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车联网应用LTE-V2X超越了DSRC?

为何车联网应用LTE-V2X超越了DSRC?
2020年09月21日 15:05 环球网

本文转自【中国汽车报网】;

从全球范围看,在自动驾驶车联网领域,目前主要存在LTE-V2X(4G LTE通信)与DSRC(基于WiFi的车用短程通信)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目前LTE-V2X应用已经超越了DSRC。”9月17日,大唐高鸿智能网联产品事业部总经理任世岩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等主办的2020全球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期间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其中主要原因,一是LTE-V2X有后发优势;二是LTE-V2X更容易落地。

LTE-V2X的后发优势

“像美国在DSRC技术路线上主要是在推广V2V(车与车的通信),这就要求所有的车都装载V2V模块才能使用。而LTE-V2X较容易产业化,可以将通信模块分别安装于车和道路上。”任世岩解释,目前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较快,更容易推动V2X技术落地。

实际上,从标准层面看,其实车联网LTE-V2X与DSRC都是国际标准,其中,DSRC主要是由欧美企业参与制定和应用,而LTE-V2X是由中国企业为主牵头制定并应用。“同时,LTE-V2X标准确定的时间上也领先于DSRC,美国曾经就汽车强制前装DSRC征求意见但并未实现,去年美国已给LTE-V2X分配了频段,使LTE-V2X后来居上;中国只给LTE-V2X分配了频段,所以中国只能用LTE-V2X。”任世岩介绍,其中因素有几个方面。

一是LTE-V2X技术出现比DSRC晚一些,有新技术的后发优势,性能比DSRC有了进步。

二是LTE-V2X和DSRC-V2X分别属于两个国际标准阵营,其中之一是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包括英特尔恩智浦等无线WiFi供应商;另一个是3GPP(第三代移动通信合作组织),包括现在用的3G、4G、5G的标准化,成员有高通、华为、大唐、爱立信等,产业化能力较强。

三是DSRC产业化不够成功,是因为在美国更强调的是V2V,但没有达到一定渗透率,就达不到效果。但是V2I(车与路侧的通信),只要有基础设施就能进行交互,这就是优势。

中国方案有望成为全球共识

由车联网实现车路协同,产业潜力巨大。“车联网是一个跨界融合、产业链非常长的产业,包括了通信、交通、汽车以及IT、传统汽车电子供应商等的跨界融合。产业链上每个环节如何定位并体现其价值,还在不断探讨之中。”任世岩表示,近年来,国内智能网联的区域示范工作,已经从示范区封闭园区到开放园区,再到先导区,其中涉及到国家、地方层面,以及产业链上中下游,像大唐高鸿就属于产业链上游的芯片和模组,产业链中游是产品,产业链下游是整体解决方案。从目前情况看,国内的车路协同已经落地,而不仅仅是一个概念。

在自动驾驶方面,目前已经从之前的单车智能发展到智能网联支撑下的车路协同.“车路协同强调要有‘智慧的车+聪明的路’。”在任世岩看来,其中包括:一是如果只靠单车智能,车的智能成本就很难降下来,因为需要去适应特别复杂的情况。二是如果把单车智能一部分技术放在路上,实现对道路环境各种场景的识别,然后再交互给车辆,可以大大降低车辆智能化的复杂度和应对复杂情况的压力。像百度的自动驾驶,也是从单车智能发展到智能网联及车路协同。“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车路协同应是主流。”他认为。

“车路协同能够带来很大的社会效益。”任世岩说,美国引入V2X技术之后,交通事故发生概率下降80%,交通效率提升30%。无论是从别国经验还是从国内现状、未来去看,车路协同是既符合中国特色的必由之路,会对全球形成示范效应。“中国提出‘智能网联’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共识,现在中国又提出了‘车路协同’,很有可能也会成为全球共识。”他表示。

究竟是合作还是竞争?

近来,戴姆勒、诺基亚等车企与通信商之间有关车联网通信的专利诉讼引发业界高度关注。“通信行业非常强调互联互通,就是技术必须要有标准,常称之为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产品化,所以会看到像高通等公司会频频挥舞专利大棒,因为他们参与了标准制定,将其专利写入了标准之中。”任世岩谈到,LTE-V2X标准是包括国内一些企业、机构提出的,意味着这些企业、机构所占有的知识产权比重较高。对于通信行业,通过知识产权的交叉许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由于车企很少参与通信的标准化工作,所以就可能产生被动局面。“我们用专利的第一目标不是为了去收钱,而是为了让这个产业能更好底发展起来。”任世岩表示。

至于大唐高鸿与华为的关系,任世岩称,就车联网领域而言,一是大唐高鸿与华为是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LTE-V2X之所以胜于DSRC,是因为有华为、高通、大唐高鸿这样掌握核心技术又有产业能力的企业一起来推动的,相比较而言,DSRC的产业化能力及参与企业较少。二是两者都参与了标准制定,并共同参与了各种应用场景方案、多个标准化组织、多种交流活动。三是共同参与了很多项目的建设。“所以,我们现在真正是紧密合作的关系。”他说。

对近来由于国际贸易环境的变化而使芯片等供应的风险加大,任世岩表示,中国在通信行业对国外的依赖已经没有其他行业那么强了,国内可以自己设计、制造、使用车载芯片。像大唐高鸿的V2X,从标准到芯片、模组、整机都是自主研制。“其中虽然还有一些外围器件依赖于国外供应,但也在努力实现自主替代,尽量避免或减少外来因素对产业的冲击。”他表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