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移动由盈转亏 被Google下架45款应用 傅盛或临"四面楚歌"

猎豹移动由盈转亏 被Google下架45款应用 傅盛或临"四面楚歌"
2020年04月03日 15:44 商学院杂志

文:李晓光 石丹

“我们有能力战胜短期困难 未来几个季度恢复增长”,近日猎豹移动发布2019年Q4及全年财报,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猎豹移动CEO傅盛如是说。

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19财年实现总收入35.88亿元(约合5.153亿美元),同比下降28.0%,归属猎豹移动股东的净亏损为3.14亿元(约合4510万美元),而2018年净利润为11.669亿元。

尽管傅盛充满信心,但一份并不好看的财报发布之后,猎豹移动股价又应声下跌,而当天美股道琼斯指数上涨2113点创下历史最高记录,猎豹移动的股价依然表现疲弱,收盘后公司股价下跌3.32%,停留在了2.04美元。

从财报数据来看,2019年的猎豹移动不仅经历着营收下滑,更是由盈利转向亏损。截至4月1日收盘,猎豹移动报收2.09美元,跌幅2.791%,市值仅为3亿美元,距离其最高市值逾50亿美元,已经跌去了九成。

猎豹移动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本次营收下滑原因主要是公司海外移动工具业务的下滑以及PC端工具类业务相关收入的下降等。但在2019年的总营收中,公司的移动娱乐业务总收入同比上升5.9%,同时公司移动游戏业务总收入同比上升27.6%。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打造了一支强大的队伍,构建了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也成功完成了多次商业转型。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里恢复增长。”猎豹移动方面表示。

由盈转亏

成立于2010年的猎豹移动,又交出了一份堪称糟糕的答卷。

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猎豹移动总营收35.88亿元,较上年度减少28%;净亏损3.14亿元,而2018年猎豹移动的净利润则为11.669亿元。

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猎豹移动的营收来自于移动娱乐业务、工具应用、AI业务。

其中,移动娱乐业务是猎豹移动最大的营收来源,在2019年营收18.72亿元,较上年度增长5.2%,主要是受休闲手机游戏《砖块消消消》增长的推动。

而手机游戏收入增长至11.73亿元,涨幅26.8%。目前包括《钢琴块2》、《滚动的天空》、《跳舞的线》以及《砖块消消消》在内的多款旗舰超级休闲游戏已取得了国内游戏版号。

但移动娱乐业务环比呈下降态势,且在2019年第四季度总收入2.85亿元,同比下降12.6%。猎豹移动表示,主要是由于缺乏新的热门游戏和我们现有的超休闲游戏市场饱和。

工具应用是猎豹移动的传统业务,在2019年实现营收15.73亿元,同比减少49.6%,主要原因是海外市场的移动工具应用营收下降、国内市场的移动工具应用营收下降,以及个人电脑相关营收下降。

在2019年四季报发现,猎豹移动工具业务业绩下滑的表现更为严峻。据财报显示,猎豹移动四季度的工具类营收为2.986亿,同比下降61.9%。

而其布局最晚的AI业务则是2019年猎豹移动增长最快的业务,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AI业务实现总营收为1.43亿元,同比增长达到72%。

根据猎豹移动方面向记者透露,目前猎豹移动携手猎户星空打造的智能服务机器人服务人次已超1.5亿,日均语音交互频次超400万次,并有超8000台机器人值守超千家客户。

如果放在更长的历史周期来看,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猎豹移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65亿、49.75亿、49.82亿及35.88亿;同期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8亿、13.48亿、11.67亿及~3.14亿。

换而言之,自2016年以后,猎豹移动就开始出现营收增长放缓的迹象。其中,2017年与2018年的营业收入几乎持平,净利润小幅下滑。到了2019年,猎豹移动更是出现了营收、利润双双下滑的局面。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向《商学院》记者表示,猎豹移动现在的处境可谓是四面楚歌,尤其是在谷歌下架其APP之后,猎豹移动的颓势已经很难逆转。

遭受双重打击的海外业务

猎豹移动是最早布局海外业务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之一,自2012年开始国际化业务以来,凭借全面的产品矩阵,猎豹移动在全球拥有3亿多月活跃用户,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来自海外。

