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能玩转元宇宙吗?

映客能玩转元宇宙吗?
2022年06月16日 15:57 互联网阿超

不知不觉,“元宇宙”、“web3”已成为互联网近两年最热门的词汇,无论是大厂还是小玩家,都想借着这个新概念的东风,为自己押注下个风口,大家一哄而上,其中有真正做产品的,也有蹭概念的。

加入这场元宇宙战事的还有映客。近日,映客高调宣布,正式开启元宇宙业务布局,为此,改名“映宇宙”,换了slogan“见未来”,英文名也更为“inkeverse ”。

“改革”伴随的争议不少,这不仅仅来自是外界的,首先在映客内部,员工和管理层中就有不少争议和抗拒,毕竟映宇宙这个名字多少有点简单粗暴了。

不过,映宇宙集团董事长奉佑生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企业对于未来眼光的判断和决心,品牌变化代表了企业发展的思路和方向。“我们基于对元宇宙的判断,去坚定地做选择,不用去害怕未来有可能失败,害怕的反而是没有去做选择”,奉佑生表示。

对于映客来说,大刀阔斧的改革是必要的。多年来,外界一直把映客和直播进行强关联,似乎映客就等于直播,但其实在这之外,映客早已转型互动社交,并开发了20余款社交产品,他们想要外界有个全新的认知。二是,新的品牌名可以给业务方向和战略布局做指引,而元宇宙,无疑是映客接下来要攻克的重点。三是,全球化也将是映客接下来重要的业务方向,inkeverse全新的英文名会在海外市场亮相。

站在通往下一代信息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十字路口,映客需要做这样有胆识的决策,也需要有这样能够拍板的人坚定地站出来,为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做指引。

花旗撰写的一份报告显示,元宇宙仍处于初级阶段,但其相关的经济规模可能高达13万亿美元。

但思变求生,还得有点硬本事。

元宇宙的种子

从行业发展来看,布局元宇宙业务的不在少数,有行业人士分析,从国内来看,做元宇宙的公司主要有几个类别:

第一类,是纯技术公司,从可穿戴的设备、显示设备到云端的服务器构架入手去承载虚拟社交的环境,主要是做基建,他们做元宇宙更多是以技术为核心。

第二类,还有很多投机分子,他们有很多以前的线上互联网的社区概念,在炒作自己的数字产品。

第三类,是真真正正的从社区做起来的企业,再想进军元宇宙,他们原本所做的社区就是把线下的人,通过互联网平台、手机移动客户端进行连接,他们希望在元宇宙环境中,每一个人都能在虚拟世界中呈现出一个自己的数字身份,并且把生活工作完全都放在线上的虚拟世界里面,在原有的社交基础上再做升级。

大多数的平台都是前两种。

映客的元宇宙布局是少数的、在社交平台为基础的情况下,进行的新升级。根据映宇宙介绍,其想要打造的是一个社交元宇宙,每一个小的社交产品,都是诞生于这个宇宙中小星球,通过矩阵式产品布局满足细分领域、细分人群的社交需求。

其实,在web2.0时代,映客有已有不少社交产品,兴趣社交“积目”、下沉市场视频相亲“对缘”、针对新城市青年的“超级喜欢”,还有此次发布会中亮相的情侣星球App、全景K歌功能等。原有的社交产品为映客布局社交元宇宙奠定了基础,不过,奉佑生也提到,“原来的产品是基于web2.0设计,(元宇宙)新的产品,对于人性的理解和人性的需求点等是相同的,但需要用新的元宇宙产品理念重塑产品结构和产品形态,甚至包括社交和互动的模式,这都是不一样的。”

虽然外界对映客的印象还停留在直播,但映客早已是社交赛道的老玩家了。奉佑生在2019年的一个采访里就有说过,想要做的社交是打通线下和线下,包括2020年映客提出的全场景战略,也是他当时所设想的社交场景的进一步战略落实,这才有了之后的“超级喜欢”—— 这个线下线上融合的典型案例。从某种程度来看,元宇宙也是虚拟和现实的融合打通,确实和映客的全场景战略有些不谋而合。

过去的每一步探索,都是为接下来的发展奠定基础。

不过,映宇宙虽然推开了元宇宙的一扇门,但想要等到元宇宙大规模爆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元宇宙的新时代很可能要到了,但映客会是胜利者吗,它又有哪些筹码?

