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配音 | 有声化的背后,有版权声音才能传更远

闪电配音 | 有声化的背后,有版权声音才能传更远
2020年05月15日 16:24 站长之家

如果说电商直播在2019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那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的“宅经济”则让直播带货彻底火了,直播人才也变得更“抢手”,李佳琦的直播口头禅“oh my god,买它买它”,等等,早就已经成为李佳琦的代名词。

据企查查,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4月7日申请注册声音商标“oh my god,买它买它!”目前状态为等待审查。这家公司2019年3月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戚振波,李佳琦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49%,位列最终受益人。对此,李佳琦方面回应称,系保护性注册。“保护性注册”目的为避免某些卖家恶意使用,误导消费者

据媒体报道,声音商标是指由足以区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声音本身构成的商标。 2014年5月1日,修订后的《商标法》施行,商标局依法开始受理和审查声音商标,出台了《声音商标形式和实质审查标准(试行)》。根据这个标准,通常情况下,声音商标只有经过长期使用,才能取得显著特征。也就说,只有消费者在某种声音与商品或服务提供者之间建立起特定联系时,声音才可能获得核准注册为商标。

相对于声音商标,我们更熟悉的一般是文字商标或者图形商标以及“文字+图形”商标。其实声音商标就在我们身边,例如摩托罗拉的“Hello MOTO”和诺基亚的开机声音,听到这些声音大家就可以辨别出手机的牌子。

早在1999年2月QQ诞生之初,“嘀嘀嘀嘀嘀嘀”作为新消息的提示音,并获得数亿用户喜爱,而“嘀嘀嘀嘀嘀嘀”提示音也变得极易被公众感知和记忆。,这熟悉的提示音却是我国首例声音商标诉讼案件。QQ消息提示音的商标注册之路可谓坎坷,2014年腾讯就提出了对QQ消息提示音的商标注册,但是2015年被驳回了,随后腾讯提出的复审,在2016年又被驳回。随后腾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准予对这个声音商标的注册,2018年4月腾讯得到了一审判决的支持。

业内人士认为,QQ提示音商标案是我国商标法领域首例声音商标案件,案件审理对审查声音商标的显著性提供了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闪电配音CEO蒙太奇向我们介绍声音商标申请和有声化市场中有声版权的重要性: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明确规定,以声音标志申请注册商标的,应当在申请书中予以声明,并在商标图样框里对声音商标进行描述,同时报送符合要求的声音样本,以及在《商标注册申请书》“商标说明”栏中说明商标的使用方式。

第一,声音商标的描述上应当以五线谱或者简谱对申请用作商标的声音加以描述并附加文字说明;无法以五线谱或者简谱描述的,应当使用文字进行描述。

第二,声音样本也是有相应的要求,通过纸质方式提交声音商标注册申请的,声音样本的音频文件应当储存在只读光盘中,且该光盘内应当只有一个音频文件。通过数据电文方式提交声音商标注册申请的,应按照要求正确上传声音样本。声音样本的音频文件应小于5MB,格式为wav或mp3。

第三,商标描述与声音样本应当一致。

同样在声音领域,听故事、听小说、听资讯等等,如今,有声阅读已经成为国民阅读的一种重要方式,内容越来越丰富多样的同时也在不断进行优化。目前,国内有声阅读的运营模式逐渐成熟,付费听书已经被大众所接受,行业也在加大版权保护与自律,以技术研发、内容创作生产和网络传播为主的生态链正在形成。

专业版权代理机构逐步受作者青睐,作者与平台直接对接交易实现。有声市场的入局者越来越多,平台在抢占内容版权资源时,部分会越过出版机构和作者沟通。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版权编辑刘美林告诉记者,“作者越来越重视自己的有声版权,会专门提出来想要在什么平台上线,如何推广等,特别有实力的作者可能会自行与相关平台签约。” 但也有受访者认为,出版机构与作者是利益共同体,并不会被轻易剥离,由于版权手续的繁琐,很多作者还是愿意交给出版方打理。在蒋蕾看来,如果出版机构在内容选品、编辑打磨、市场推广等方面具备能力,还是能够取得作者的信任。但从长远看,出版机构的专业度也会影响作者的选择。

蒙太奇表示有版权声音才能传更远。平台已聚集优质、甄选的主播12000+,主播声音均有授权。过去我们往往忽视IP周边的版权问题,而这次李嘉琦声音商标的注册,无论是否可以注册成功,已经成功得让很多人知道了声音商标的存在,这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据悉,闪电配音近期也上线了声音商标注册这一业务,同时在为各种结合作品的声音版权服务商持续努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