据了解,猎豹移动旗下的旗舰工具应用猎豹清理大师在全球有超过10亿用户的下载量,安卓手机桌面工具CM Launcher在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接近2亿,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一路在海外市场高歌猛进的同时,也引来在巨大的争议。应用分析公司Kochava去年底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控称,猎豹移动有7款应用利用“点击泛滥”和“点击注入”的手法,骗取了广告收益。

今年2月20日,谷歌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近600款应用程序,并禁止其开发者进入Google Play商店及其广告网络。据了解,这是谷歌大规模打击广告欺诈和“破坏性”移动广告计划的一部分。

在此次行动中受损最重的公司之一是猎豹移动,其在谷歌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中的约45款全部应用程序均被下架处理,且被排除在谷歌广告网络之外。

猎豹移动也曾经是Facebook在中国最早的代理商,但是在2018年年底,Facebook也停止了与猎豹移动广告合作,使得后者的产品月活跃用户曾面临急剧下降,来自于广告业务的工具类产品收入下降了80%,相关服务业务板块营收下降了61.9%。

猎豹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公司一直和Google沟通,希望消除误会。尽管我们做了很详细的申诉,也提供了补充材料,但最近Google告知不能恢复公司的账号,接下来我们还将继续和Google保持沟通。

“未来我们将严控海外业务的成本费用,精简海外业务运营,通过此举措将帮助我们从 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逐季度改善公司层面经营亏损。”猎豹移动方面进一步表示。

在猎豹移动的计划里,要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借此,在未来几个季度内,为公司构建稳健的中期增长引擎。

但在葛甲看来,国内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市场已经巨头林立,处于一片红海,猎豹移动要想回归国内并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并不容易。

AI会是猎豹移动的救命稻草吗?

2016年是猎豹移动重要的转折点。

彼时,移动互联网巨头们都在营造自己完全可控的流量生态闭环,手机杀毒这个行业居然几乎完全消失,系统工具这个行业也越来越萎靡不振。

傅盛意识到,在具体层面,随着内容等优质流量的崛起,工具类流量的重要性已经显著下降;从宏观层面来看,系统工具产品作为一个品类,还有机会继续生存优化,但已经不在移动互联网的主赛道上了。

猎豹高层做出了两个决定:第一,在移动互联网层面,全面转型内容。第二,抓住AI技术革命的浪潮,为移动互联网后面的大时代打好根基。

此后,猎豹移动投资、孵化、团队转型多管齐下,所以猎豹有了海外直播平台LiveMe,做海外头条模式,加强轻游戏投入,工具方面则全力做个性化、生活化工具,保证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增长。

与此同时,猎豹移动不断深化AI业务布局。2019年初,猎豹移动更是提出要向移动互联网向AI驱动的产业互联网转型。

猎豹移动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猎豹移动已经推出了包括智能机器人公共服务、智能机器人疫情防控、AiM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以及KTV、会展、家庭智能化、智能语音助手、智能3C等八大场景解决方案。且已在轨道交通、医疗机构、大型商场、KTV、会展、通信、旅游、博物馆、图书馆、学校、政务大厅等20多个行业成功落地。

AI业务也成为了如今猎豹一定增长最快的业务,在2019年实现总营收为1.43亿元,同比增长达到72%。

但具体来看,2019年四季度,猎豹移动的AI等业务收入为2830.5万人民币,同比下降33.9%,仅占当期总营收的4.6%。即便是从全年数据来看,AI业务贡献的营收比重也仅占总营收的3.9%,并没有成为公司的盈利支柱,反而其研发投入是公司一笔重大的运营支出。

在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看来,现如今的人工智能行业面临着商业化难题。 “从理论研发、理论与技术结合、技术和工艺结合、调试工艺形成一个可用的模块、模块组装,到模块形成项目体系,再到项目体系商业化,人工智能是一个极长的产业链条,商业化难度较高。”杨歌表示。

对猎豹来说,也是如此,对人工智能大规模的成本投入,短期内很难得到同等价值的回报。“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大力发展AI业务,为公司构建长期增长引擎。”猎豹移动方面透露。

AI能否成为猎豹逆转颓势的利器?《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