映客的打法

布局元宇宙,各家有各家的切入点和玩法,像Facebook一样,想打造一个通用型的META平台的不在少数。但奉佑生并不这么认为,他讲到,“未来不像2.0时代一样有几个巨大的平台,可能有一两个,但其实这些大的平台远远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每个人都是这样,不需要在大千世界里面去追求存在感,只要在一个小世界里面找到存在感和地位”。

据中信建设证券发布的社交行业报告显示,虽然聊天需求和熟人通讯仍然是社交软件使用的主要驱动力,但是分享生活和观点、认识志趣相投的朋友等占比也达到 40%左右,陌生社交具备较大的需求空间。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接触互联网更多,兴趣爱好甚至生活广泛地铺开在互联网中,细分而且零碎,不同的游戏,不同的番剧,不同的穿搭……这就需要更细分的产品来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

积目商业化负责人找找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积目就像一个餐馆,可能会来来往往各种人。比如说我喜欢吃川菜,我想吃川菜的时候来到你这个馆子,你的食材特别好,你做的口味特别好,我下次再想吃川菜的时候一定会回来。”

不过,想要通过产品矩阵去打开市场,这需要对垂类人群需求有着精准的洞察,同时也需要快速的迭代速度和创新能力。

对于映客的竞争力,奉佑生提到几点。首先,从商业逻辑看,映客的基因以及做的产品都是围绕着人类对精神追求的消费商业逻辑去思考的。这背后就需要它对每一个社交型产品以及每个垂类人群下的需求做精准分析。目前映客做了很多产品矩阵,可能有些外界还不了解,用户规模也没有特别大,但都有非常精准的社交性人群。

“我们希望在小的社区里,人可以产生强连接、强互动、强留存和好的商业逻辑闭环,这就需要我们的团队对垂类人群的运营和需求抓得非常精准”,奉佑生表示。

其次,商业闭环的逻辑。通过从做产品到把需求找出来、到去购买流量、运营和传播,再到商业变现,整个闭环要完美的打通。这也是映客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烧过钱的原因。奉佑生更希望公司发展符合商业底层逻辑——有好的现金流、利润支撑公司持续发展。

再者,唯快不破。很多时候大家比拼的是互联网速度,只有更快,才可能获得更多机会。据奉佑生介绍,映客团队在发现一个机会的时候,最快能以7天的时间把产品开发出来,然后上线、去测试细分领域的垂直市场,不断通过闭环模式去验证产品逻辑是否成立。

或许,产品矩阵也是一个巨大的产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真正的竞争在将来

扎克伯格在描述未来元宇宙的样子时这样说道。但想要实现这样的场景,背后需要顶级的硬件设备和随时随地都能高速上行和下载的带宽网络支持。

不得不承认的是,元宇宙行业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真的爆发性阶段还在将来,这也是为什么奉佑生所说,要以10年、20年、甚至30年的周期去看元宇宙的发展。从整个行业来看,目前元宇宙的产品体验都还很初级。

现在的状态可能和2000年左右拨号上网的年代类似,但如果把时间倒推到2000年,可能很多人也想象不到今天的发展,更想不到经过20年的颠覆,诞生了BAT、Facebook、亚马逊等大公司。

回头看映宇宙,品牌升级发布会上亮相了不少全新产品,直播App中的全景K歌、情侣星球,还有一款在研发中的面向欧美地区Z世代用户的3D虚拟形象社交产品the place。很多产品还是1.0版本,不可避免的还要接受很多来自用户和社会批评的声音。不过可窥见的是,映宇宙对于元宇宙业务以及沉浸式社交产品打造和迭代已经有了布局和规划。

从行业发展来看,短时间内元宇宙的比拼和竞争的要点不在技术,或者说,技术的基础设施并不算元宇宙真正的基础设施,目前国内外的公司都没有搭建起来,元宇宙真正的大规模发展,必须等到顶级硬件终端的发布才会对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目前,映客做的是应用层面的创新。

从产品上来看,映宇宙的产品都还很小,小到不能够去颠覆什么。未来,它们又存在什么机会,现在也还很难能够一眼看穿。“但在这个大的市场里,要先去摸索看,这个时间节点刚刚好。有信仰者会先人先行踏入一步,没有信仰的岸边观望,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不断的去尝试新的东西”,奉佑生表示。

元宇宙是伪需求吗?可能现在大家都给不出“是”或“否”的答案。就像之前我们还在用功能机打电话的时候,可能也无法想到未来还有智能机——这个可以几乎搞定一切的物件。元宇宙的发展也会沿着这样的路径,现在它的需求能否普及全球几十亿用户还不确定,但就像互联网发展初期一样,从小部分人开始辐射,然后逐步开始全覆盖。元宇宙发展亦是如此,需要从行业的小部分创业者开始,逐渐去影响全产业链条。

奉佑生讲到,映客一直以来的定位都是一家创业公司,以创业公司的思维做产品:0—1阶段怎么做、投入的资源是多少、怎么验证这个市场。目前映客对元宇宙也是一种创业的心态去布局。

总结

时代奔涌向前,商业的演进从未停歇。

2015年,映客直播上线,他们相信移动直播是一项革命技术、能颠覆传统视听体验。团队连续奋斗15天开发出了直播产品雏形,并不断迭代和创新,引发了“千播大战”,创造了全民直播的热潮。

七年后,映客已完成彻底蜕变,并升级了新愿景——打造最具影响力的全场景新社交平台。一直以来,映客始终在融合新技术,尝试新赛道。

如今的元宇宙布局,又拉开了映客新的序幕。

映客一直像一位探险家一样,从未停止探寻新商业、新产品的脚步,以创新寻求突破,通过创新去告诉世界,这是时代的映客。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