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风云变幻,搜狐穿越周期靠的是“稳”

科技产业风云变幻,搜狐穿越周期靠的是“稳”
2022年06月03日 21:59 互联网阿超

在内外部多重因素下,科技产业正经历“至暗时刻”。中国科技企业该走怎样的路?在前几十年的互联网“快时代”,增长被科技企业放在首位,因为科技行业容易出现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似乎企业不能成为行业第一就只能被淘汰。到了今天人们才发现,科技行业不是只有“第一”和“淘汰”,企业经营不是短跑更像是一场马拉松,跑下去比拿第一更重要。

科技产业“快时代”,企业经营要“扩张优先”

纵观互联网行业短暂的几十年历史,可以用一个关键词形容,那就是:快。

互联网大发展的几十年,整个科技产业跑得很快甚至很着急。本世纪初,我国加入WTO,经济直接进入快车道,几乎同期互联网在中国落地生根,快速渗透,从信息开始,逐步延伸到社交、娱乐、电商等领域,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整个世界,都以极快的节奏在变化,尤其是科技。互联网先后经历了三大门户、本世纪初泡沫破裂、BAT三座大山、WEB2.0诸多阶段,当人们还在适应互联网生活节奏的时候,iPhone掀起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又滚滚而来,让人猝不及防。2009年3G牌照发放国产智能手机大量出现,2012年小米、微信等移动互联网标志性新物种诞生,接着,LBS、移动支付、共享经济、互联网+、VR/AR、AI、区块链、产业互联网、5G,一波波浪潮纷至沓来。

快速发展的科技和经济大幅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而伴随着产业趋势和产品技术推陈出新,行业格局也在快速地发生着变化。昔日互联网行业最具话语权的三大门户今天已不再是巨头;才有十年光景的BAT三巨头中的B已被字节跳动取代;诺基亚、摩托罗拉、金立、锤子、乐视、暴风……许多科技企业因为种种原因已在历史中沉沦甚至消失。

科技企业们一度都十分焦虑,似乎只要慢一拍就会被时代淘汰,于是很多科技企业在经营上将“增长”放在第一位,即便业绩增长以组织结构臃肿、牺牲用户体验、引发社会抵触等为代价。

也有企业本分务实,稳健经营,比如鼻祖级互联网企业搜狐就是其中代表——虽然不是跑得最快的选手,却一路坚持到了今天,在互联网主要阶段都未曾缺席,即便到今天也依然未躺平,在同行们焦虑不堪时反倒呈现出一种“闲庭信步”的姿态。当社会意识到资本不能快速无序扩张后,搜狐这种“跑下去比拿第一更重要”的马拉松式企业经营理念,正在被更多企业接纳。

企业穿越周期,跑下去比拿第一更重要

成立于1998年的搜狐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公司,它跟网易、新浪一起开创了中文互联网时代,在后来的BAT大佬面前,它们曾是难以逾越“三座大山”。

张朝阳被称为“中文互联网教父”:清华高材生,毕业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199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继续博士后研究,后归国创业,2000年率领搜狐上市。跟一众大佬不同,张朝阳本人更加追随个人内心,跑步、登山、游泳、患抑郁症、探索哲学,高峰时期忽然隐退,后又复出。

在这一过程,作为头部网络媒体平台,搜狐既是科技产业的弄潮儿,也一直都是记录者、观察者和见证者。从本世纪初引领门户时代,到2008年赞助北京奥运会登上巅峰,再到参与微博大战、搜索大战、长视频大战、信息流大战、短视频直播大战,关键时刻搜狐都不曾缺席,搜狐也一直在创造实实在在的社会价值。

看过世界的张朝阳对企业经营有自己的思考。科技产业从来不缺风口,在遍地都是机遇的时代,很多企业都犯了“贪多嚼不烂”的错误,追逐风口,疲于奔命,迷失了自己。搜狐不同,崇尚稳健经营的它坚持自己的路,不在乎外界评价,不刻意追求风口,不在乎短期得失,最终“守正出奇”。24年来搜狐或许不是最出众的,它却从来没有躺平,当你以为它掉队时就会发现,它却稳步走来,不疾不徐,虽然步履蹒跚却从不停步。

