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数字化”,钉钉与中国企业的未来图景

两个“数字化”,钉钉与中国企业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9日 17:14 摩羯商业评论

然而,平均每9个月增长1亿用户的史诗级爆发,并未成为这届未来组织大会的核心信息。实际上,这届组织大会的议题,与往届有着明显的区别,钉钉的产品方向和使命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按照钉钉副总裁吴振昊(花名么么茶)的话说,原来的钉钉的产品目标是将原有线下的工作在线化,并以“五个在线” (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定义新工作方式;而现在的钉钉,则是以为企业运营提供解决方案为导向。

本届未来组织大会提出的年度关键词是“数字生产力”,钉钉也正式将“五个在线”升级为“两个数字化”——“组织数字化”与“业务数字化”,打造企业数字基因的“双螺旋”。在未来,钉钉将凭借“双螺旋”帮助企业实现全链路数字化。

实际上,正如电脑催生ERP,PC互联网催生CRM,移动互联网催生SaaS一样,在2020年代,技术继续改变市场,市场在不断倒逼企业进行管理升级。这种升级的方向,就是要求组织不断提升敏捷度,不断变“软”进而与最具活力的生命体越来越接近。

在这个方向上,钉钉实现了自我扬弃,再次把握住了时代脉搏。

5亿用户,本身就在证明中国正在实现全球最大规模的企业数字化转型。只不过,一场疫情将这个进程大幅度提前,数字化对于中国企业已经由自选动作变成必选动作。

实际上,近年来全球数字化转型过程催生的明星企业与明星产品,不止钉钉一家。例如,定位于“企业沟通写作工具”的Slack,于2019年于纽交所上市,后来被Salesforce以历史第二高价收购;由华人开发的Zoom,市值一度接近500亿美元,但不过是云视频会议服务商;还有巨头Facebook旗下的Workplce Chat,至今仍是一个云视频会议工具。

再比如,有人如此抱怨微软的企业级产品:

“微软自家的产品SharePoint就是一个远离Dynamics的信息孤岛。至于Excel,微软靠卖Office的license还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呢,怎么会壮士断腕把资源倒给CRM呢?”

与上边这些知名办公应用相比,钉钉已长成参天大树。这棵参天大树的优势不仅是功能丰富,而且是枝脉相连——在2019年的未来组织大会上,钉钉就宣布自己晋升为“工作沟通协同‘场’”。

但钉钉并没有因此而满足。实近年来“中台”等先进管理思想都由阿里提出,背靠阿里生态,钉钉敏锐地捕捉到了企业组织的未来进化方向,那就是以“前线炮火”为指挥棒,组织与业务有机融合,敏捷建设,敏捷重组。

在主题演讲中,叶军用动物群体运动来比喻这种以业务为指挥棒的敏捷组织:

“在自然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河里的鱼群会经常组织在一起,快速地完成一次组织,达到一个目标,又快速解散,奔向下一个鱼群。天空的鸟群也是一样。”

在当下的企业经营实践中,这样的例子已经不胜枚举。之前就有一家知名SaaS企业创始人,对笔者讲述过他们在组织变革之前的工作效率:销售人员谈下一个客户要做项目开发,但后台的人说这不是目标客户。销售再和售前人员去做POC测试,验证其实可以做,但产品线又反馈风险过高。后来由CEO出面组织了各个部门人员去客户现场调研,结论是真的可以立项,最终产品交付成功。

连给企业做数字化升级的SaaS公司都是如此,那些每天要承担获客、粉丝运营、产业链管理压力的消费品公司就更是如此了。

这其实就是传说中的 “大公司肌无力症”:流程冗杂,部门墙厚重,后端决策者听不到“前线炮火”,前线战斗人员又没有决策权,无法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

2020年代,CIO的职责要重新定义,时代呼唤一种崭新的以解决方案为导向的数字化生产力工具。

钉钉的“两个数字化”战略再次跟进了趋势。叶军说,在总裁会上,他向阿里巴巴董事长逍遥子汇报OKR的时侯,核心就是领导钉钉以“事”为中心把价值做深,“由原来的螺丝钉升级成膨胀螺丝”。

这种转变可用两个例子说明。

其一,是以前搞双11大促,钉钉上有很多群,可能分别叫“保障群-1组” 、“保障群-2组”,前面的开头就是一个“事”,以“-”来区分,然后排在一起。很多资源、文件以及项目计划就出不来了。而现在以事为中心,钉钉项目里聚合了所有群、文件、钉盘、项目计划,甚至邮件,钉钉在“事”的每一个环节提供新生产力工具。在钉钉上,信息的生产、分享、交互、聚合、管理、沉淀、使用成为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就是以事为中心。

