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神话破灭,「跟谁学」需要跟谁学?

盈利神话破灭,「跟谁学」需要跟谁学?
2021年03月07日 13:54 中访网财经

3月5日,跟谁学发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跟谁学2020年全年实现营收71.25亿元,同比增长236.9%;净亏损为13.93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为净利润2.27亿元。在第四季度中,跟谁学营收22.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6.5%;净亏损为6.27亿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1.75亿元。

在连续九个季度盈利之后,三季报中单季亏损的故事被继续讲了下去,“唯一一家自上市以来始终持续盈利的K12教培上市公司”的神话不再延续。

2020年全年由盈转亏,究竟缘何?在未来,跟谁学又能否重启盈利神话?

1失灵的“获客秘笈”

亏损缘由,跟谁学在财报中有所说明,即亏损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营销活动方面的大力投入,以扩大流量增长及加强品牌认知。

的确,从财报数据来看,跟谁学对营销的投入堪称“疯狂”。2020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跟谁学营业费用分别从去年同期的4.11亿元、5.71亿元增长至24.54亿元、22.91亿元,同比增长496.86%、301.22%;全年营业费用则从去年同期的13.63亿元增长至71.17亿元,同比增长422.15%。

对于在线教育市场而言,投入高昂的营销费用进行获客本就是常态。各企业为获客投入了高额营销费用的报道也时常见诸报端。据公开消息显示,2019年暑期K12在线大班课49元课获客成本为200-300元,而在2020年已经涨到600-700元。

但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不同的是,跟谁学一直强调的是低成本流量获客,这也正是其能连续九个季度保持盈利的关键因素。这种低成本流量获客的方式让其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显得格格不入,并使得自身信息变得极度不透明,因此一度成为各大空头做空的“靶点”。

浑水在去年发布的做空报告中就有指出,在他们分析的54065个用户中,至少有73.2%的用户是机器人,至少有70%甚至80%以上的收入是造假。跟谁学这边自然矢口否认,并称这份做空数据来源混乱,充满了对公司业务的无知。

至于为何跟谁学能有超低的获客成本,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表示,2018年公司建立了微信社群公号流量池,利用微信红利沉淀了接近1亿用户,并通过社群分层运营的方式进行转化,为公司带来相当大规模的低成本流量。

换而言之,在在线教育公司都在用高昂的价格抢夺公域流量之时,跟谁学早已利用私域流量的获客优势实现了盈利。在2019年,教育新增长研究会就曾做过相关统计:跟谁学旗下八个主体公司有97个认证公众号,预估活跃粉丝超过850万。

在享受新媒体红利的路上,跟谁学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2019年5月,微信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对多款在朋友圈“打卡”的诱导分享产品进行了治理。6月,微信发布《关于打击“微信营销”外挂的公告》,将清理与打击具有消息一键群发推送、自动回复机器人、微信群自动推广等功能的第三方外挂软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