在2018年乌镇的那场一年一度的行业盛会上,记者问张朝阳:“新零售、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机会一个个涌现出来,你们都不焦虑吗?这么多机会。”张朝阳回答:“走出焦虑,人会变得皮实,你要恐高,使劲在悬崖上站着就不恐高了,焦虑完了就不焦虑了,这是基本的心理学道理。”

张朝阳不焦虑,搜狐,不着急,这么多年都坚持一个字:稳。搜狐经营企业的心态不是短跑决胜负,而是马拉松跑自己的路。马拉松是张朝阳热爱的运动之一,搜狐新闻马拉松已成为其经典内容IP,科技产业的竞争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搜狐的经营体现出了一种“马拉松精神”。

村上春树在哈佛大学附近跑步时,经常被哈佛大学的学生从后面超过,他在《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写道:“与之相比,我对败绩早已习以为常。这绝非自夸。人世间令我徒叹无奈的事情多如牛毛, 使尽吃奶的力气都无法战胜的对手也不计其数。所以,即使被她们从背后赶上超过,也不会萌生出懊恼之情来。她们自有其步调,自有其时间性。我则有我的步调,我的时间性。这两者本是迥然相异的东西,我与她们相异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村上春树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陪跑者,只看拿奖与否他无疑是失败者,然而这不妨碍他创作多部经典传世杰作,更不影响他被世人认可。跟村上春树的“陪跑”一样,搜狐近年来已不再是行业主角,但却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创造社会价值,持续参与、推动和记录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做好行业的“陪跑者”,企业也实现了健康稳健的发展。搜狐有搜狐的步调,这种淡然自处、怡然自得、安然向前的生存之道,或许也是企业在后疫情时代可以选择的一条路。

互联网行业慢下来了。因为人口红利消失等缘故,市场增长已经放缓,2020年新冠疫情再度拖慢了行业发展速度。当潮水退去时,搜狐已不再是行业主角,不过不在舞台中央不等于不在台上,搜狐从来没有躺平,相反,它选择了一条更加适合自己的路:回归媒体本身、深耕内容生态,从掌门人的时间分配也可以看到这一点。

跟张朝阳同时期的许多企业家如马云已退休,张一鸣、黄峥等比其更年轻的互联网创业家们则已退居二线。张朝阳,却一直坚持奋战在业务一线,特别是搜狐最核心的内容业务中。2022年张朝阳物理直播课出圈,他的一些“实诚”言论受到公众高度关注,之前他已坚持英语直播课多年。在2022年搜狐科技峰会上张朝阳说:“大众对科学前沿的进展,以及基础科学知识的兴趣正在兴起,对于21世纪的人类,我们认为基础科学知识应该是一种通识。”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他要做物理直播课。

张朝阳亲自参与的内容只是搜狐正在深耕的内容生态的一部分。倡导疫情后健康生活的“搜狐新闻马拉松”,探索高海拔直播创新、传递攀登精神的“爬雪山”,关怀大城市中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成长心路的“送一百个女孩回家”,让经典与先锋都应看见的“搜狐时尚盛典”,引导年轻人追求更好自己的“狐友国民校草/校花大赛”……很多内容IP搜狐都已坚持多年,这些可圈可点的内容展现出搜狐的媒体基因,以及植根于血液的内容能力。搜狐做内容一直坚持做对社会有正向价值的内容,关注每一个个体的生活现状,探讨科技等世界的未来,分享健康的生活方式,传播攀登等正向的精神,一直关注真、善、美,“内容向善”。

搜狐自称有五朵金花: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搜狐网、搜狐视频、狐友,基本都跟内容密切相关。在每一个领域搜狐或许都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快的,但却一直都是最稳的,比如搜狐视频当年是跟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们并列的长视频平台,因为长视频烧钱,搜狐前些年主动决定不再烧钱内卷,而是调整经营模式,走小而美路线,主打一两千万一部剧的小成本制作模式,在确保有不错内容的同时避免长期规模亏损,这让搜狐的财务结构大幅改善。从今天奈飞、爱奇艺和优酷们的境遇来看,搜狐视频的思路或许也算是一种“逃顶”,因为烧钱模式很难一直持续,就像世界没有永动机一样,搜狐视频的抉择反映出其“稳健经营”的思维。

