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90后国际贸易商,帮尼日利亚男子逃离贫民窟,却遭美国人勒索

义乌90后国际贸易商,帮尼日利亚男子逃离贫民窟,却遭美国人勒索
2020年02月26日 21:13 电商在线

王军杰认识尼日利亚商人伊哈洛是在2016年,对方通过一个名为“速卖通”的跨境电商平台找到他,向他购买了两千个廉价手表。

这批单价仅2.99美元的中国产手表,从义乌的仓库发货,经过一个月的漂洋过海,抵达遥远的非洲西海岸,在那里,伊哈洛将在成本之上加价两到三倍,通过自己的facebook,把这些手表卖给贫民窟的人们,赚取不菲的差价。

年轻的伊哈洛会把收益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用于维持父母亲的生活,一部分用于支持哥哥去英国留学,剩下一小部分他会自己留下来,他也想去留学,甚至奢望将来能在富人区买上一小块地。

王军杰已经先于伊哈洛一步,实现了相似的梦想。

短短三年,他的廉价手表生意,在国际市场上销售突破了两千万元,利润在一半以上。这个90后终于觉得赚够了。在此之前,他早早考上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直博生,却连续休学三年,那位专攻飞行器设计的导师一再催他返校。当他真的背起书包回到实验室时,周围人都纳闷,“都认为我不该回来。”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把生意做得那么大,他的家境并不好,考上大学时,父母没办法给他一分钱,他曾欠下一屁股助学贷款,至于休学,也只是想“先去赚一点生活费。”

考上了研究生,他休学去了义乌

王军杰有非常多的非洲客户,但伊哈洛绝对是印象最深的,不仅是因为这个合作伙伴每三个月就会来拿一批货,一连拿了四年,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每次见到伊哈洛,王军杰都会忍不住想到自己。

他是湖北人,喝着长江水,听着《洪湖赤卫队》的故事长大,父母种了一辈子的地,没攒下几个钱,有一段时间家里挖过一个鱼塘,养过几尾鱼,生活似乎好了一些,但父亲突然病重,家境旋即跌入低估。

唯一的盼头,是他的学业。那个小地方,只有两个孩子进了县里的重点学校,他是其中之一,后来又考上了中北大学的飞行器制造专业,着实在乡邻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

但是,生活的辛苦,只有王军杰自己知道。离家时,父母给他准备了行李,却没给他带一分钱,出门打工的哥哥也难以接济他,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办了助学贷款。

王军杰所学的专业冷门,却不愁工作,以往的毕业生中,多数人都去了飞机制造厂,西安飞机制造厂,成都飞机制造厂,沈阳飞机制造厂,江西洪都飞机制造厂,都有。但毕业前,他不得不为生计考虑。给旅游公司招人,卖信用卡,卖小饰品,他都干过。大二时,他教小孩子玩轮滑,倒是赚了一笔,“招了十几个学生去教,一年报名的有三百多人,赚了十几万。”但很快,他用赚到的钱做餐饮店,赔掉了十八万。

当他考上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硕士时,身上背着四年的助学贷款,他还得负担家里父母的日常用度。“考的时候也想得很清楚,即使考上了也要先去赚钱。”

2013年,只身来到南京的王军杰,办完报到手续后,马不停蹄地办了休学,之后坐上了南下义乌的火车。有朋友跟他说,义乌遍地是黄金。

第三个月就卖了五万美金

王军杰在义乌北苑街道的莲塘小区租了一个小房间,开始做跨境电商,把中国的小商品卖给外国人。

他一开始什么都卖,泳衣、户外用品、小饰品、手表,虽然离义乌商贸城不足五公里,但他的货都从阿里巴巴上找,“从没去过商贸城,只知道义乌外贸环境好,国际物流很方便。”

他做的是无本小买卖,不囤货,有了订单才去进货,到第三个月,他抓住了一个机会。

之前,国际物流都是挂号件,一个件收八块钱挂号费,当不收费的平邮推出时,义乌最先尝到甜头,“走平邮没有物流信息,但能便宜八块,我的物流成本比别人便宜一美金。”

他很快找到一款硅胶女表,进价七块钱,别人都在卖四、五美金,“我知道平邮这个东西出来了,我卖2.99美金,量一下就冲到一两千个。”

网上批发满足不了他的需求量,他开始寻找稳定的货源。无意中发现,进货的店铺也在义乌,“我是义乌的,他也是义乌的,有人就提醒我,去商贸城找找。”

“一开始很困难,我们知道手表区域在哪里,但是不知道他从哪个店里拿的货,一共四层,一个店一个店看,每天一转一下午,转了半个月,终于在四楼找到了真正的厂家。”工厂老板后来告诉他,他是第一个找到源头工厂的跨境电商。

那一款女表,他一口气卖了六万个,第三个月就赚到了五万多美金。

双面美国人

王军杰的女表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在国际散客之外,他甚至还遇到了大客户。2015年,一个法国人向他连续订了三个月的货,每个月拿一万多个,一支表,王军杰就赚二十块钱。

