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寿终正寝”,“阴魂不散”的弹窗广告能一起消失吗?

Flash“寿终正寝”,“阴魂不散”的弹窗广告能一起消失吗?
2020年11月18日 11:40 中国经营报

文/陈玉琪

你上一次见到Flash是什么时候?

从“网站需要你的许可才能运行Flash”,到“默认禁用 Flash ”,再到最后“Flash Player将不再受支持”,浏览器弹窗一次次提醒你:曾经玩游戏、看视频的默认方式Flash,即将寿终正寝。

2020年12月31日,将是Adobe旗下产品 Flash Player的“大限”。此后,Adobe将不会发布对Flash Player的任何更新,也将会删除所有的Flash Player下载页面,而基于 Flash的内容也将被阻止运行。微软谷歌苹果等软件制造商都制定了相应的淘汰计划。

然而,去年10月,Adobe宣布与中国的代理公司继续合作,支持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对Flash Player进行独家发行与维护。

陪伴互联网走过25年、曾被誉为“网页制作三剑客”之一的Flash,为何被用户、被行业抛弃?Flash退出市场,我们还能愉快地玩网页小游戏吗?Adobe为何又对中国消费者格外青睐,推出“独家特供版”Flash?

Flash简史:互联网为何怀念Flash?

十多年前,《大学生自习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红遍大江南北;一到电脑课,打开4399,来几局黄金矿工、狂扁小朋友;定好闹钟,大半夜爬起来偷菜、抢车位……这些都是Flash留给互联网的高光时刻。

在那个网速每秒只有几KB、流媒体还在萌芽的时代,体积小、不失真的Flash成了这些休闲娱乐方式的最佳载体,更让后来的优酷、土豆、Youtube等视频播放网站成为可能。

Flash陪伴互联网已经25年了。25年前,Jonathan Gay开发出了图形编辑软件SmartSketch.后来,他将软件改了个名字:FutureSplash Animator,用来制作在网页上播放的动画,这成了日后纵横Web时代的Flash的前身。

在1997年,Macromedia收购了FutureSplash,将其更名为Flash。随着版本迭代,好上手、易操作的Flash不仅可以做动画,也能够开发游戏,网页上不再只有纯文本和简单的图片,“能动”的东西变多了。

到2005年Adobe收购Macromedia时,全球已经有98%的电脑安装了Flash。

中文互联网之所以怀念Flash,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带来了互联网早期的“闪客文化”,让人看到了草根作品也能火遍大江南北的希望。

在Flash的巅峰时期,《我不想说我是鸡》等网络歌曲借助Flash制作的MV传遍了大街小巷,Flash小游戏催生了4399、7k7k、2144等游戏网站的建立,更是孕育了摩尔庄园、洛克王国等页游。

1999年,高大勇创立了“闪客帝国”网站,在当年被媒体称为“闪客文化的发源地”“中国闪客第一站”。作为站长,当时大家更熟悉的是他的网名——“边城浪子”。在网络之外,他还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从业者,是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公司“瀛海威”的员工。

在闪客帝国,网友可以上传自己的动画短片或音乐MV。小小创作出了经典的“火柴人”系列,老蒋给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制作了动画MV,拾荒创造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动漫IP“小破孩”,他们都是当年闪客帝国的“大神”。

“用爱发电”的闪客帝国,撒下了中国原创动画的种子。《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罗小黑战记》的创作者MTJJ、《大鱼海棠》的创作团队彼岸天,都成了国产动画的中坚力量。

淡出“闪客圈”后,高大勇现在是独立游戏网站Indienova的创始人。“独立游戏的发展和当初的Flash还挺像的,我1997年开始做,而Flash真正火起来是零几年的事情了。”当初在Flash的发展初期就开始接触这项技术的高大勇,如今又选择了同样处于萌芽期的独立游戏开发。

高大勇觉得,独立游戏与Flash制作有不少共同点:都具有强烈的文化属性、都不挣钱。“现在有大量优秀的人在做氪金游戏,也不是说不好,在商业上它是好的,但是大家对于文化层面的东西关注太少了,我们要不做就更没人做,其实当时做我们做闪客帝国的时候也一样。”

创作了《灵动嘻哈势力》《灵动嘻哈外传》等一系列“灵动游戏”的赵轶也有同感。 “我觉得Flash时期的游戏非常多样化,现在很多游戏其实都很同质化了,已经没有flash时代那种感觉了,都是比较商业化的东西。”

“那个时候感觉做游戏特别难,想都不敢想。”赵轶认为,Flash对于Web时代的意义在于它的简单易用,能够由浅入深地引导业余爱好者去尝试难度更大的事情。

被移动端浪潮“拍在沙滩上”

陪伴互联网25年的Flash,生命逐渐接近尾声。即使是身为闪客帝国站长的高大勇,也已经“很多年不用Flash了”。

打响封杀Flash第一枪的,是时任苹果公司CEO的乔布斯在2010年发表的一封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乔布斯阐述了iPhone和iPad不支持Adobe Flash技术的6大理由:不开放、不安全、能耗大、可替代、性能差、不适用于触摸屏与移动设备。

而在安卓设备上同样差强人意的表现,让Flash进一步被移动互联网浪潮拍在了沙滩上。

在PC端,频出的安全问题是Flash失守的重要原因。根据CVE Details公布的1999-2019年软件漏洞数量报告,在PC端风险最高的软件中,Adobe Flash Player排在第一位,风险指数为9.4。

随着时间推移,Flash开始走下坡路,也出现了可替代的解决方案。后来居上的HTML5技术,成了Flash节节败退的致命一击。

高大勇认为,Flash一直以来“就是Adobe一家的东西”,而作为国际通行的W3C标准的HTML5在兼容性、性能、功能支持方面会“越来越强”。主流的浏览器都支持HTML5标准,用户不需要安装额外插件。

2017年7月26日,Adobe宣布计划在2020年终结Flash Player插件,正式给Flash判了“死缓”。

随后,谷歌Chrome浏览器发表文章告别Flash,文章提到,2014年,每天有80%的Chrome用户访问带有Flash的网站,到了2017年,使用量仅为17%。根据W3Tech统计数据,目前所有网站中,仅有2.3%仍在使用Flash。

目前全球三大主流浏览器,包括谷歌Chrome、微软Edge与火狐浏览器,都已经宣布终止对Flash技术的支持,视频默认使用HTML5播放。

那么,当Flash已无用武之地,那些靠Flash搭建的网站怎么办?

