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从华为拆分独立后首秀 CEO赵明道出产品冲击中高端背后也有“幸福的烦恼”

荣耀从华为拆分独立后首秀 CEO赵明道出产品冲击中高端背后也有“幸福的烦恼”
2021年01月22日 17:27 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千呼万唤始出来。

自2020年11月17日正式从华为拆分出来,独立“生存”2个多月后的荣耀,于1月22日举行了首场发布会,并带来了新品5G手机V40。

“过去五个月极其艰难。”当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走上舞台如是说到。原来,早自2020年8月中旬起,荣耀独立的事宜就在筹谋中,他透露,那段时间里整个产业链要在保密的情况下快速完成整个收购交易过程。

面对经济观察网在内的媒体采访,赵明首次回应了在荣耀独立过程中的“得失”。他从自身毕业加入华为的经历说起,表示从体系和文化中走出来“很难割舍”的情感,相较而言,赵明认为荣耀“收获很多”。

众所周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送别荣耀时所谈及的,荣耀要解决供应商等十分复杂而又千头万绪的问题,“你们难度比任何一个新公司都大”。在赵明看来,“给了荣耀一个独自去面向市场,赢得竞争和行业消费者尊重的机会。”

并非从零开始

作为一个在手机市场存在7年的老品牌,荣耀如今以全新的公司形象迎战市场,“市场不是说出来的,是打出来的。”在赵明看来,即便“重新出发”,荣耀并非从零开始。

要知道,荣耀在2014年就收获了2000万手机用户,截至2020年末,其实现了超2亿款全场景智能硬件设备的连接。

对于高起点走出来的新荣耀,赵明给出了它可以被量化的指标:目前拥有 8000 多名员工,50% 以上是研发人员,5大研发基地,100多个创新实验室,在全球82个国家和地区,拥有3000+服务中心、43个呼叫中心等。基于上述,他强调,新荣耀在产品、技术创新和服务上会“如一”。

在赵明看来,荣耀独立后不存在战略包袱,产品布局上会继续坚持“1+8+N”的战略,除却核心的手机,也会同步在平板、PC、穿戴、智慧屏、耳机等笔电、智能穿戴和智慧家居等全场景产品上发力。

另外,全渠道也是其不容忽视的。首先是线上的自营商城,众所周知,过去荣耀产品存在于华为商城中,如今经济观察网记者看到,所有荣耀系产品早已被华为商城下架,独立后的荣耀逐渐组建起了自营商城,已于1月12日上线,用户可以从中购买使用荣耀相关产品等。

对于线下渠道建设,赵明讲到,自去年11月17日官宣独立以来,渠道和零售体系对于荣耀的转变是“欢迎”的,有很多“等在门外”的合作伙伴,都表达出要与荣耀合作的意愿。他透露,目前已经开启了高端旗舰店在多地的选址和建设,从而提升荣耀未来在各个城市的服务。

需要提及的是,当初收购荣耀的股东均是渠道经销商,赵明虽将其称之为“老朋友”,但他也提到,“我现在是为渠道和零售的合作伙伴打工”,在这种“生态监督”之下,赵明设立了2021年的目标是超越原有的市场份额。

寻解顶级旗舰

谈及新荣耀的发展,赵明认为更多是“一个跨越式和跳跃式的发展”,最关键的转变是,构建全场景,面向全渠道的它将走向中高端,他说,新荣耀的目标是打造面向全球的顶级旗舰。

一席话背后,无异于是在向市场释放信号:过去所属华为,从中低端市场切入与小米等手机厂商同台竞争的荣耀,如今在品牌定位、产品品质、服务能力等多方面提出了新要求,摆脱华为“烙印”的荣耀,其要加速完成向高端品牌的转变。

对于荣耀接下来的产品战略,依然脱胎于华为,这也让外界对于其“新”的方面好奇。

赵明并不避讳谈及,荣耀的独立背后是继承了优质资产的。他透露,包括深圳、西安的研发团队,原有华为体系内先进的技术开发和工艺等都有迁移至新荣耀,另外备受关注的供应链问题,他也回应到,从官宣独立至今,包括AMD英特尔、三星、高通微软、联发科等在内的覆盖采购、生产和交付等方面的供应伙伴,“都已经全面恢复了对荣耀的供应,并签署了协议。”

