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论:两大威胁不除,美国科学难保继续成功

《科学》社论:两大威胁不除,美国科学难保继续成功
2019年05月17日 20:18 科学网

编译 | 冯维维

上个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开始起草2020财年预算草案。

虽然该委员会在2019年财年的基础上,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增加了20亿美元预算,但美国科学院院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Bruce Alberts和著名物理学家、哈佛大学教授Venkatesh Narayanamurti在《科学》上撰文认为,自20世纪中叶以来,一直沉浸在成功之中的美国科学实际上暗藏危险。

两位作者认为,美国在科技领域长期处于全球领导地位,得益于众多研究型大学的推动。

它们创造了科学和工程领域最新的基础知识,培育了大量杰出的青年人才,从而为产生下一代的教授、技术专家和企业家奠定了人才基础。

这些研究型大学还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科学家和工程师,其中很多人选择留在美国,从而强化了科研机构和企业的力量。

但他们认为,这个体系的两个关键特征正在受到威胁。

这两个特征是:

对青年人及其冒险和探索新思想的独特潜力的支持;

基于业绩选拔科学家和工程师进入学术界和产业界,平等地对待每个人,不论其出生在哪个国家。

在两位作者看来,年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为在学术界开始新的独立研究而获得资助的机会越来越少,同时现有的资助体系在规避各种风险。

比如,在NIH,对36岁以下科学家的整体资助比例已从1980年的5.6%下降到2017年的1.5%。

“如果接近99%的全部投资都给了36岁或年龄更往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加上强烈偏向于仅资助安全、无风险的项目,那么硅谷会取得多大成功呢?”两人在文中反问。

同样,在美国能源部及其国家实验室,由于研究资金极度波动和实验室可自由支配资金极为有限,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与开发也受到严重制约。

文章作者的另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一些政治领导人鼓励的“令人沮丧的、危险的公共对话”不公正地贬低了很多在该国工作生活但在其他地方出生的人。

他们认为,这种态度以及由此衍生的新签证政策,正在阻止其他国家科学和工程领域的青年人才移民美国,而这些人对于美国的成功非常重要。

本文作者Narayanamurti就来自印度,并在1967年移民美国,40年后已经成为哈佛大学工程和应用科学学院院长。

他表示,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当前,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美国有将近一半的博士生来自国外,美国应该“让他们留在这里变得更容易,而不是更难”,从而为不断的成功作出贡献。

针对上述“威胁”,两位作者呼吁,美国领导人必须把注意力放在激励创新上,向那些提出冒险的新研究想法的青年人才,以及申请延长其在培训阶段所做研究的人予以同等数量的资助,且应在他们更年轻的时候给予资助。

同时,美国必须重新考虑其签证和移民政策,让在该国高校获得STEM学科学位的外国学生更容易拿到绿卡,同时保证优先就业型移民签证自动覆盖到受雇佣者的配偶和子女。

“一个国家要想成功,不仅要有适当的科技经费,还必须集中精力创造一种能让成功周而复始、不断循环的环境。”Alberts和Narayanamurti最后写道。

相关报道链接: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4/6441/613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