备寻求科创板IPO。一年多的时间几乎寻遍了可以上市的任何地方。甚至,有传闻称,2018年旷视还曾打算赴美上市,尽管传闻并未获得证实,但旷视的上市心态,似乎并不像联合创始人印奇说的那么淡然。

最近三年半亏损高达百亿元,旷视疯狂抢占“AI第一股”为哪般

那么,旷视如此焦急地寻求上市,到底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价值兄发现,尽管人工智能领域近些年获得高速发展,但最近一年来,旷视却陷入了持续巨额亏损,数据泄露丑闻,以及面对诸多对手的险恶局面。

首先,旷视近三年半亏损高达近百亿元,盈利模式不清晰,上市或许是“急需钱”。根据旷视在2019年提交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9.49亿元,同期分别亏损3.43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52亿元。最近三年半时间,旷视亏损高达96.53亿元。而持续的亏损,也被数家媒体解读为,“旷视上市是因为亏钱太多了”。而旷视在AI研发上的支出逐年增高,且在商业盈利模式上,一直无法寻找到稳定清晰的模式,因此,旷视的IPO也或许为了更进一步构建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形成行业壁垒。

其次,人工智能降温明显,大批AI公司融不到钱,投资人甚至打算7折出售股本。来自媒体的报道称,对于人工智能的过热,去年已经出现了降温的现象,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研究院院长胡国平就表示,“2019年下半年,人工智能企业要想再融资其实已经变得有难度了。在人工智能比较热的时候,有很多本来第二、第三梯队的公司挤进来,但实际上不太可能有那么多公司同时去做比如人脸识别、医疗影像等”。但他也强调,“对于头部公司来说,还没有到泡沫的程度。

另一方面,一些投资人也在打折出售,曾重金投入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股本。来自《财经》报道称,目前行业的一些投资人开始私下交易手里的知名AI公司股份,他们发现,现有估值太高,几乎卖不出去。一家头部的AI公司,老股东想按现有估值7折转手,找不到买家,6折且确定能很快上市,才有可能卖出去。

第三,旷视近一年丑闻缠身,泄露人脸数据、课堂监控等被推入争议漩涡之中。旷视的过去一年来,遭遇了多次的争议事件,或许也是这家AI公司急于上市,寻求安全砝码的重要原因。2020年7月,旷视科技在因“课堂监控”视频被媒体曝光,遭到网友讨伐;同年9月,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在演讲中称,创新工场八年前投资旷视科技时,“曾帮助旷视科技,从美图蚂蚁金服等拿到大量人脸数据一时间,围绕数据安全、隐私保护、技术伦理等话题,旷视被推上风口浪尖。

尽管随后李开复表明自己是“口误”,旷视也发布声明否认曾经收集过用户个人信息,但仍然难以让人信服。人工智能公司收集用户数据信息,或许进行商业用途的传闻,一直并未停息。即便如Facebook也遭遇过这样的质疑。

第四,旷视在强手如林的CV市场险象环生,上市成为重拾市场领先地位的救命稻草。此前,根据IDC 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软件及应用(2020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人工智能软件及应用市场规模达15.3亿美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长32.5%。2020年上半年中国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达7.42亿美元。

而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商汤科技、旷视科技和海康威视伴随着各大互联网巨头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旷视近些年在计算机视觉(简称CV)领域的地位并不稳固。因此,上市将能够帮助旷视进一步获得充裕资金和国内外知名度,将自己的市场地位提升。

2021年人工智能将迎来爆发,“AI四小龙”或将集体上市

起家人脸识别的旷视,与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另外三家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被媒体称为 “CV(计算机视觉)四小龙”,或“AI四小龙”。目前,云从科技、依图科技、云天励飞、云知声等AI企业也在冲刺科创板。这四家人工智能公司都在争抢“AI第一股”的称号,与时间进行赛跑。

2020年11月,依图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在2020年31日,云从科技冲击科创板IPO的审核状态更新为"已问询",标志其IPO进入实质审核阶段此前,有媒体爆料称,商汤科技预计将在3 年内实现A+ H股两地上市再加上这次的旷视更改为科创板上市,今年或将迎来AI上市的浪潮,而“AI四小龙”甚至有望集体在今年上市的可能。来自国海证券的相关人士也表示,政策支持行业快速发展,预计2021年将是人工智能企业IPO大年。

人工智能在2021年,或许已经熬过了寒冬,迎来上市最佳时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