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中国广电能否成为中国版“Reliance Jio”?

“新生儿”中国广电能否成为中国版“Reliance Jio”?
2020年09月28日 18:03 通信世界网

近日,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的注册信息公开,获得媒体的广泛报道。尤其是排名前三的大股东中,包括了国家电网旗下的国网信通以及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这样两个重量级投资者的进入更是引起了行业的热烈讨论。作为全球最大移动通信市场上的新生力量,中国广电获得行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实属正常,毕竟在近几年的行业发展中,大国市场的新生力量都对其本国市场甚至整个行业发展趋势产生了显著影响。

大国新军引人注目

Reliance Jio是印度电信市场上最年轻的运营商,由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的信实集团投资,2016年开始提供商用业务。凭借激进的定价策略,以及将连接服务与内容、电商等互联网业务进行有效整合,Reliance Jio在短短几年间就已成为印度移动通信市场上的领跑者,并极大地改变了印度市场的竞争格局。根据印度电信监管机构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5月,Reliance Jio在印度移动通信市场上的份额达到34.33%,明显领先于排名第二和第三的Bharti Airtel和Vodafone Idea。

进入2020年以来,Reliance Jio的母公司Jio Platform已先后获得了包括FacebookGoogle等产业巨头以及Silver Lake、KKR等顶级私募资本在内的14笔投资,累计融资金额近200亿美元。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普遍下行的环境中,Jio Platform能够获得如此高额的投资,一方面显示出印度作为新兴大国市场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说明Reliance Jio的经营策略和市场地位获得了产业界和投资界的广泛认可。

在近邻日本,电子商务巨头乐天(Rakuten)旗下的乐天移动于今年4月推出了4G商用服务,正式成为日本市场上的第四个移动网络服务运营商。除了激进的定价策略之外,乐天移动在网络技术路线方面也另辟蹊径,并未选择传统的无线网络厂商,而是与Open RAN厂商合作,成为在成熟发达市场上第一个规模部署Open RAN设备的运营商。乐天不仅自己应用Open RAN,还开发了基于云原生平台的Rakuten Communications Platform(RCP),希望借此向国际市场推广其通信服务平台,成为面向电信运营商和企业客户的新型平台提供商。

Reliance Jio和乐天移动的先例、国家电网和阿里巴巴这样重量级的投资者,以及与中国移动签署的5G网络共建共享协议,都让产业界对中国广电充满期待。

中国广电具有广阔的想象空间

作为大国市场上的新生力量,中国广电也确实为产业界创造了广阔的想象空间。首先,中国广电在内容资源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自4G时代起,内容就成为电信运营商差异化竞争的有力手段。进入5G时代后,数据流量在资费套餐中的差异化能力愈发减弱,内容的重要性则愈发显现。印度Reliance Jio也正是凭借激进的连接定价和丰富的内容应用资源,迅速扩大了用户基础,奠定了市场领先的地位。然而,传统电信运营商在获取内容资源或发展内容合作中,往往面临制作经验、资金投入、监管政策等诸多风险与挑战。即使如美国AT&T这样的领先运营商,在花费巨资进入内容行业后,也并未获得预想中的经营成果。而中国广电作为广播电视系统的国家队,在内容资源获取和监管政策把握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完全可以把内容资源变成差异化竞争的有力武器,在5G市场竞争中谋求先机。

其次,既有的有线电视客户群以及销售服务渠道可成为中国广电发展的重要基础。在移动通信市场,新进入者面临的最大挑战往往是如何快速扩大用户基数,实现规模效应。如果新进入者拥有一定的用户基础,将是对其业务发展的重要助力。比如乐天移动在进入基础网络市场之前,其移动转售业务已经拥有约230万用户,这些用户为乐天移动自有网络业务的启动奠定了基础。广电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有线电视实际用户数量超过2亿。虽然近年来电视开机率不断下滑,有线电视仍不失为连接用户尤其是家庭用户的重要触点。如能将数字电视与移动宽带业务进行有效整合,则有可能形成独有的差异化竞争特色。

更重要的是,与Reliance Jio和乐天移动类似,中国广电也拥有强大的后援。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生态体系、云计算平台以及国家电网在政企市场的强大影响力都可以成为中国广电在2C和2B两个市场发展业务的强大助力。作为中央文化企业,中国广电更享有得天独厚的政策环境。考虑到管制政策在通信和互联网市场的重要角色,中国广电获得的政策支持将显得至关重要。