其二,在6.3版本钉钉里,“钉闪会”打破了会议协作的固有产品形态,不仅每个人都可以一键发起“钉闪会”,而且它可以在会议界面中组合文档、日程、脑图、视频会议、待办、群等相关组件,为开好一场会,提供了多模态的工具箱。

“to B本质是解决数据信任问题,数据关系比人际关系更有说服力。”

叶军说。

从钉钉产品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其正在帮助企业将组织的“集中计算”管理模式,升级成“分布式边缘计算”管理模式,员工不再是一颗可有可无的钉子,而是作为创造性单元存在。相应的,企业的生产环节,也必将从流水线串联模式,升级成为快速反应的网状模式。

之前一直有人质疑:随着钉钉功能越开越强大,用户越来越多,其会不会赢者通吃失去边界感?

在未来组织大会上,叶军说,钉钉的产品方向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价值观并没有变。其价值观依然是:普惠、开放与利他。实际上,从6.0版本开始,钉钉价值观不但没有变,反而是被加强了。

今年1月钉钉发布会,也是钉钉换帅之后的第一场发布会。其公布的新定位是“协同办公平台+应用开发平台”。

叶军说:

“增加了应用开发平台的定位,意味着我们把很多事情交给生态,我们就不碰了。这就是钉钉为什么能够只凭2000人,扛下来做了这么多事情。”

在发布会上,叶军欣喜地公布了两组生态数据:

1.截至2021年8月31日,整个钉钉平台长出的“钉应用”数超过150万,较年初增长三倍,其中低代码应用8个月增长86万个,非常多的企业用最低的成本创建了企业的管理型系统、业务型系统;

2.为了支持客户更好地实现业务数字化,钉钉已经开放了2000多个API接口,其中今年开放的数量比以往历年的总和还多,利用这些接口,合作伙伴与客户能将自身业务应用,更深度融合到钉钉群、工作台等主要信息分发场景中。

在北上深杭的白领用户中,很多用户已经使用上了钉钉的这些新功能。

钉钉之前给人的感觉是一家企业的内网。但在新版本中,用户可以通过“看看”跟同行聊天,看同行动态,也可以组建老同事群。通过小程序,很多的C类生态进来服务员工的个人需求,比如点奶茶,打车。像喜茶、汉堡王、高德打车,都已经成为钉钉的生态伙伴。

关系开放与生态开发的结果,对用户来说,这是一种社交与消费拓展;对于商家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获客渠道;对于钉钉来说,搭建起了一个活跃的巨型生态系统,其与企业之间的甲乙方关系升级成了共创共赢的关系。

据叶军介绍,现在自己的OKR,在规模指标之上增加了价值指标,不但要求MAU还要求MAA(月活软件数),还有用户使用时长、个性化服务率、大企业使用率等等。也就是说,“生态繁荣度”已经成为衡量钉钉“价值做深”的重要指标。

“如果你在钉钉上没赚到钱,你迟早会走。我们的核心战略目标之一就是让SaaS企业赚到钱。如果钉钉能服务100家市值超过100亿人民币的SaaS企业,如果这一天实现,钉钉的价值就实现了。”

叶军说。

实际上,依靠“双螺旋”去实现“全链路数字化”,并非是钉钉大包总揽,而是要依靠生态合作去实现。

例如,实现“业财一体”,就是基于BOSS管账、销帮帮、纷享销客这些生态合作厂商的力量。钉钉在其中提供基础的底座能力,连接的能力,比如统一入口、统一账户的集成能力。

“谁先做不重要,钉钉现在的创新,就是要变得比别人更开放。这是我们基于长期价值的选择。”

2020年的未来组织大会上,钉钉的5.1版本就被称为“迄今版本最大的更新”。相比之下,今年未来组织大会提出的“双螺旋”与“全链路数字化”,更像是一场生产力工具的跃迁。钉钉代表的是下一个时代的工作方式,而释放数字生产力的背后,更是生产关系的改变,是人与组织关系的改变,是人的工作环境、生活状态的改变。

在机器工业时代于19世纪开启之后,这100多年间的组织更像机器,创造力是被限定的;但在2020年代的门槛上看,未来的组织会更像生命,创造力是在组织重构之后涌现出来的。

叶军是阿里的第一个计算机专业博士,长期耕耘在阿里信息系统。

中国经济在后疫情时代一枝独秀,同时,一场浩大的企业数字化升级方兴未艾,两厢潮流交错,实现跃迁的钉钉再一次屹立于浪潮之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