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官宣换帅 Pat Gelsinger正式回归

英特尔官宣换帅 Pat Gelsinger正式回归
2021年01月14日 14:16 至顶网

面对来自投资者对于加快芯片制造能力的重重压力,英特尔正式宣布换帅,由前VMware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接替Robert Swan。

此次任命之所以令人意外,主要是因为英特尔请回这位前任首席技术官花了这么长时间。多年来一直有猜测说,曾经从2012年开始一直领导VMware的Gelsinger,将成为新时代英特尔的理想领导者,特别是他曾经在英特尔工作长达30年。Swan自2016年以来一直担任英特尔首席财务官,这是一个非技术性的职位,两年前,他被任命为CEO,对有些人来说,这个消息既令人意外,又让人失望。

对Gelsinger的任命将于2月15日生效,激进对冲基金投资方Third Point此前曾要求英特尔在十二月进行重大改革,其中包括可能出售英特尔很多收购来的资产,并拆分设计和制造业务。尽管这几十年间,除了英特尔的大部分厂商都开始转向降低集成度,但英特尔还一直坚持将这些职能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市场研究公司Wikibon首席分析师Dave Vellante表示:“产品交付延迟,产能低于预期,竞争压力,对x86装机基础的依赖,都给英特尔造成了冲击。这对Gelsinger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因为他拥有技术远见、执掌的公司有丰厚的现金储备,足够的资源,很多投资者耐心地等待他让这艘大船调转方向。”

今天早上的这个消息,让英特尔股价大涨7%多。去年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英特尔股价曾一度下跌17%。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项任命是在董事会提名截止之日前完成的,因此避免了与Third Pointg的潜在冲突,但英特尔表示,这并非做出这一决定的唯一动力。英特尔董事长Omar Ishrak在一份声明中说:“董事会得出结论,认为这是做出这一决策的正确时机,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期发挥Pat的技术专长和工程专业知识。”

Vellante指出,这次转型对于现年59岁的Gelsinger来说,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也许需要两到三年,我们才能看到英特尔想要主导很多重塑市场的新趋势所能取得的成果,例如云、边缘、数据和5G。但是我肯定会在Pat身上押注。到他65岁的时候,他也许会让英特尔再次走向巅峰,并在下一个十年找到合适的继任者。”

Gelsinger本人表示,英特尔有意加速扩展至CPU以外领域的进程,今天他在致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尽管英特尔历史悠久,但从CPU到多体系结构XPU公司的转型是令人振奋的,我们作为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制造商,面临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的机会。”

Swan则在本周开幕的年度CES消费电子产品展览会亮相,总结了他过去三年所取得的成就。

Moor Insights&Strategy分析师Pat Moorhead表示:“Swan曾面对非常棘手的问题,尤其是在过渡到10纳米新芯片工艺方面拖了很长时间,这使英特尔落后于其他主要芯片制造商。芯片问题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解决,尽管Swan取得了很多成就,但这还不够。我预计Gelsinger不会做出任何重大的战略改变,但是我希望他能专注于公司的工程文化,并将其反映在执行力上。”

近年来,英特尔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它试图转向缩短晶体管间连接的芯片架构。尽管其他厂商已经过渡到10纳米甚至7纳米技术,但是当Swan接手时,英特尔仍然停留在14纳米。去年7月,英特尔宣布向7纳米的过渡将会推迟,震惊了整个行业。

结果就是尽管英特尔主导着数据中心芯片市场,x86芯片在个人计算机中长期处于统治地位,但英特尔的芯片并不具有竞争力。在移动设备市场,英特尔的份额被迅速崛起的竞争对手如Arm和高通瓜分,还有在主流处理器领域长期竞争对手AMD,在游戏和机器学习市场的Nvidia,甚至连苹果公司也已经开始自己制造处理器,用于最新款MacBook中。

尤其是,英特尔已经落后于TSM(为AMD和Nvidia)以及三星等芯片制造商,去年英特尔曾表示考虑外包一部分制造业务,但最终没有任何明确的信息。英特尔曾表示可能会在1月21日公布季度收益结果时提供更多信息,但今天又补充说,在解决7纳米延迟问题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尽管面临种种挑战,由于人们对云计算服务器的需求以及COVID-19大流行期间在家办公对PC需求的回升,英特尔的境况已经有所改善。英特尔表示,预计2020年收入将创下新高,第四季度业务将超出预期水平。

至于Gelsinger,这次回归的是他多年来抱有极大热忱的一家公司。他18岁就开始在英特尔担任质量控制技术员,后来成为传奇人物、前英特尔首席执行官Andy Grove的门徒和亲密助手,与他一起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克拉拉的总部大楼的小隔间里工作。2001年他成为英特尔的第一任首席技术官,帮助推动了英特尔处理器的发展。

他在今天的电子邮件中说:“一切都在加速数字化,在这个创新如此重要的时刻,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到英特尔这个家中,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誉。”

与此同时,Gersinger离开VMware的举动,也引起了人们对VMware这家虚拟化软件厂商的猜测。Gelsinger因VMware在云计算时代取得令人惊讶的成功而倍受赞誉,云计算时代原本可能会侵蚀VMware的核心产品,但VMware与AWS等云厂商达成了协议,让VMware不仅与云计算市场息息相关,而且取得了蓬勃发展,即使在戴尔掌握有多数股权下也是如此。

受此消息影响,VMware股价在午盘交易中下跌近8%,William Blair的Jason Ader等分析师也下调了对该股的评级。他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担心高层的这些变化可能会对VMware的组织和业务造成重大影响。”大多数观察家认为,潜在候选者包括VMware首席运营官Sanjay Poonen,但VMware也可能还在搜寻合适的掌门人。

“Gelsinger让VMware的网络、存储、vSphere、VMware Cloud Foundation业务定位为针对多云领域,同时也收购了一大批能够强化多云能力和安全能力的公司。但最大的问题是:Gelsinger这是在最好的时候离开了,还是他一直等待的最佳时机?我认为两者兼有。”

Vellante补充说,他想知道戴尔是否从VMware的资产负债表中提取了很多现金,是否阻碍了VMware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让VMware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些是否是Gelsinger离开VMware加入英特尔的原因。

无论如何,对于Gelsinger来说,英特尔是他工作过的最长时间的、也是达到职业顶峰的地方。此前他没能成为英特尔首席执行官,于2009年离开,加入EMC接替Dave Donatelli,后者离开加入了惠普。“Pat是EMC的一股颠覆性力量,在管理层中引起了很多摩擦,当EMC正在向云和数据过渡时,这是非常及时的,”Vellante这样指出。

Vellante补充说,Gelsinger被任命接替Paul Maritz执掌VMware,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他说:“Maritz试图将堆栈扩展到协作和电子邮件领域,而Gelsinger让VMware回到基础设施这一根基,并通过vSAN让VMware进入存储领域,EMC一直对此非常抵触。”但更重要的是,他制定了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愿景,这意味着市场不仅扩展到存储,而且扩展到网络。”他说,VMware通过收购NSX让自己占据了基础设施堆栈的三个主要层——计算、存储、网络。

Gelsinger在VMware任职初期也曾面临挑战。Vellante说:“他必须弄清楚并简化VMware的定价模型,他担任CEO的时候,VMware正尝试推出自己的云vCloud Air,但失败了。他必须领导VMware制定更加一致的云战略,首先要表明他们不会自己去做云,而是要与AWS以及微软Google展开合作。与AWS的合作,使双方加深了工程上的集成,从而创造了VMware Cloud on AWS,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现在,Gelsinger将如法炮制掌舵这个老牌硅谷明星公司,让我们拭目以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