基于新荣耀董事长万飚在原华为体系内的管理负责整个终端供应链有很大关系,与其“搭班子”的赵明认为,这才让荣耀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能与几乎所有的合作伙伴恢复并签署了供应协议。

赵明给出了一组数据,荣耀在2020年线上和线下的市场占比是40%和60%,但对于未来,他强调会在巩固线上第一品牌的“江湖地位”,同时打造主要的线下系统。

换句话说,即使脱离了华为,荣耀仍要去做与小米、OPPO和vivo等手机厂商形成绝对较量的那个。

记者注意到,就在荣耀新品发布会举行的同时,小米方面向外公布了一个数据,小米11在全渠道发售21天后销量突破100万。

记者从荣耀V40的售价来看,其8GB+256GB的高配版售价为3999元,而小米此前发布的小米11,起步售价同样为3999元。

诸多“巧合”之下,不难见荣耀与小米两大手机厂商间“火药味”十足。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也认为荣耀V40最佳对标的对象就是小米11,除此之外他还指出荣耀的电商基因跟小米“如出一辙”,而今小米在荣耀新品发布日公布其产品销量战绩,对此“应对”孙燕飚也能理解。

今日两大厂商的动作,行业观察者、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并不觉得奇怪,“在小米和荣耀的竞争历史中,也不鲜见。”他认为,无论荣耀独立与否,二者都会互为对方最大的竞争对象,毕竟二者的布局很类似,不只是PK各自核心的手机业务,他说到,“在PC、电视、可穿戴、智能硬件等多方面都会竞争。“

不只牵手联发科

当初因华为受困于芯片等供应“外患”,荣耀不得不以独立生存的方式“自救”。对于最新推出的荣耀V40,其搭载的芯片来自哪一家,一直备受瞩目。

经济观察网记者看到,其采用的是联发科的天玑1000+芯片。但就在这款手机面市前,1月20日,联发科对外发布了面向中端手机的芯片天玑1100和1200。这也让一些行业观察者对于荣耀V40的性能问题存疑。

另外针对是否会和新荣耀合作,联发科副总经理暨无线通信事业部总经理徐敬全给出的回答是,“荣耀是一家全新的手机厂商,未来不排除有更深入的合作。”但其随后的表态,“目前还在评估中”,又给市场带来了一层迷雾。

对此,赵明表示,迁移至新荣耀的工程师中有不少参与过华为体系的芯片规划的,如今与高通、联发科等芯片供应商的合作,荣耀的目标更多落在解决“如何把芯片的核心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在其看来,除却供应关系,荣耀也会为联发科等芯片公司的发展带来“牵引作用”。

“这款产品定位中端市场肯定没问题。”丁少将觉得,当下的荣耀要冲击高端,“还够不上”。他认为冲击高端不单单是芯片问题,背后需要解决一个涉及软硬件以及品牌文化等多维度的体系化问题。

即便没有了华为的“羁绊”,在丁少将看来,荣耀虽然有冲击高端的潜力,但还需要时间。

采访中,赵明也坦陈了一个“幸福的烦恼”。据悉,目前荣耀的整个供应链还处于启动和爬坡阶段,尽管有储备一些芯片,“未来销量不是问题”且“爬坡很迅速”,但赵明表示,“还远远满足不了市场和合作伙伴对产品的需求”。

对于比亚迪为荣耀进行OEM代工制造生产的问题,赵明虽予以了确认,但对于最新的这款荣耀V40的产能和备货情况,并未具体谈及。另外,瞩目全球市场,从这款新品开始,荣耀也将“走出去”。

赵明透露,荣耀V40不久后将在俄罗斯上市,基于此,朝着全球市场的目标,新荣耀也将正式推开那扇属于它的大门。

不过,孙燕飚从供应链侧听闻,荣耀的订单规划约为6000万部,假若这一数据确为荣耀2021年在全球的销量规模,“这一体量跟华为智能手机早前在全球市场出货量超2亿的状态不可同日而语。”

“站在巨人肩膀上创业”的荣耀,抛开华为的“烙印”,其能收获怎样的成果,这个答案虽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确的是,新荣耀需要经历市场和时间的双重检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