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Musical.ly收购案交易各方心态

再谈Musical.ly收购案交易各方心态
2020年04月08日 10:19 潘乱

张一鸣和宿华,还有点刘邦项羽争取齐王韩信的味道。

去年6月我写了篇《宿华run产品,一鸣run公司》,在传播语境里最被人记住的就是把张一鸣那句“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带到人前,后续所有媒体论述引用都是基于文章里的那张截图。

文章里还提到Musical.ly收购案的一些交易细节。

字节跳动和快手

回到17年下半年,字节跳动和快手都在竞购musical.ly。

这时musical.ly的天使投资人傅盛开始利用他的一票否决权坐地起价搞捆绑销售,想要收购musical.ly就必须要将猎豹旗下另外两款海外产品News Republic和Live.me 给买了。

结果是宿华给傅盛打了通电话质问说你怎么能这么流氓,张一鸣就把这个哑巴亏吃下。最后字节跳动为买musical.ly,还多花了8660万美元买下News Republic,并给Live.me投了5000万美元。

所以后续所有头条和猎豹达成资本合作的PR稿都是猎豹单方面放出的,字节跳动在所有传播里从来都不提猎豹。

而傅盛在做完交易之后就开始疯狂做公司和个人PR,“投资的Musical.ly同意卖给今日头条的时候,自己一算这笔投资赚的钱,比猎豹移动上市后的利润还要多,早知道就一直跟着张颖做投资啦。”

Musical.ly被字节跳动收购,对头条和快手的影响是:

当Musical.ly被收购变成字节跳动一部分,并且抖音快速增长的时候,让快手的节奏开始变得没有章法,宿华开始花很多精力尝试海外市场,在国外各种找机会,在越南、俄罗斯、巴西市场团队上各投了几千万,结果的确在多个市场冲到过榜首第一,但明显后劲不足。

宿华在拓展海外市场这块花了很多精力,而字节跳动则是在做海外时更增加了公司信心。

Musical.ly 和抖音

当事人回看,Musical.ly 在被收购前的 2016 年,主要做错了两件事:回国太晚,算法太弱。

Musical.ly在被字节跳动收购以后,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接头条的分布式机器学习平台,快速复制推荐算法之后产品核心指标暴涨。

这说明做成一款音乐短视频的关键在于:

1.比别人先想到并认同音乐短视频这个idea  

2.一定的产品、交互设计能力,能够把这个产品的原型打磨出来  

3.高效的推荐算法  

4.商业化团队+user growth

3 和 4 是提高ROI的关键要素。Musical.ly只是做好了 1 和2,就在欧美成为了现象级产品。而字节跳动加入了 3 和4 ,所以可以通过高ROI,跑出用流量变现,接着进一步采买流量的打法。

现在字节跳动中国CEO,当时抖音的负责人张楠曾在混沌大学一次分享里提到了抖音的4个关键词:全屏高清、音乐、特效滤镜、个性化推荐。

其中除了个性化推荐,前面三个关键词的师承都是来自Musical.ly。跟抖音快手相比,Musical.ly发展中最缺的也是个性化推荐能力。

其实17年字节跳动和快手在与Musically谈并购合作的时候,两家都给了算法能力支持的承诺,但那阶段字节跳动的资金能力更雄厚一些直接提出收购,快手当时商业化造血能力还没完全验证,账上现金也不够,给出的方案是我先投资支持你独立发展。

那阶段 Musical.ly 的全球DAU大概是在1700万左右,增长已经停滞了好一段时间,创始人觉得自己没有算法能力会错失时间窗口,在这两个offer之间选择了更直接的字节跳动。

其实一开始可能Musical.ly 与快手合作的机会更大一些,因为抖音最初是抄袭了Musical.ly ,且Musical.ly 与快手互补性更强。但一方面是Musical.ly 判断自己独立做起算法来比较难,也没特别强的意愿自己独立去做。再加上傅盛的强买强卖行为,张一鸣消化的更好。

后来我与Musical.ly 在职的同学聊,他回忆说Musical.ly 当时的确没有做推荐,只是在做push和feed排序,到10月11月份想做推荐,做着做着就被收购了。

当时他们在做Musical.ly 的中国版muse,我问当时与抖音的竞争情况是怎样的,跟抖音比差在哪里?

当时总结主要是两点:

一个是app本地化程度不够。比如还是很多很鲜艳的配色,大幅的色块,视频里面又有很多无意义的标签,诸如此类,可能美国小孩喜欢,中国人看了就很莫名其妙。 

还有当时的策略是想买一些版权来和抖音竞争,但是完全失败了。花了很多钱买了鹿晗新歌《零界点(On fire)》的MV版权,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一个有意思的巧合是,在17年的暑期,Muse和抖音都投放了湖南卫视的一档综艺,《我想和你唱》。(更王牌节目快本的暑期档被最右签了排他)

暑期过后的9月,学生开学,Muse意识到跟抖音的差距追不上了。

现在今日头条的CEO朱文佳,当时是在抖音负责推荐算法,他在一次内部分享里面提到为什么抖音会比muse发展更快。

一是上了个音频模板复用的功能,用户拍视频的原音可以被另外一个用户了。二是大学生开学了。原音复用这个功能,出来很多段子小品,让抖音顺利完成从潮人炫技感觉的产品,打开更大众的用户群体。大学生开学也促进了这种转变,因为大学生也喜欢玩拍段子什么的。

腾讯Facebook

OK,还是回到Musical.ly收购案本身,其实还存在另一个腾讯与WhatsApp的故事。

在2017年秋字节收购Musical.ly的之前的14个月,即2016年8月,扎克伯格就在硅谷见过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Alex,也想买。但扎克伯格后来自己打了退堂鼓。

才有了后来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Tiktok在海外攻城略地。

如果说张一鸣和宿华想要收购Musical. ly,还有点刘邦项羽争取齐王韩信的味道。傅盛对于强买强卖的这次回忆,则是把两个短视的主体(豹、腾)展示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之前提到的这句:

“投资的Musical.ly同意卖给今日头条的时候,自己一算这笔投资赚的钱,比猎豹移动上市后的利润还要多,早知道就一直跟着张颖做投资啦。”

收购完Musical.ly,张一鸣为字节跳动补齐了在内容赛道的最后一块拼图。

就搅动行业格局而言,Musical.ly收购案,可能算是移动互联网(2C消费领域)最后一次大并购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