搜狐视频今天依然在经营中,虽然不是头部长视频平台,却也有自己的内容、用户和模式,这种“我有我精彩,我有我步调”的马拉松精神贯穿在搜狐的所有业务中,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营理念,搜狐到今天依然在舞台中活跃着,而舞台中心曾经的一些主角却早已销声匿迹。

科技浪潮继续奔涌,企业如何适应“慢时代”?

如今,中概股股价在内外压力下正处在历史低谷,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在进行业务收缩,机构裁撤,人员精简,这既跟大环境的客观影响有关,一定程度也是在弥补前些年快速过度扩张的错误,反倒是搜狐没有曝出裁员消息,成了主流互联网企业中的另类。

科技企业今天日子都很艰难,不过主流玩家们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在危机中寻求发展机遇。

阿里市值缩水七折,股价回到8年前。最近阿里董事局主席张勇在一次活动上说:“市场如何变,我们还是我们。市场好的时候不要忘乎所以,市场不好也不要妄自菲薄。阿里对未来的信心,对社会的价值并没有因为资本市场潮起潮落而改变。”

腾讯前几天发布《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报告》,马化腾在其中表示:“当下,腾讯正面临着挑战与发展并存的新阶段。一方面,收入与利润的增速放缓;另一方面,我们也认为可借此换档,去创造更高质量的发展。”5月18日,腾讯发布2022年Q1财报,营收增长停滞,净利润同比下降23%,堪称史上最惨淡的一个季度。

阿里和腾讯在撞到天花板后,依然雄心勃勃,在危中求机,谋求更大的发展,给人一种“任他风云变幻,我自岿然不动”的感觉。

如果我们不考虑市场局部环境,细看科技产业本身依然会发现浪潮持续在奔涌。在5月17日举办的“2022搜狐科技峰会”上,大会嘉宾分享了5G、AI、自动驾驶等技术的最新发展,从峰会来看科技产业依然处在“日新月异”的技术大变革时代,就像张朝阳所说的:“科技领域的进步更是持续而令人惊叹的。通信已经进入了5G时代,可以期待6G的到来。”

有人因为危机忧心忡忡,有人则因为机遇蠢蠢欲动。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2022搜狐科技峰会”上的主题演讲中表示,当今数字经济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从“两化融合”,到“数字中国”,我国发展数字经济成效明显,潜力巨大,其“建议要合力发展集成电路制造(IDM),要补链强链,要积极有序,并且可适度超前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不能只靠国家,也不能只靠BAT和三大运营商,要延伸到企业、行业。”

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亚勤在大会上则表示,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这离不开人工智能技术对各个产业的赋能。人工智能给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越来越深远,从专业领域扩散到了大众化领域,从工业领域进入智能家居应用,正在深刻影响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乃至整个社会的变革。

尽管“2022搜狐科技峰会”上的嘉宾们讨论的话题各有不同,但都让人感受到科技产业的浪潮澎湃。科技创新不只是没有停滞,相反在AI、5G、区块链、芯片等技术驱动下,更多创新应用技术正在涌现,如2022年兴起的元宇宙,正在落地的智能驾驶,全面普及的智能家居……当前影响科技产业的一些不利因素也正在消除,数字经济走上健康有序发展的正轨后只会进一步加速。

用狄更斯《双城记》的名句来描述当下的科技产业可谓是恰如其分:“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在黑天鹅满天飞的时代,科技产业已换挡到“慢时代”,科技企业都在思考生存发展之道。不论是像巨头们谋求扩张优先,还是像搜狐们一样稳健经营,科技产业的故事都还在继续。没有什么路线是绝对正确的,就像村上春树所说的“我有我的步调,我的时间性”,企业经营不是短跑,拉长时间来看,跑下去一定比做第一重要得多。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