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健身魔镜:国外火热国内冰冷,价格过高无人问津

尴尬的健身魔镜:国外火热国内冰冷,价格过高无人问津
2021年07月23日 19:50 DoNews

撰文 | 翟子瑶编辑 | 杨博丞题图 | IC Photo

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一部分用户的健身习惯,家庭健身成为更多用户选择的运动场景,随之而来的,更是各大厂商的投入和资本的追捧。

据精练GymSquare监测,截止今年7月,分别在家庭健身、线下健身房,以及运动消费领域共发生23起融资。作为和行业关联度最高,且资本进入比较密集的赛道,2021年上半年家庭健身共有8起融资,占比接近30%。

在美国,家庭动感单车品牌Peloton仅凭一款动感单车就把市值做到了3000亿,成为国内健身赛道觊觎已久的商业案例。去年9月,加拿大运动品牌lululemon因斥资5亿美元收购了健身镜品牌Mirror,在美国已热销超过10万台,国内的赛道玩家便开始跃跃欲试,打算用一面镜子来引爆家庭健身需求。

大洋彼岸的中国,资本也闻风而动。2020年9月和今年4月,国内健身镜品牌FITURE分别拿到了6500万美金的A轮融资和3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阵容包括腾讯、红杉中国、君联资本、金沙江创投、黑蚁资本、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机构。

家庭健身吹起魔镜大战

传统健身房经营不善,不断出现的跑路事件让用户转向了超级猩猩、乐刻等新型健身房。疫情的出现,线上直播课培养了用户在家健身的习惯,随之而来的,家庭健身场景成为被市场和资本追捧的赛道。

AI和硬件相结合的健身方式在欧美市场拥有大量的拥簇者。除了动感单车Peloton,家庭智能健身魔镜Mirror早已风靡欧美,其关闭时,是一面普通的全身镜。打开时,镜子是配有嵌入式摄像头和扬声器的交互式镜面显示器,实时反映用户状态和健身数据,还能在线上与健身教练完成直播课程。有了这面镜子,用户可随时在家健身。

Mirror创始人Brynn Putnam和健身副总裁Kailee Combs曾是舞者,他们花了多年时间站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的身体,试图达到完美的技巧和线条。Kailee Combs 曾说:“除了在家里安装高科技的互联网镜子很酷以外,镜子还可以作为一种教学工具,帮助人们学习正确的锻炼方式。你不必查看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电脑屏幕来检查你的训练计划,只需照照镜子就可以了。”

一时间,健身魔镜成为国内外各大厂商和资本追捧的赛道。

跑步机生产商亿健推出的亿健魔镜,咕咚推出健身镜FITMORE,智能健身品牌myShape去年9月推出了旗下首款智能健身镜,并与器械公司乔山合作推出健身镜产品;团课健身房Justin&Julie Fitness在去年11月推出了旗下健身镜品牌,名称与lululemon收购的家用健身公司相同,也叫Mirror,产品售价仅为后者的三分之一;乐刻也在今年5月发布了健身镜LITTA MIRROR, 售价2499元。

而作为国内第一个融到资的健身镜新品牌FITURE,其首款魔镜7800元的售价同样价格不菲。在天猫上,FITURE的这款健身镜200多件的月销量并不理想。随之而来的,还有关于“健身魔镜是不是智商税”的争议。

为此,DoNews(ID:ilovedonews)实地探访了位于北京国贸FITURE体验店。工作日的下午,店内顾客并不多,体验顾问正带着前来咨询的顾客体验健身魔镜运动。

站在镜子面前,需要扫码先进入FITURE体验的小程序,可以看到包括Hit训练、瑜伽、普拉提、搏击操、Barre、力量、拉伸等多种训练课程。每一个录播的课程中有教练动作示范以及AI会捕捉纠正用户的动作。用户可以清晰看到自己和教练的动作区别,适用于有一定训练基础的用户。同时也是不爱出门,想运动但又不想去健身房的“社恐”人群的选择。

店内的健身体验顾问介绍 ,对于有健身习惯的用户来说,健身镜是健身人群一个健身房之外的良好补充。适用于在太早或者太晚不方便去健身房时使用。同时,相比于Mirror,FITURE中的课程设计也更适合国内人群。

用户付费意愿仍需培养

晓雨是一个习惯于在健身房使用器械锻炼的用户,健身房离家只要步行5分钟,但最近,健身房老板突然跑路了。虽然乐刻与超级猩猩的课也不错,但位置离家有些远,从距离和时间上不太能满足她的健身需求。

她开始在Keep上购买相关课程,也对比了健身魔镜的课程。通过观察与体验发现,对于租房者来说,从家里的运动空间以及性价比看,去健身房要比用健身镜的体验感更好。如果选择的话,她更倾向使用Keep的课程。