赵轶介绍,以Flash游戏起家的灵动游戏平台也在慢慢转型。“网站上会发布用unity或者cocox这些最新的引擎做的游戏,一些经典的Flash游戏还是会放,但慢慢的会越来越少。”

高大勇认为,Flash的退出基本不会对普通用户的使用产生影响。“Flash能做到的东西,HTML5基本上都能做到。”类似4399等小游戏网站,大部分都已经转向HTML5和手机端的应用。

但对于“Flash已死”的观点,也有从业者表示不赞成。从事Flash等互动展示类软件开发11年的知乎答主FlashAser表示,国内一些政府网站、小众网站以及学习培训类网站还在使用Flash插件,“更换新的视频播放器技术需要很大成本,一些大平台已经换了,但是盈利低的平台没有这个资金去处理。”

因此,在Adobe宣布停止对Flash的支持后,Github论坛上出现了为Flash请愿的活动,要求Adobe将Flash开源,这样开源社区就能对Flash插件进行支持。一位开发者在请愿中提到:“Flash是互联网历史上重要的一笔,消灭Flash意味着后代无法访问过去,很多游戏、体验和网站都会被遗忘。”

中国区“特供版”Flash,真的有必要吗?

尽管Adobe与业界早就给Flash判了“死刑”,但在中国,Flash要完全退出市场,还需要一些时日。

尽管Adobe在2017年7月26日已经宣布计划终结Flash浏览器插件,2018年1月,重庆重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橙网络”)仍然获得了Adobe Flash Player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发行权。

天眼查显示,重橙网络成立于2017年11月10日,注册资本为1219万元,曾经是上海剑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营2144小游戏)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网络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外广告。

去年10月,Adobe宣布将与重庆重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继续合作,支持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对Flash Player进行独家发行与维护。Adobe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这是为了支持中国大陆地区市场特有的发行渠道、用户习惯和企业、开发者和游戏社区。

重橙网络在采访函中回复:“(中国大陆地区)用户软硬件更新迭代、内容开发者的内容替代及企事业单位内部系统技术革新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用户倾向于使用熟悉、便捷、成本低廉的多媒体播放工具,用户侧对Flash的需求是广泛存在的。”

此外,重橙网络还提到,Flash在游戏、直播、在线教育、视频等领域沉淀了大量优质内容,“广泛的用户需要也印证了Flash Player的市场价值”。

但用户似乎并不买账,在Adobe的官方微博下,出现了大量负面评论。烦人的浏览器广告,关不掉的“FF新推荐”弹窗广告,让中国“特供版”Flash遭遇声誉滑坡。

FlashAser认为,以前用户感觉不到Flash插件的存在,打开就能用,现在都在问怎么能关闭广告,“广告的加入反而可能加速Flash插件的消亡,得不偿失”。

苏先生是一名从事机械制作的工程师,平时需要长时间使用电脑查阅资料。“每天(FF新推荐)都弹出五六次,画面也很不堪。”他的外孙在上网课时,也总弹出内容不堪入目的广告,令他十分头疼。

据重橙网络介绍,“FF新推荐”旨在为用户提供及时、多元化、有价值的资讯信息,不需要此项服务的用户可以通过资讯页右上角的“不再弹出”按钮将其关闭。

然而,不少网友都表示,这一按钮并不管用。苏先生尝试删过盘文件夹,也删除过注册表,“用尽办法也不能根除,只能管几个小时,很快又自动装下了”。

“说的不客气一点,这就是一种流氓行为。”高大勇建议,用户可以删除注册表加上删除Flash服务,就能解决问题。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按照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弹窗广告应当提供明显的关闭按钮,并确保一键关闭。“从形式上来看,他们提供了关闭方式,并不违规。但是,既然宣称所谓‘近期不弹’、‘不再弹出’,而在用户关闭后短期内又弹广告,或者做不到不再弹出,则这种用语涉嫌虚假宣传。”

“而广告内容低俗色情,广告发布者依法负有审查广告主的资质和广告内容合法性的义务,(重橙网络)显然没有尽到这种审查义务,应当对此承担连带责任。”赵占领说。

重橙网络强调:“FF新推荐这款产品的是符合法律法规的,会出现弹窗关不掉的情况主要是因为新旧版本迭代导致的重复更新。”

重橙网络表示,目前公司开通了几个意见反馈渠道,比如“不再弹出”下拉框下的“意见反馈”、Flash下载页面的在线客服等。

随着Flash“大限将至”,包括微软、谷歌和苹果在内的多家软件制造商都制定了Flash Player的淘汰计划。在Windows 10的最新预览版中,微软已经将Flash的配置选项从控制面板中删除。在系统盘中,Flash Player也成了空文件。

“落后的技术总会被淘汰的,每一项技术都有这个过程,到最后就消失了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作为始终紧跟技术潮流的从业者,高大勇对Flash被淘汰表现得很平淡。

(编辑:黄玉璐 校对:翟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