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净利下滑,垄断争议中盈利增长承压

腾讯音乐净利下滑,垄断争议中盈利增长承压
2019年08月18日 18:06 商学院杂志

通过大量独家版权合作建立起的版权壁垒在拉高内容成本,同时,为维持社交娱乐服务的用户活跃度,激励补贴的输血还很难停止。

文:陈茜

ID:BMR2004

这个夏天,乐队的综艺秀结束了。舞台之外,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战争却依旧。

作为《乐队的夏天》的官方互动音乐平台,QQ音乐将乐队们现场表演炸裂的音乐收归囊中。此前,QQ音乐还网罗了《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等音乐版权。随着节目成为爆款,QQ音乐看似成为赢家。

可以看到,此次大放光彩的年轻乐队Click15走红前的歌曲,在QQ音乐上却没有,只能在网易云上听到。同时,刺猬乐队将经纪公司从摩登天空换到赤瞳音乐后,创作的歌曲也只能在网易云上听。

瞄准热门综艺的音乐版权是一项高成本,低风险的投入。能否在早期以较低成本,挖掘并推动更多潜力原创音乐人“出圈”,是更具长远性的投入。

其实,腾讯音乐也在打造原创音乐人平台,据公开数据,腾讯音乐人累计已上传歌曲近40万首,在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总播放量超1000亿。不过,对于平台来说,能否抓住头部资源,让长尾部分的音乐人同时受益,赢得信赖更为重要。

对于整合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腾讯音乐来说,目前是国内拥有存量音乐版权最多的在线音乐平台。

据腾讯音乐2018 年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年中,腾讯音乐共计拥有200多家唱片公司的超过 2000万首歌曲版权。而坐拥环球音乐、华纳音乐和索尼音乐世界三大音乐唱片公司的中国区数字音乐分销权,是其重要版权池。

此前,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版权之争僵持不下,在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斡旋下,双方达成版权合作,相互授权旗下所有音乐作品总数量的99%以上。但是,就是这没有转授的1%的核心歌曲版权,是华语乐坛中常青歌曲,也是腾讯音乐的最大护城河。

不过,腾讯音乐依靠存量版权优势,并通过转授获利的方式,也在经受各方挑战。

涉嫌垄断被查,收购环球音乐正洽谈?

本周,有国内媒体援引称,根据Mlex markets insight报道,腾讯音乐集团正在遭受来自中国监管部门的反垄断调查。这次调查于今年1月份展开,并向相关唱片公司和依赖腾讯独家音乐版权转授的阿里巴巴、网易、字节跳动等音乐平台发起了传唤调查。

据了解,8月15日,推特用户“UMG Follower”曝出一张来自法律咨询机构Mlex market insight的报告截图显示,环球音乐集团正在配合参与中国监管部门针对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监管调查。环球音乐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拥有包括Taylor Swift、Lady Gaga在内的歌手音乐作品版权。

按照这一消息描述,腾讯音乐集团此前与索尼音乐、环球音乐和华纳音乐签署了反竞争效果的独家版权协议,以限制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竞争对手获取相关资源。

就此事《商学院》记者联系了腾讯音乐品牌公关,对方表示不予置评。

而就在此前的8月6日,法国维旺迪官方承认腾讯控股正在洽购维旺迪子公司环球音乐(UMG)10%的股权。

通过一次性收购的方式是解决每次版权临近到期,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哄抬价格问题的方式,避免独家代理权遗落他人之手。

在腾讯音乐上市时,除了索尼音乐、华纳音乐位列股东,环球音乐通过旗下子公司EMI也有持股。此次腾讯要收购环球音乐的部分股份将以何种方式开展,还是未知。

针对收购事宜,腾讯音乐方面此前曾表示,目前仍在讨论,还处于早期阶段,未作出最后决定。

面对反垄断调查存在的风险是否会进一步推进此次收购,腾讯音乐并未做回复。

营收增长,毛利率下滑

腾讯音乐一面要应对上游内容生态上版权之争、成本高企的问题,一面还要应对下游用户端付费率持续增长难题、利润下滑问题。

8月13日,腾讯音乐(TME.N)披露了2019年第二季财报及半年报。整体来看,第二季度总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0%,至59亿元。但是,净利润同比只增长2.7%,为9.27亿元,并且较上一季度的9.87亿元下降6%,并且毛利率整体同比下降7%,从上年同期的39.9%降至32.9%。

