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医生亲历上万个生命逝去,40岁弃医入淘,转行主播卖蟹

16年医生亲历上万个生命逝去,40岁弃医入淘,转行主播卖蟹
2019年12月06日 06:04 电商在线

“就像给QQ宠物换皮肤一样,一只蟹,搭配几个壳一起卖,居然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有顾客一次就下单了50个。”

几个月前,影像科医生邓斯亮脱掉白大褂,走进了直播间。

2003年,24岁的邓斯亮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今改名为南方医科大学)毕业,进入天津一家三甲医院,任影像科医生。

作为一名影像科医生,“多的时候,一天做一两百个CT平扫或者七八十个CT增强。”

工作了十六年,邓斯亮曾直面生死,目睹了上万个生命的逝去。不惑之年,他放弃了月薪2万多的工作,在直播间,卖起了冷门宠物——陆生寄居蟹。

一个三甲医院医生的人生B面

在医院工作的16年时间里,邓斯亮月收入达到2万多元,受人仰慕和尊敬。他说,这是一个三甲医院医生的A面。

在光鲜的职业背后,他直面着许多个暗淡、脆弱的生死瞬间。那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人生B面。

有一回,医院来了一个60多岁的女性病人,陪同的老伴和儿子说老人有心绞痛症状,但不严重。邓斯亮给她做了CTA检查(CT血管造影检查)后,发现她前降支(心脏最主要的血管)97-99%的狭窄,近乎于闭塞。

结果出来后,邓斯亮以及一众医生立即建议老人住院观察,并且下支架,“但老人和家属不同意。”

老人出院后第二天凌晨4点,再次出现心绞痛症状。邓斯亮在凌晨4点半,被电话通知紧急心脏介入手术。他赶到医院时,护士和急救的同事正在给老人做按压,老人的儿子跪在地上给医生们磕头。“磕得一声一声的,谁看了都难受,但真是没办法。”

老人最后没救回来,邓斯亮难受了许久,“这病其实并不是不治之症,如果早听医生的,支架下进去,老人再活20年30年都没问题。”

邓斯亮也给自己的同行看过病。那是一个天津肿瘤医院的主任大夫,每天看上百号病人。有一天觉得自己腹部不舒服,就来到邓斯亮所在的医院检查。邓斯亮给他做了普通CT和强化CT之后,发现他肝上长了鸡蛋大小的胆管细胞癌,“确诊后三四月就去世了,天天忙着给别人看病,自己的病反而给耽误了。”

在医院工作的每一天,邓斯亮都会看到,一些人在这里被判定为绝症,一些人被确认患上重疾。亲属的嚎哭,生死离别在这里反复上演,医院的氛围压抑而沉郁。

考试、发论文、晋升,也给了邓斯亮莫大的压力。双重夹击下,邓斯亮提出离职。

天津“虫儿”

邓斯亮在一个开明且自由的家庭中长大。

他的姐姐复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政府单位,却把自己的铁饭碗砸了,出去创业,父母都没有反对。这次,对于不惑之年却忽然辞职的邓斯亮,父母同样没有反对。

邓斯亮是天津人。

天津有句老话:这人要是精,成不了龙,也得成个“虫儿”。因此,天津话里的“虫儿”,就指乐于钻研某种兴趣爱好或者事物的土专家。邓斯亮的父母,就是其中好手。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会带邓斯亮逛花鸟市场,逗鸟玩鱼。

邓斯亮经常和几个发小,用攒下来的零花钱,在摊贩那儿买蛐蛐,一玩就是一天。“提笼架鸟,盘珠子撸串。天津人从小就是胡同串子,喜爱花鸟鱼虫。”

天津的西头鸟市、南市鸟市、北城根鸟市、城乡鸟市还有千里堤花鸟鱼虫市场,邓斯亮打小就逛了个遍。“市场上有的宠物品种,鹦鹉、锦鲤、各种观赏鱼,基本都玩了个遍,大概花了几十万块钱。”

辞职之后的一年,邓斯亮先去了东南亚看鱼。又跑到美国、俄罗斯玩了一圈,逛了不少水族店和宠物店。姐姐在澳洲定居,邓斯亮就从悉尼一直自驾开到墨尔本,再从墨尔本开到昆士兰。

环游了一圈回到天津,邓斯亮才考虑起自己未来的事业。

一开始,他和几个发小开了个淘宝店,试水零食生意。“觉得自己是商业奇才,但没多久就亏了15万块钱。”

备受打击的几个中年男人聚到一起,认真讨论起接下来的创业方向,最后决定卖宠物。“你看看,我们几个人,哪个不会玩儿啊?在玩这个事情上,咱们谁没交过几十万学费?”

