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联通到中国广电,投资新基建激发新动能,本轮混改战略导向

从中国联通到中国广电,投资新基建激发新动能,本轮混改战略导向
2020年10月14日 11:33 杠杆游戏

文|关哲(中央民族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知本咨询项目总监)

编辑|亿亿

混改操作层面的问题,公司各位老师谈了很多,而我本人长期从事企业战略管理的研究工作,借着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的新闻,来简单谈一谈对混改的战略导向问题的认识。

中国广电VS中国联通

2020年10月12日,国内第四大运营商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正式在京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012亿元。也成了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之后的第四家5G运营商。2019年,工信部颁发4张5G运营牌照,除当时的三家电信运营外,最后一张,颁给了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在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中,作为第一大股东持有51%股份。而其第二大股东,则分为阿里巴巴和国家电网,分别认缴出资100亿元,持股9.88%(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结构见下图),可以说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2017年的混改大事件,最终被证监会特事特办处理的中国联通混改,引入了当时的四大互联网巨头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以及线上垂直领域的巨头,如苏宁、滴滴等等,交易对价超过780亿元。

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两者除了在交易资金规模之大,均采用混合所有制经营之外,值得注意的另一个重要相似点是,两者均处于新基建中5G产业领域。

新基建仍有较大的投资缺口

今年4月,在国资委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同时召开的经济运行例行发布会上,首次明确了“新基建”范围,三大领域八个方面。

第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主要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第二是融合基础设施。主要包括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第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包括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可以看到,上述三领域八个方面,都是需要大规模资金投入的产业领域,而其回报周期则将需要以十年、数十年计,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就过于漫长了。

5G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就是这样一个“烧钱”的产业领域。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曾对我国5G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规模做过比较和测算,指出:在同等覆盖率条件下,5G网络投资规模将是4G的2-3倍,预计2020-2025年期间,我国5G网络总投资额将在9000-15000亿元。

而根据三大运营商公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5G的基础网络建设总投资不超过342亿元人民币,远低于对2020-2025年预测的每年1500-2500亿元,资金缺口明显。

混改的重要战略目的之一,引导资金进入新基建

这里就涉及到我们对比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中提到的第一个相似点了,大规模社会资金的引入。我们说新基建的开展,首先要做的就是提升各项新基建领域的科技创新与技术研发水平,与之相应的,从个体员工来说就是要完善研发创新的激励机制,而整体企业来说,核心还是大规模研发资金投入。

这也就是今年4月,继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国资国企“综改试验”后,“科改示范行动”专项工程开展的一项重要原因,提升国企的创新能力,强化国企的创新实力。

下图是此前对204家“科改”示范企业,所属产业领域进行的统计,尽管统计的口径较为细碎、庞杂,但也可以明显的看出,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涉及目前新基建三个领域八大方面内容。

当然,引导资金进入科技创新、进入新基建领域的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必然不会仅仅依赖于“科改示范行动”,去年6月开市的科创板,就是引导资金支持科技创新与新基建的重要举措。

但是这还不够,很多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产业领域科技创新与基础设施建设,仍然缺少足够的资金支持。从单个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说,在企业体量不足或研发风险较大的情况下,从商业理性的角度,依旧不会将资金投入到这些新基建领域。毕竟投资研发风险高、回报周期长的项目,是明显有违上市公司以股东回报为第一目标的经营原则的。

这种时候就需要国企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了。上一轮的基础设施建设,典型如联通、移动、电信、国家电网覆盖全国的4G网络与电网建设的完成,通过较低的资费(对比欧美日韩,中国相关资费都是处于较低水平,此处就不展开了),带动了我国互联网经济的高速发展。目前中国网民数量达到了9.04亿人,手机网民数量达到了8.97亿元,互联网普及率达到64.5%,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2020年3月CNNIC数据)。

但是,本轮基础设置建设——新基建,所需要的资金规模已经不仅仅是依靠国企力量,就能够独立承担的了。这里就呼应了我们两次提到的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中第一个相似点了,大规模社会资金的引入。

混改的重要战略目的之二,促进企业新旧动能转换

当然,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单纯的将资金投入到科技创新、投入到新基建领域,而不求回报,即使是国有企业也不例外,毕竟又不是依靠国家财政的事业单位科研院所。所以回报是必然存在的,至于是什么,这里先卖个关子,宕开一笔,看一下我们对比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中提到的第二个相似点,混合所有制经营。

以“科改”为例,在此前“十六要点助推科改行动落地实施(上)”一文中提到,科改示范行动当中,就科技型企业改革又做了若干重申、若干强调以及局部的内容补充。蓝色的圆圈标识的,是一些在原先的科改行动方案当中提到的,这一次又再做重申、加强、补充说明的10个要点。红色的圆圈标识的,是在17个科改方案当中没有涉及,这次又新提出的一些关键要点,可以看到这次新提出来的关键要点,一共有6项。

跳出具体的操作层面视角,总体来看,上述内容的核心都可以归结为一条,就是激发企业活力。我们再引申一步,激发企业活力,激发国有企业活力,激发国有科技型企业活力,其目的,最终还是要实现企业的新旧动能转换。

什么是新动能?“新动能指的是要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加快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要进一步推进‘互联网+’行动,广泛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不同领域融合发展,催生更多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这套常规表述可能不好理解,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以零售领域为例,对于传统的实体零售店来说,网络电商就是新动能,而对于网络电商来说,直播带货又是新动能。网络电商之于实体零售,是依托互联网技术,在实体零售之上形成的新型商业模式,而直播带货则是依托移动互联网+4G网络技术,在网络电商之上形成的新型商业模式。

那么对于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特别是科技型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来说,就是要在强化技术实力(比之于互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4G技术)的同时,激发企业自身活力,在技术创新的基础之上探索全新的经营模式、商业模式(比之于网络电商、直播带货),从而在参与新基建的过程中,摆脱输血,实现造血。这就回应了我们刚才卖的那个关子,国企的商业回报从此而来。

而参与混改的私营企业,是否也就满足于从参与投资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实现了新旧动能转换后的回报中分一杯羹呢?显然是不够的,毕竟与新基建漫长的投资回报周期与较高的研发风险与研发投入相比,有更多来钱更快的买卖。

这里我们又要说回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联通了,准确的说,我们是要关注一下两家的重要股东之一,阿里巴巴。

在联通混改的过程中,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网上有人戏称是在还联通的网费,毕竟各位互联网巨头的诞生都或多或少分享了通信基建的红利。当然,其实最该“还网费”的应该拼多多,毕竟依托十八线城市崛起,覆盖乡镇的通信网络功不可没。

回到正题,阿里对5G基建的积极参与,必然不是单纯寻求投资回报或者“还网费”那么简单,其追求的是参与新动能的诞生。在新基建领域,阿里其实已经具有广泛的布局,而在新基建的三大领域八个方面中,与阿里联系最紧密的就是5G技术,深入参与5G基础设施的建设,将为阿里开创全新的赛道争取更加多的时间和空间。而全新的赛道,或也将成为一个如曾经的淘宝一样的新动能。

所以,未来无论是寻求战略投资的国有企业,还是参与混改项目的私营企业,把握好新基建与新动能两大战略发展方向,运气大约都不会很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