中国广电面临的独有挑战

然而,在拥有广阔想象空间的同时,中国广电的发展仍面临很多独有的挑战。不同于Reliance Jio、乐天移动等由私营机构独立投资的新生运营商,中国广电的母公司是由财政部出资、广电总局组建和代管的中央文化企业,各个省的广电企业也都长期隶属于本地宣传系统。这种情况下,中国广电的经营管理体制、人才结构能否适应当前通信市场的激烈竞争,仍充满未知数。

各地广电网络分别隶属于地方宣传系统,并无全国性的网络运行和经营管理体系。而电信网络运行要求全程全网,全国集约化经营也是近年的主流趋势,能否在短时间内完成对各个省广电网络的有效整合,是中国广电启动商用业务前需要面对的首要挑战。

当前国内电信市场竞争激烈,全国移动电话普及率已超过110%,经过连续几年的提速降费,整体通信资费水平已处于历史低点。而在2016年底,当Reliance Jio开始提供商用业务时,印度的移动电话普及率仅为84%。日本市场则一直以电信服务价格偏高著称,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Teligen Tariff研究服务的数据,在各种业务使用模式下,日本消费者的移动通信服务支出均在经合组织28国中名列前茅。事实上,日本政府授予乐天移动第四张移动网络业务牌照的目的也正是希望引入更多竞争,降低电信服务价格。所以,相对Reliance Jio和乐天移动,中国广电面对的市场竞争局面更为严峻。

众所周知,电信网络服务是技术和资本高度密集的行业,部署一张全国性移动网络往往需要千亿级投入。虽然中国广电拥有700MHz的黄金频段,且与中国移动签订了网络共建共享协议,可以有效降低网络建设成本,但终端生态的发展、市场营销渠道的建设等都仍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如何有效地募集和使用资金,也将是中国广电需要面对的一个主要挑战。

解放思想是实现商业成功的关键途径

面对如此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广电应该如何实现商业成功?Reliance Jio和乐天移动的发展策略或可成为借鉴。无论是Reliance Jio还是乐天移动都引入了非一线供应商,并致力于开发自有网络技术平台。通过与新兴供应商合作,并深度参与网络解决方案的研发,运营商可加强对产业链的掌控、降低网络部署运营成本。同时,新型架构的引入和对网络平台开发的深度参与,也有助于运营商提高新业务的开发效率、加快新业务上市速度,应对快速多变的竞争环境。

目前,核心网虚拟化已成趋势,云服务厂商对电信基础设施市场也跃跃欲试。Telefonica最近就宣布,将在德国市场利用AWS的云服务基础设施,部署爱立信提供的虚拟化5G核心网。在国内市场,阿里巴巴自研的5G轻量核心网也已经在专网场景得到部署。作为电信网络运营市场的新生力量,中国广电如果能够充分利用阿里巴巴在云计算领域的技术积累,并拓展与非一线厂商的合作关系,也有可能在网络技术和部署策略方面探索出一条新路,从而为自己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如上文提到的,一方面,对各省广电网络销售和服务体系的整合是全国一网集约化经营的重要基础。而另一方面,以线上渠道为主体构建数字化营销体系也正在成为全球运营商营销体系演进的重要方向,尤其对于新进入市场的运营商,更可以加快业务提供速度、降低成本。中国广电如果可以尝试依托阿里巴巴的电商技术和平台,发展数字化营销体系,则有可能实现快速、低成本的客户获取。

同时,发展企业业务和批发业务也是市场新军经常采取的经营策略,可以快速扩大在网连接规模。经过近年来不断的市场教育,利用5G技术加速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大中型企业的主流共识,5G政企市场也已成为三大运营商瞩目的竞争焦点。无论是国家电网还是阿里云都在企业市场有较强的影响力,如果中国广电可以充分利用国家电网和阿里云在企业市场的深厚积累,则不但可以快速扩大连接规模,还可以在5G政企市场的竞争中抢占有利位置。

无论是技术平台的建设还是市场营销体系的完善都需要相应的人才队伍。尤其在技术换代、行业转型的当下,人才队伍的建设就显得更为重要。从三大运营商的2020年中财报可以看出,他们普遍在加大对人才队伍的投入。和三大运营商相比,中国广电在电信网络和市场经营方面的人才积累本就薄弱,就更需要加大投入、建立更为灵活的人才体系,才能提升在电信市场上的长期竞争能力。

总之,5G时代肇始,中国广电成为电信市场上的新生力量,既具有先天优势,又面临独特挑战,唯有充分解放思想,紧随技术和市场发展趋势,大力投入人才队伍建设,才有可能在严峻的竞争局面下取得商业成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