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互联网,不能仅仅想到“信息”

谈及互联网,不能仅仅想到“信息”
2020年02月14日 21:28 凤凰卫视

问答

Q&A

神州

2020.02.14

互联网时代,网络攻击,突如其来

他建起中国网络“安全之核”,却有人不买账

网络主权声音,来之不易,振聋发聩

《问答神州》“走进未来国家实验室”系列--

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

信息内容安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

方滨兴

方滨兴

1982年,方滨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并考取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组织与系统结构专业的研究生。在完成硕士学业之后,他回到了哈工大任教,并且取得了哈工大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学位。1990年,方滨兴进入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博士后流动站,在著名的计算机专家慈云桂、胡守仁的指导下,拿下了多项部委级别的科技进步奖。1999年7月,方滨兴调任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总工程师。而后,在四十五岁被遴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之一。

那时候才发现,国际上已经开始讨论这件事了

近年来,中国网络安全建设不断加强,对网络攻击发现和应对的速度大大提升,但不容忽视的是,传统安全系统的防护手段还仅仅局限在外部互联网。那么,如何才能够真正地令到网络空间遵循秩序、繁荣发展?

吴小莉:1998年推出的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主要的目标希望达成什么?

方滨兴:准确时间是1999年,过去,我们国家对内容是有管理的。刚开始用互联网的人不太多,政府也不怎么用,不太清楚怎么回事。等政府用得比较多的时候才发现,互联网怎么绕进来了?这个时候当然就会提出来,这个需要管住。

而且当时美国有个智库,他们提出了一个观点,说中国的毛泽东,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互联网会告诉他们,笔杆子里面也可以出政权,所以当时局势比较严峻,那个时候就会采取手段去管理它。

吴小莉:推出这个安全系统的时候,您就很自然地成为那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方滨兴:当时,他们是想找一个懂计算机,也懂互联网安全的。我那时候在哈工大管理网络中心,就已经发现了有一些网络上的远程攻击,也不知道来自哪里。

我们就想了一些办法去检测。到上网一查,我们的办法国际上有,它叫IDS,英文就是Intrusion Detection System,入侵检测系统。那个时候我们才发现,其实国际上已经开始讨论这事了,所以我们就开始关注互联网安全这个问题。

如果数据放在别人那里,他想做什么是不是很容易?

在后来他担任校长的北京邮电大学官网上,方滨兴的简历显示着:“首先提出了建设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基础设施的理念,并组织研制、实现了相应的系统”。而这,也成为了他后来频频遭受非议,甚至谩骂的主要原因。他的设计被认为违背了互联网精神。举国体制下诞生的工程师与社交媒体时代的网民之间的隔阂,是不是难以弥合呢?

吴小莉:时至今日,互联网世界的变化非常快速,也有各种的攻击,或者不安全性和风险与隐患。您再回过头去看,那一次的项目,是阻碍了互联网民众的自由,还是真正对中国互联网的安全有帮助?

方滨兴:我想这个事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说。一方面,因为互联网是一个很突然的事情,民众可能比政府接触更为积极一些,所以这对政府来说是一个猝不及防的事情。那么技术上采取一定措施,起码给政府争取了一个缓冲期,能够帮助政府去适应这个状态。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也得益于这方面,你看其他国家的互联网服务,哪个东西能够和推特、脸书、谷歌还有亚马逊去比?没有,为什么?因为美国确实太强大了,美国的产品渗透到全球,基本上就吃遍了全球。但在中国,由于这种冲突,他们不接受中国的管理,那么中国自己的互联网产业就发展起来了,中国就有了百度、微信、阿里巴巴了,我们自己的产业做起来了。

方滨兴:互联网这个产业,它构成的是一种服务中心,能够获取这个国家很多的核心信息。这个核心信息放在BAT(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手上,它不会乱用。但如果放在别人那,别人想做什么是不是很容易?

谷歌为什么能够和中央情报局去签协议?就是因为它聚集了大量的信息资源,我们把它叫开源情报,世界上90%的信息来自于开源。现在数据为王,欧洲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欧洲有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这么大的服务能力,所以它就对别人的服务能力高度担心。那中国自己的民族品牌服务出来了,它就会把这些信息封闭在本地,不会让别人有机会去分析。

当这个网伸到我的国家,我已经有主权了

2011年,方滨兴曾经以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的身份递交了“关于我国应广泛宣传推广‘网络主权’理念的建议”,提出了中国倡导网络主权的重要性。

方滨兴表示,尽管互联网是美国奉献给世界的“礼物”,但是各国都在互联网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信息化国家的重要支柱,各国既不可能放任互联网的无序,也不可能放弃对互联网的管理。美国,也不例外。

方滨兴:当时,中国不是对网络在进行管理吗?结果世界都指责,我当时理解不了。

吴小莉:当时互联网的概念就是希望互联互通,能够自由,无限制。

方滨兴:不仅仅是这样。当时,人们就认为,这是我美国人建的网,我给大家礼物,你们没有权利在我建的礼物上来做事情。从来没有人意识到,其实当你这个网,伸到了我的国家的时候,我已经有主权了,既然我是按主权来行使,你就不应该来指责我,指责我你叫干涉内政。电信网的主权问题很简单,是因为各个国家自己建设在先,互联在后。但互联网是美国先建,他说那为什么你要有主权?所以我就开始研究,我们为什么不能有主权?

方滨兴:美国说网络是互联互通的,它没有边界,那主权怎么施加?但是我们来看一个事实,亚马逊那么大的云平台,在全球都有,但它到了俄罗斯,俄罗斯说在我们这里你获得的信息,必须放在俄罗斯本土,要是放在俄罗斯之外,那对不起,不允许这么做。亚马逊马上就同意了。

这就说明,明明是一个全球互联网,在俄罗斯那一段就得听俄罗斯的。为什么?因为国家主权,管住了领土,领土上承载了计算机,国家主权就管了计算机,计算机承载了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就自然延伸到网络空间。我们国家投了几万亿,我还没有主权,这个道理何在?现在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军事全都承载到这个空间了,一个国家能放任它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