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之星王明耀:资本寒冬关键期,创投圈如何逆流而上?

联想之星王明耀:资本寒冬关键期,创投圈如何逆流而上?
2019年11月19日 17:42 投中网

“投资行业与任何行业一样,都是有周期的,而唯一能够穿越周期的就是投资匠心。”

文丨郭彦巧

视频编导丨钟诚 刘阳

(欢迎点击视频,收看完整主题演讲)

随着经济增速放缓,资本市场进入新一轮调整期。投资行业也从前几年的全民PE时代进入到如今的资本寒冬。资本寒冬并非今年新话题,在不少投资人看来,前几年资本过热是非理性现象,而今回到价值投资层面,亦是“理性回归”。不过,从市场迹象来看,这一轮的寒冬确实有点冷,除了投资频率放缓以外,另有不同机构的公开调研数据均显示,众多投资机构投资额同步锐减。

但是,“投资行业与任何行业一样,都是有周期的,而唯一能够穿越周期的就是投资匠心。”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在近期举办的“深·TALK”演讲上如此表示。

“深·TALK”是投中网与《财经》杂志联合出品,重磅打造的股权投资行业第一档精品演讲栏目,目前已进行到第二季。“深·TALK”聚焦中国创投资本领域,面向创业者和投资人,邀请行业领袖,集结商界精英,分享自己特有的创投故事、创投经验和洞见观察,并输出转化为对受众实用、有价值的干货信息。“深·TALK”不只是商业模式以及技术层面的业务探讨,更多的是能够触发内心启迪认知的价值分享,总结对行业的深度预判和投资背后深层的逻辑,旨在为行业增智赋能。

担纲本场演讲嘉宾的王明耀深耕创投领域多年,通过其十几年的行业沉淀和积累,他认为,做好投资的关键一环在于复盘,而其中首要应该复盘的就是既定的投资目标是否正确合理。如果在投资之初制定了错误的投资目标或者执行过程中偏离目标,都很难达到预期结果。另外,他认为,投资行业其实有着明确的投资目标与评估指标,但由于投资周期具有高度迷惑性,很容易让人忘掉目标初衷,甚至明显背离常识性的行业标准,终至投资目标失控。因此,在投资全周期中,坚守目标其实并不容易。

关于投资行业的现状,王明耀指出,创投领域正面临着新拐点。一方面是行业范围内经受着现在进行时的资本寒冬境遇,另一方面,随着5G时代到来以及移动互联网红利的不可持续,产业方向发生变化,向高科技领域转移阵地。因此,创投行业也需要应时做出相应调整。值得注意的是,高科技领域的投资逻辑不同于以往,更需要足够耐心,更需要回归到产品内核、客户联结、商业模式打磨的本质,也尤其需要坚守投资匠心。

对于时下的资本寒冬与如何逾越冬天的话题,王明耀认为,投资行业与任何行业一样都是有周期性的,而唯一能够穿越周期的就是投资匠心。而这种投资匠心,恰恰是以往多年来被资本过热的行业表象下所掩盖住的,如今又在行业拐点回归理性时期格外凸显其不可或缺的重要和珍贵。同时,他亦坚信资本春天一定会到来。

以下为主题演讲精华:

王明耀:大家知道当前的投资行业并不是那么令人振奋,而是正面临很大的挑战,如同最近的天气转冷一样。其实投资行业在一两年前还是盛夏状态,尤其在2017年,其现象级事件就是投资行业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千亿美元基金,即孙正义所发起的软银的愿景基金。孙正义从最早成立日本的软银到投资阿里巴巴,投资战绩斐然,他是行业内的一个先辈,也被不少投资人视为偶像。

创投标杆人物的教训启示录

这个千亿的软银愿景基金,自成立之初就快速投资了行业内的头部项目,有独角兽,也有行业龙头,它迅速变成了非常有影响力的基金。我相信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所有业内有影响力的早期项目,都希望能够得到它的投资。