但也有翻船的时候。

有一次,出差途中,王军杰接到公司电话,店里一下子来了很多单子,一款产品的价格设置错了。原本四美金的价格,被设成了0.01美金,仅仅十分钟,买家疯狂进来,等下架时,已经有6000个订单。“完了,我当时觉得完了。”

他花了半个月来处理这些订单,挨个解释,最终还是有三分之一的客户要求他发货,“欧美人比较好沟通,非洲国家就不理解,有人直接后台投诉你,发货后,他才取消投诉,影响了半年。”

在王军杰的客户中,俄罗斯客户量最大,西班牙,巴西,以及来自非洲的也不在少数,美国虽然只占到5%左右,但却让他又爱又恨。

王军杰虽然做国际贸易,但基本都是小单,一般一两件货发一单,而一个美国洛杉矶的大买家,曾让他寄过一个特别大的包裹,“几个箱子,一般线下批发才会有大箱子走,一次几千个,还是同一款,很少见。”

但转眼他就被GBC举报了,那是美国一个专门举报侵权的组织。王军杰的手表被认为侵权某个大牌,被GBC在美国起诉,他的几万美金遭到冻结。

同行提醒他,这个组织在国际上是出了名的喜欢“敲诈勒索”,之前有一些商家跑去应诉的,都失败了,给钱是最好的办法,“对方通过正常渠道起诉你,但我自己觉得也不算侵权,就是去美国应诉很麻烦,同行遇到很多,不仅速卖通、亚马逊、EBAY都有,一般都是直接给点钱,撤诉算了。”

按这个组织的和解规矩,他会直接索取冻结资金的一半,“花了三万多块钱和解,这些美国人就靠这个为业。”

全球都在等着义乌开工

不管多忙,王军杰每年都会回学校办一次休学手续,但是根据学校规定,休学最多三年,如果王军杰2016年再不返校,他的入学资格就会被取消。

2016年9月2日,王军杰重新背上双肩包,从义乌坐上火车,回到了南京的学校。短短三年时间,他已经从身无分文的穷学生,变成了在义乌拥有几十个员工,拥有自己的手表工厂,年销售额突破两千万的成功商人。

他记得,上本科时的被子,是从湖北老家背过去的,但这次,他找了管理员,花了四百块钱,买了一床新的,“不用再为钱发愁,特别放松。”

他的角色开始发生转变。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跟着导师制造飞机,他所在的团队负责制造植保(植物保护)的小飞机,用来为农作物打农药,王军杰负责组装和试飞。他的师兄们成功研制了武直10、20,王军杰正在努力追赶他们的脚步。

他跟导师研制了一个扇叶飞行器:一个扇子在一个圆筒里,不断搅拌,这个筒就能飞起来,“无法想象的这些东西,完全颠覆了现在飞行器的原理,我们已经把原理摸清了,如果装配在航母上的飞机,可以直接垂直起降,用在大飞机上,可以短距离起降。”

他是如此执着于学业,以致于员工开始对他多有抱怨,影响最大时,这位博士的年销售额曾跌到仅剩下三百多万元,“我觉得选择是正确的,我毕业后会去大学里当老师、做科研,如果公司的人搞得好,整个公司就直接给他们了。”

许多国外的合作伙伴,对王军杰回到校园的举动,都颇为疑惑,甚至是他的导师、同学,得知他的生意后,都觉得“不该回去”。他们的理由是,即便他博士毕业,从事科研工作,肯定赚不到现在这么多的钱。

唯独非洲商人伊哈洛,对王军杰的选择十分赞许。他总是和王军杰视频连线,他告诉王军杰:“我们是一类人,家庭不好,尝试自己做生意,赚取学费,我们做生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很多钱,而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年,伊哈洛终于去往韩国留学,他开心地和王军杰说,他还会继续自己的生意,他要在富人区买一块地,盖一栋房子,把家人从贫民窟里接出去。

不过,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近王军杰不得不暂时将重心回到生意上来,原本初七开工,却一直往后推了两个星期,23日复工时,仅一个员工到岗。他的手上压着二三十万的订单没发掉,客户一直在催,他还有一些库存,可以暂时缓解部分压力。

这几乎是整个义乌市场的缩影。做手表的源头工厂不过十几家,如今有七八家已经陆续复工,但到岗工人几乎都只有三成,处于开门不开工的状态,“工人不到位,工厂货给不出来,正常订货周期一般二十天,现在起码要等两个月。”

前几天义乌国际商贸城开市,被同行们认为是提振信心之举,虽然同行大部分都处于缺货状态,但大家对未来普遍持乐观态度,毕竟义乌作为全球小商品集散地,停工一个月,对客户的影响更大。只要工人到位,生产就能立刻恢复到正常水平,“全球都在等着我们开工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