Keep签约健身网红帕梅拉,同时也在线上直播课、课程投屏功能中不断优化使用体验。硬件方面,推出了智能单车与动感单车。为跑步机设计了MIIT和HIIT燃脂课,课程配有语音指导,就像一个教练在鼓励、支持、陪伴、指导用户跑步。智能动感单车提供FTP骑行能力测评,测量用户的运动能力边界,并根据个人测试结果智能匹配课程强度,实现定制课程。

更多中国人开始线上健身了,但为线上健身产品付费的意愿仍亟待培养。作为模仿国外的产品,FITURE提出了一个理想化的理念,在国内的市场却不容乐观。

据精练GymSquare发布的《2020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中国的Keep用户、健身环游戏爱好者、帕梅拉粉丝等,每月愿意在线上健身花费的消费金额,普遍在11-50元的区间内,人数占比为37.1%。其次愿意花费51-100元的用户,占比为20.92%。

除此以外,愿意每月花费150元以上,占比达16.25%,分别位列人数排名第二、第三位。最后是占比最少的是少于10元,及101-150元的线上健身用户,分别为6.9%及7.4%。

从传统健身房的价格看,每年的会员费(不包括一对一私教课),一年的费用也在3000-6000不等。如果会员有请私教的需求,按20节起的数量看,一年也要一万到两万。FITURE健身镜目前分为4200的旗舰版与7800的尊享版,区别在于旗舰版会送三个月的会员,尊享版送一年会员,同时镜子在分辨率上会有一些区别。

有用户评价FITURE,镜子最大的缺点是高昂的预付费用,它的前期成本很高,其会员费到期之后,每年还要续费1000余元的会员费,如果一个人用,性价比较低。

课州求健学院导师组督导、华东师范大学、运动人体科专业博士程宇明从事健身行业十多年,他告诉DoNews,“线上授课对于教练传递知和技能的能力要求更高,相比于一对一,怎么用恰当的方式让受会员接受教练的信息更有难度。教练在授课的过程中,课时与授课计划需要具有一定思路性的,需要对会员的运动目标有一定引导。更多从思路启发会员如何练,这样才能让线上课程更好地发挥价值。”

另外,其他新型健身房的团操课更加多元化,训练气氛浓厚,在友好的付费模式和年轻用户健身习惯下,更深得人心。面对多面“夹击”的国内市场,FITURE健身镜处境尴尬。

一些体验过镜子的健身者表示,尽管镜子几乎提供了健身者所需的所有东西,但是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一个活生生的教练和一堂活生生的课。

对此,程宇明认为,“健身镜的最主要优点是方便,相比于去健身房请一对一私教性价比高,与现代科技结合也许对用户有一定吸引力。

但从有过私教经验的教练角度看,有的会员在有教练一旁指导的情况下,某些动作也不一定能领悟。与一对一私教相比,使用健身镜的过程中,教练与会员难以针对性交流,同时对于会员的自律性和健身基础要求相对会高一些。”

市场需求尴尬

吴昊是一个有着撸铁习惯的健身用户,对他而言,健身房的重量器械或者跑步机上的爬坡走和燃脂跑才能让他感受到健身的快感。对于Keep或者健身镜这类居家健身场景他并不感冒。

“疫情期间的确买过一些简单的哑铃、壶铃等器材,但在家练终究是不过瘾,健身房开放后还是重回健身房撸铁了。”吴昊告诉DoNews。

程宇明认为:“自己会训练的人不需要一个镜子去指导自己,从某种程度上,中国人健身小白比较多,健身镜的市场潜力比较大。很多年轻人和老年人以及有消费能力的人,他们的健身文化和健身储备是断层的,健身镜在这个过度阶段有一定市场价值。”

对于FITURE取代健身教练的说法,程宇明认为不太现实。“商业的噱头加上一定的市场,发展问题不大,但未来会不会有一些白菜价的竞争也不好说 。”

在体验顾问讲解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购买FITURE的用户中,用于家庭健身场景的居多,买回去之后,家里孩子与父母一起使用,花一份钱,全家一起用的性价比也相对更高。

张远生曾在采访中表示:“之前我们将核心消费人群定位在一二线城市中高产家庭的白领,但是在产品上市的第一周发现,在西藏、青海等地也有不少用户购买。对此我们分析,相较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更多、闲暇时间更多、住房条件也更优,与此同时当地却缺乏优质健身条件,因此在这些地方存在比较大的需求。”

关于要不要买健身镜,《量化健身》的作者陈柏龄总结道,对于收入相对较高,不差钱,对生活品质有一定追求的人来说,家庭面积大于80平方,且有超过5平米空间可以用于放置镜子运动的情况下,如果想买一个家庭健身产品,但还不知道买跑步机、单车还是划船机好的,那么可以考虑FITURE这款产品。如果不满足以上条件,陈柏龄仍然建议去健身房运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