但具体做什么品类,大家都没了主意。因为有了初次入淘创业惨痛的教训,邓斯亮回去后,开始不停搜索淘宝,“我们要做,就要做小众一些的。”

邓斯亮有个朋友,养了5年寄居蟹,“寄居蟹寿命20到30年,甚至更久,养起来也很方便不费事。”

众人讨论一番,最后还是邓斯亮拍板:“卖寄居蟹!”邓斯亮起了个名字“十三玩水族”,成了店铺的主播。

解救“空巢年轻人”

世界上现存的寄居蟹超过千种。

寄居蟹的腹部卷曲柔软,极易受到其他动物的伤害。因此,寄居蟹通常寄居在一些螺类动物死后留下的空壳里,以保护它们柔软的腹部。“裸奔的寄居蟹必死无疑。”

随着身体长大,每隔一段时间,寄居蟹就要更换更大的壳。“如果它们相中的壳已经有了住户,那么双方就要进行一场殊死搏斗,胜利者占有螺壳。”

因为养殖方法足够简单,在日本,寄居蟹是不少“空巢年轻人”的宠物。“在塑料盒或是玻璃缸底部铺上一层底砂,设置躲避物,提供淡水和盐水,因为是杂食动物,蔬菜水果鱼虾,寄居蟹都能食用。”

邓斯亮店铺最贵的一种陆生寄居蟹,一只能卖到2000多元,就来自日本海域附近。

在各种社交网站,日本年轻人对寄居蟹的玩法也是多种多样:给寄居蟹做玻璃海螺壳,用以观察寄居蟹的身体。或是每天翻寄居蟹的“屋子”,观察寄居蟹之后的有趣反应。

但国内,养寄居蟹的人不多,市场也并不成熟。邓斯亮最初还是拜托广州一个卖水族宠物的供应商,专门向国外渠道采购寄居蟹,“结果他买错了,买了可食用的寄居蟹。卖这个的商家,实在太少了。”

有一次,供应商送来的一堆寄居蟹当中,有一只跟别的都不一样。邓斯亮对比了现有的所有陆生寄居蟹品种,“不属于任何一个,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供应商也不知道。”他上了外网,联系到一个研究寄居蟹的生物学家,对方隔了几天告诉他,这是一种叫做“红日陆寄居蟹”的新物种,非常罕见。

这件事很快在全球“蟹圈”流传开,再联系供应商想要进货时,“价格就翻了七八倍。”

十秒“换壳”

第一个月,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经常在个位数徘徊。

好不容易有了几笔小单子。邓斯亮还经常接到投诉。发寄居蟹时,邓斯亮用的是饭店的一次性饭盒。“一次性的塑料饭盒易碎,寄居蟹经常被压死或是闷死。”

后来,邓斯亮找了家工厂,定做了带有网眼、硬度高的熟塑料包装盒,将寄居蟹活体和螺壳分开打包,订单才慢慢多了起来。

给寄居蟹换壳,是“养蟹人”的乐趣之一。寄居蟹买回来之后,邓斯亮通常会往爬箱里撒一把漂亮的螺壳,“引诱”寄居蟹将原本的“丑壳”换掉。“也是为了防止寄居蟹死亡。一些寄居蟹在换壳期间如果没有找到新壳,身体暴露在外,会被其他寄居蟹咬死。”

邓斯亮也会直播寄居蟹换壳的过程,一旦看上新壳,寄居蟹会飞速地从旧壳蹿出,迅速钻到漂亮的新壳里。“整个过程就十来秒,眼睛眨一下它可能就换壳了。”

买家买一寄居蟹时,常常会下单好几个漂亮的螺壳。

开播大半年,被吸引来邓斯亮直播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大部分买家都是90后或者00后的,北京、上海、天津还有江浙一带的,还有一下子下单50只的。”

六一儿童节当天,邓斯亮的直播间一个多小时,就卖出了500多只寄居蟹,“大部分都是宝妈买给小朋友做儿童节礼物的。“

目前,他的直播间一个月成交量达到了20多万。同时,邓斯亮也发现,在淘宝上卖寄居蟹的直播间,越来越多。“现在一天直播时长在十个小时左右,不敢懈怠。”

寄居蟹的养殖间

因为“宠物”生意火爆,前不久,邓斯亮和朋友,在淘宝上又开了两家新店,一家卖蝎子蜥蜴宠物,一家卖天津本土的蛐蛐等产品。“我们现在还在筹备线下养殖场,已经采购了爪蛙蝌蚪苗,预计元旦之后就能上架。”

邓斯亮觉得,天津人爱玩,也特别会玩。“玩物尚志不丧志。天津作为华北地区,甚至是全国的花鸟鱼虫批发集散中心,她线上的影响力远远没有和线下的规模成正比。我希望能聚集更多天津商家来做淘宝直播,能够在天津成立淘宝直播第一个宠物直播基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