但仅两年之后,如今的愿景基金就面临很大的挑战,它所投资的项目逐渐与原先的目标开始有了较大差异。比如愿景基金投资的WeWork项目,IPO轮的估值是470亿美金,IPO没有成功,现在最新的估值只有80亿美金,估值缩水严重。最近孙正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这一投资项目业绩的不满。

如今,很多行业人士对孙正义面临的挑战进行分析,认为本来要投资的是未来智能化项目,但最后却投的共享经济,甚至是伪共享经济项目,这是愿景基金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重要原因。

那么,孙正义作为有远见、有经验的投资人,为什么会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是什么促使他做出如此的投资决断?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他要在短期内实现一个大目标,他要投出一千亿美金,并且都要投到高成长项目。而这在当前的世界是难以实现的,因为真正有价值的项目是有限的,数量仅有那么多。

创投复盘,目标如何确定?

其实,创投项目复盘,最主要的是复盘它的目标,进一步来说,是复盘最初定下的目标是否合理、是否正确。在我看来,创投目标不在于大小之分和远期近期之分,而在于是正确目标还是错误目标。

那么,错误目标是什么样的?有一类错误目标显而易见。但也有些目标是不容易察觉到的、常识性的错误。比如,要找到回报持续在百分之十几到二十的近似无风险的资产,这其实就是违背常识的。众所周知,几十年来能做到这样投资的,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人,比如巴菲特。因此,并没有那么多优秀资产能够匹配达到这一目标。

投资行业还有一些不正确的目标,就是追求规模。比如,一个较小的几千万、一个亿规模的基金,早期做投资时能有几倍的回报,但如法炮制后来扩大到几十亿、上百亿基金时,还希望能达到同样的投资回报,这是不可能的。因此,不同的目标,会对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不正确的目标,则会导致动作变形,甚至带来负面结果。

在投资行业,正确目标其实是相对明确,即要把投资回报作为最主要的目标。投资回报中每年的IRR(内部收益率),包括DPI(投入资本分红率),这都是明确的回报标准。LP(有限合伙人)的母基金会用这些标准考察基金管理人。

但是,如此浅显的道理,为什么在实际操作中会被逐渐模糊掉?主要原因在于,投资是有周期的,这种周期对投资回报评估带来一定迷惑性。从最初设立基金,从投资到基金有回报,需要几年时间,这会让很多事情变得模糊,也会导致一些浅显的道理变得不明显。

因此,需要牢记的是,真正定目标时,要定出一个正确的、恰当的目标,并且这个目标最好可以分阶段实行。

警惕投资周期的“迷惑性”

目标的坚守也并不容易,因为投资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容易让人忘掉初心和常识性的标准。众所周知,日本有很多百年寿司店和一些寿司大神。其中最著名的是小野二郎,被称为“寿司之神”。他做寿司手艺已经有50多年,开的寿司店也是日料热爱者心目中的朝圣之地。

为什么他如此受欢迎?据说他招徒弟的标准非常严格。学徒要先在店里打下手,比如从学习怎么拧热毛巾开始,打十年下手之后,才能做玉子烧。什么是玉子烧?用白话讲就是煎鸡蛋,再加牛奶和一些其他调料。即便如此,要想得到师傅的首肯也并不容易。如此严格地要求,用匠心做寿司,他所达到的效果才能持续得到客户的认可,做一个持久的公司,进而得到很好的美誉度。

同样,在投资行业跟做寿司很像。比如培养一个做寿司的人需要十几、二十年。在投资行业虽不需要如此长时间,但也确实需要用几年时间带出几个人,或用更长时间带出一支队伍,这是投资行业的一些基本规律。

另外一点相似之处在于,入门虽简单,但做好很难。理论上讲,投资就是能募到一笔钱,招到一批人,然后开始投项目,按照流程规范化运作。而且只要投的项目足够多,总会有几个还不错,可以拿来做宣传,这都很简单。但是做寿司跟做投资最大的不同在于,寿司做出来不好吃,用户马上能知道,而做投资往往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看到投资回报效果,所以它有很大的迷惑性。这个周期的迷惑性,会影响到匠心难以坚持得住。

