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刻得上市“临门一脚”遭业绩下滑 “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花落何处

优刻得上市“临门一脚”遭业绩下滑 “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花落何处
2019年10月30日 16:10 证券市场周刊

距离挂牌上市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时,却预测2019年1-9月扣非净利润将同比下滑近100%,而且共有云营业收入规模的不断增长,带来的是公司市场地位的节节败退, “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这个光环是否能够落在优刻得身上,尚且难说。

鹤鸣九皋/文

10月8日,拟在科创板上市的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刻得”)已提交注册,公司距离挂牌上市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

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显示,优刻得是国内领先的中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主要通过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服务。拟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众多,可优刻得凭着“目前A股市场中,首家设置“特别表决权”(即“同股不同权”,能让管理层以较低的持股比例仍保持公司的控制权)和“超额配售权”(上市后承销商可以根据股价高低再次进行配售)的公司”这一标志性特征,成为市场广泛关注的焦点。

然而,优刻得上市的“临门一脚”,却面临一个最大的拦路虎——净利润的大幅度下滑。如此一来,倘若优刻得没有持续的盈利能力,公司的上市梦是否会破碎?

空有传奇外表

优刻得的创始人季昕华曾被称为“中国首代黑客”,他的光鲜履历引起资本市场注意,2009年6月开始担任盛大在线副总裁、首席安全官、盛大云CEO,全面负责过盛大云计算平台的研发和管理。此前,季昕华曾在华为做过两年安全部经理,后加盟腾讯,担任了5年的安全中心副总经理。

直到2012年,季昕华放弃盛大云CEO职位,创办优刻得。而正是这份光鲜的履历,不仅让优刻得得到了令人艳羡的客户群,比如:爱奇艺、中国移动、百联、邮储银行等,也让优刻得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获得了资本大佬们真金白银的支持。

优刻得在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中称,其依托位于亚太、北美、欧洲等地的全球32个可用区以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国内多地线下服务站,已为上万家企业级客户在全球的业务提供云服务支持,间接服务终端用户数量达到数亿人。

这么传奇的发展史,也使得优刻得的公有云收入随之激增。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显示, 2016-2018年,公有云的业务收入分别为4.72亿元、7.64亿元、10.11亿元,分别为公司贡献了91.43%、90.97%和85.15%的营业收入。

但与此同时,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的2015-2018年优刻得和国内行业主要竞争对手的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却显示,优刻得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4.9%一路下滑到2018年的3.4%,市场排名也从2015年的第六位掉到了2018年的第八位。

也就是说,优刻得快速增长的公有云收入规模,并未使其在国内公有云IaaS市场的地位得到提升,反而是在节节败退。

如此看来,优刻得也只是“空有外表”而已。

上市路遇“拦路虎”

正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看完优刻得的外表后,再看看其是如何“败絮其中”的。

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显示,优刻得2016-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16亿元、8.4亿元、11.87亿元、6.9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2亿元、7098.3万元、7721.12万元、783.93万元。看起来,优刻得是营业收入“可圈可点”,但其净利润却犹如“坐过山车”。

除归母净利润外,优刻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也如过山车般让人惊心不已。从2016年的8778.11万元飙升到2017年度的1.9亿元,再飙升到2018年的4.5亿元,这是以200%以上的增速在疯狂增长。可到了2019年上半年,优刻得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又减少到1.3亿元。

可最令人跌破眼镜的是,优刻得前三季度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1-9月的扣非净利润为130万-150万元,与2018年1-9月的6542.22万元扣非净利润相比,2019年1-9月的扣非净利润几乎下降100%。

无疑,这一业绩预告将成为优刻得上市的最大拦路虎。业内人士就此认为,持续盈利能力是影响企业IPO最大且最为致命的问题。那么,如此一来,优刻得上市之路又会如何呢?

为此,优刻得自身也发出风险信号,称其2019年全年及以后年度存在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在《审核中心会议补充意见落实函之回复》说:“如在此情况下,公司无法获取足够的资金支持进行有效应对从而扭转业绩下滑的情形,公司则会面临无法持续经营的风险。”这就意味着,如果这次融资不顺,优刻得将有可能不再持续经营或转手他人。

夹缝里靠何破局

尽管优刻得对外宣称自己是中国最大的中立云计算服务商,但无论是基于市场地位还是基于营收规模的增速,都并不支持这一“最大的中立云计算服务商”的结论。

从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的2015-2018年优刻得和国内行业主要竞争对手的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来看(如下图),从下图不难看出,优刻得市场地位的节节败退,不仅败给了遥遥领先的龙头企业,同时也在不断的败给那些后来居上者。

再看营收规模的增速,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显示,优刻得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62.6%和41.39%。

与此同时,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披露了阿里云的2016-2018年的营收规模分别为30.19亿元、66.63亿元和133.9亿元,所以,阿里云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增速为120.7%和100.96%。

此外,根据IDC披露数据显示,2017-2018年,国内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的增速分别为72%和86%。

由此可见,优刻得的营收增速远落后于市场增速,和龙头企业阿里云相比,更是相去甚远。

优刻得不仅和巨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还面临着后来者的不断反超,可见,即便是在云计算这个高速增长的市场,优刻得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如此状况下,优刻得如何能够在夹缝中活得很好?又如何能够突破重围将地位立稳?这一系列问题都还有待优刻得解决。那么,“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这个光环是否能够落在优刻得身上,尚且难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