财报分析,主要原因是内容费和收入分成费的增加,这是自2019年Q1以来毛利率连续下滑。

其中,内容费用的增长,主要是音乐版权内容市场价格上涨,同时所需要授权音乐数量也在增加。而收入分成费用的增长,反映了公司旗下社交娱乐服务的增长,以及为用户提供了在其服务上进行互动的小规模激励措施。

可见,通过大量独家版权合作建立起的版权壁垒也在拉高内容成本,同时,为维持社交娱乐服务的用户活跃度,激励补贴的输血还很难停止。

从整体营收看,依然保持增长。2019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由上年同期的13亿元增长20.2%,至15.6亿元。财报解释,该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音乐订阅服务和数字专辑销售的收入增长,但被来自其他音乐平台的转授权收入下降所抵消。

由此也可以看到,转授权模式已经出现危机。加大付费用户数量,提高付费率是未来增量所在。

2019年第二季度,来自音乐订阅服务的收入为7.98亿元,同比增长31.9%。在线音乐的付费人数同比增长33%,达到3100万人,但是付费率增长依然较为缓慢,达到4.8%,同比增长1.2%,环比增长0.5%。同时,月度ARPPU(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为8.6元,同比下降1.1%。

目前,为在线音乐付费依然处于教育用户阶段。腾讯音乐CEO彭迦信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未来,把越来越多的内容放在付费后面体验,未来1~2年之后,预计收入的增长将是一个线性增长速度。”

要继续提高付费率增长,需要提供更多独家版权内容和体验服务,这也意味着成本提高。在激烈竞争中,在实现期待中的线性增长同时保持利润增长,依然考验巨大。

贡献七成收入的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率增长难

除了主抓付费体验,并非纯粹的在线音乐平台,囊括了全民K歌、酷狗直播、酷我聚星在内的腾讯音乐,一直以来对直播收入更为依赖。

根据第二季度财报,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占比达到73.56%,而包括订阅在线和非订阅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只有26.44%。同时,社交娱乐服务收入的增速也更快,同比增长35.3%。其中,社交服务月度ARPPU为130.2元,同比增长16.5%,付费用户人数达到1110万人,同比增长33%。

但是,随着短视频平台的迅猛发展,秀场直播也不免受到冲击。

在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版块中社交娱乐服务的移动MAU(月活用户数)只同比增长4.8%,为2.39亿人。同时,付费率只有4.6%,同比增长0.4%,环比出现下降趋势,在第一季度付费率为4.8%。

在今年上半年,QQ音乐发布APP 9.0版本,优化UI体验,同时,综艺视频、音频直播和音乐视频都在其列。同时,第二季度酷狗音乐播放也添加了短视频频道。

抢夺直播赛道的在线音乐平台,需要对各个路口严防死守,不过,拼盘式的应用服务,很难应对各个赛道上的专业选手。一边听音乐,一边看PGC和UGC视频的设想,也难以让用户安下心。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首席战略官叶卓东在此次财报会上表示,社交付费用户实际上在2018年第二季度连续下降,随着利用微信在社交网络上的庞大用户基础来吸引新用户,才逐步恢复健康模式。

当微信带来的流量助力逐渐失去魔力后,腾讯音乐旗下诸如全民K 歌等应用需要找到维持持续增长的独家秘笈。

面对社交娱乐服务的移动MAU增速微涨和付费率增长难问题,是否会影响到后续付费人数持续大幅增长?在整体用户基数增长趋于饱和的当下,加入短视频等应用能否提高移动MAU?针对用户互动的激励措施能否持续发挥作用呢?

对于腾讯音乐来说,从激烈且难以休止的音乐版权之争到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增长,以及应对社交娱乐服务面对的挑战,都是一场场硬仗。

对此,《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