资本寒冬带来创投新拐点

但是,今天再次强调投资匠心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投资行业目前面临一个很大的拐点。过去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十年,它催生了大量的投资机会,也催生了整个风险投资行业的快速发展,使之进入到一个万亿规模的行业市场。

过去的高速发展使许多事情被掩盖,使投资匠心被忽视和低估。但现在有了新变化。一个是刚刚提到的资本寒冬。资金供应比往年大幅减少,无论是母基金还是其他基金,风险投资基金都有大量资金短缺的现象存在。这使得投资创业的心态也要有很大的调整。

第二个,是当前的投资和创业方向有了很大变化。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造就了大量高成长的项目机会出现,但现在创投必须转到更具技术的高科技方向。这是由于产业方向发生了变化,4G时代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红利在未来不可持续。因此,只有挖掘新技术,才能抓住更好的投资机会。

这一背景下,行业格局自身的变化,以及政策引导与资本动向,在今年特别明显。母基金中资金比较宽裕的都是各地政府的引导基金。政府有很强的引导性,往往会引导这些项目投向高科技方向。所以在未来,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越来越多的基金必须选择投更多的科技类项目。

高科技方向投资的另类逻辑:更需要耐心与匠心

然而,科技类项目的投资逻辑相较以往有很大不同。在移动互联网项目里,资本可以推动其高速发展,十倍的资金就可能催生十倍的速度,可以把产品卖到全国,甚至全球。但是在科技类投资项目里,却是另外一套逻辑,还持有旧有投资观念已不足够。

而且,科技项目的投资不仅可以有意思,还可以更好地匹配做到价值投资。比如,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的SpaceX计划。大家知道,现在全球旅游都不太有兴奋点,因为南北极都可以去,因此,如果说可以去太空旅游,这是不是一个很有趣的项目?

事实上,日本在几十年前就提出了比这更有想象力的项目,叫太空电梯。它希望在离地面3.6万公里的太空站修一个直通电梯,据说这个电梯可以乘30个人,通过七天的时间到达太空站。但这个项目“暂时”实现不了。因为要把电梯拉上去,据说要有9.6万公里长的一条绳缆。电梯本身及30个人都不重,但这个缆绳太重了。所以它需要一种特殊材料,叫碳纳米管。

我们非常有幸在七八年前就有机会投资碳纳米管项目。碳纳米管有非常神奇的功能,抗拉抗压,又特别轻,是非常好的新材料。目前跟项目方谈太空电梯还比较远,但是碳纳米管是个做防弹衣的理想材料。但即便如此,用上所有产能,要做成一件防弹衣也需要很长时间。

这便说明,科技投资也可以很有趣,可以有远大目标,但是用原来的投资方法不可行,科技领域更需要大家有足够的耐心。之前追求速度、追求规模的投资方式,在今天这一领域内必然会面临很大挑战。但是,当我们把投资基金的周期放到八年、十年之后,就会发现投资回报还是很可观的。所以,真正坚持投资匠心之后,会发现很多事情反而变得非常简单,又具有长期价值。

如何穿越投资周期?

其实创业亦如此。创业者在过去很多年里乐意抢跑速度,追求规模,而真正要回归的还是要做产品,回归到客户的满意度,以及可持续的健康的商业模式的打磨这些本质问题中来。

总而言之,如果只有疯狂的想法是不能成功的,但疯狂的想法加上专注的匠心,很多事情便可以做成,再回归到投资最初的目标以及投资的特点,很多问题也都可以解决。

最后,结合目前正在进行的资本寒冬话题,我谈谈个人观点。其实,资本寒冬每隔几年都会发生。因为投资行业跟任何行业一样,都是有周期的。所以,面对此情况,唯一能够穿越周期的就是投资匠心。要真正把投资看作非常专业的事情,要花很时间去研究打磨队伍、提升投资项目的能力以及对行业的理解力、判断力,这样无论冬天还是夏天,其实都能够让投资取得很好的回报。

投资如此,创业也是如此,最终都需要回归初心,创造更大的价值。创造了价值,就不愁没有回报。在目前资本寒冬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期待资本春天的到来,谢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