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岁杭州老板,坐拥全国最大的酒店集团,竟然还去玩极限运动

69岁杭州老板,坐拥全国最大的酒店集团,竟然还去玩极限运动
2020年06月04日 13:44 电商在线

直播前,陈妙林穿着得体的白衬衣、剪裁合身的西裤,脚上配一双黄色布洛克,饶有兴致地回忆自己的过往岁月:1960年,当他年仅8岁时,连饭都没得吃,就去挖草根,去剥树皮,“我们把外面的皮剥掉,里面的皮,用小刀子刮成一根根的丝,熬成汤。”那一年,他还卖过冰棍。

他侃侃而谈,肤色健康,完全不像一个年近70的老人。挪动脚步时,黑色袜口上露出一个小小的运动标志,那是这位老牌浙商身上的另一个标签。

然后,他飞速地脱去一身正统的装束,换上花衬衫、白裤子,跟着年轻的员工们,对着直播镜头,跳起了草裙舞,扭腰的时候,动作有些不太协调。

在杭州萧山本地,对老一代的风云浙商有一个尊称,喊他们一声“老大哥”。如今,“老大哥”们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鲁冠球过世了,黄来兴退了,徐冠巨是二代了,3年前,陈妙林也宣布退休。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陈妙林突然又回来了。这一次,他变成了主播。

运动达人

退休后的陈妙林,已经习惯了用马拉松或者铁人三项,开始大部分的聊天。这位69岁高龄的风云浙商,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一手创立开元旅业集团,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集团。

2017年逐渐淡出公众视线之后,陈妙林一直活跃在国内外的极限运动赛事之中。

一场铁人三项的比赛,3.8公里游泳,180公里自行车,再加一个42公里的马拉松,必须在17个小时以内完成,陈妙林能跑进14小时08分,在年龄组中,他斩获第七,排在前面的六个选手,全都是欧美人。

“在年龄组,我还是有点优势的,能得个名次之类的。”他说。

今年,他原本计划4月份,去波士顿参加一次马拉松。65岁以上的选手,报名有门槛,上一年的成绩必须跑进4小时04分,陈妙林连续两年过了门槛,但因为疫情,比赛被推迟了。他有些遗憾,“如果明年我要报名,必须要今年进成绩,今年能不能跑进,我们这个年龄就很难说。”去年,陈妙林还远赴法国参加了波尔多马拉松,也是在那里,开元收购了来自波尔多的法国璧萝酒庄。

你很难想象,陈妙林这样的“铁人”居然也会服老。

他说,年龄大了没办法,肌肉可以锻炼,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肺就是要衰退。“比如说我跑42公里马拉松,不是腿没有力量,不是身体没有力量,而是要控制心率,像我们这个年龄一般的人,心率每分钟不能超过150跳,我跑160、165没问题,不是跑不上去,是不敢跑,你得尊重规律。”

跑步、骑车、登山……陈妙林身边那些商界大佬,都活跃在同一个运动的小圈子中。

最著名的是王石,“他是真正运动的”。陈妙林请他吃过几次饭,发现王石连鲜榨果汁都不喝,一定是矿泉水,甜的东西一点都不吃,蛋白的就是一点鱼,或者吃点牛肉,而且量很少,他的身体基本上是无脂肪的,米饭更不用说了,他根本就不吃。

为了登珠峰,王石准备三四个月,花了几百万,登了三次才登上,第一次没登上,第二次被狗咬了以后他又退下来,第三次才成功登顶。后来王石玩滑翔伞摔了,三根肋骨、一根腿骨,都骨折了。

“他玩的东西花钱,我玩的不花钱,马拉松怎么花钱?铁人三项,要买个自行车贵一点,其他也不花钱。”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运动达人陈妙林身上的无形价值。

浙江松阳前脚刚刚邀请他去参加骑行,后脚建德就请他去跑马拉松。

商人的品质

每个人的运动方式不一样,但是有共同的一个特征,就是自律。

这种高强度的运动,陈妙林已经坚持了25年。“我自己想想,应该也是自律,后来就变成习惯了。”现在,如果早上不起来,他可能还浑身不舒服。“今天早上起来,雨下得很大,起来干嘛?下雨天,我不想出去跑了,后来在房间里没事,还是冒着雨,又去跑了一圈,一圈回来还早,在房间里没有事情干,就做了七八组俯卧撑,每组100下。”

不论春夏秋冬星期天,陈妙林每天早上雷打不动6:00起床,要么游泳,那么跑步,跑步肯定10公里以上,游泳1500米,冬天游得短一些,也基本保证五六百米。

他经常说,一个人的价值观会改变,一个企业家的价值观改变来得更快。什么情况下,会改变企业家的价值观?“一个是身体不好了,第二是遇到意外打击,变化一来,他就会早退,把企业卖掉,去享受人生。”

在商海里游泳,意外打击总是说来就来。

今年新冠疫情来袭时,陈妙林预估三个月时间损失15个亿,这个数字对开元而言,不成问题。“实际预想的比我们要好得多,基本4月份已经打平了,5月份我们已经有净现金流入,特别是度假酒店系列,比如说两个森泊乐园,回暖非常迅速。”

陈妙林曾多次碰到让他焦虑的时刻。

2012年,八项规定出台后,饭店业务断崖式下跌。2014年,又碰到房地产的危机。极限运动要有坚强的毅力,做企业也同样,“不然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那是属于他们的时代。

1985年前后,改革春风吹到萧山,民营经济越来越活跃。鲁冠球的宁围公社农机厂已经成了万向节厂,获得政府和外商的认可;宗庆后从校办企业经销部经理,变身为经销部的承包商,几年后他将创办娃哈哈营养品厂。

此时的陈妙林放弃了成为萧山物资局副局长的机会,去萧山宾馆走马上任。那是当地第一家涉外旅游酒店,陈妙林率先引进了保龄球、KTV等娱乐设施,轰动一时。相比国内缺乏服务意识的传统宾馆、招待所,陈妙林让宾馆服务员主动和客人说“您好”,这让当时的客人觉得,这家酒店与众不同。

开业仅半年,宾馆营业额就达到1800多万元,创税利248万元。而萧山宾馆也正是开元旅业集团的前身。

沉浸在抖音小姐姐们的劲爆舞姿中的年轻人,很难想想那个年代席卷的风云。

现在的陈妙林在公司,已退居幕后,退休之后,他的公开身份,是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 浙江省旅游协会的会长。

年轻的古稀主播

当陈妙林面对直播镜头时,双手藏在桌子底下,不停地捏着拳,说话也有些僵硬,但不妨碍他畅所欲言。

“我也在网上看直播,照道理说,年轻人做的事情,我们老年人不应该来参与,快70的人了,人生70古来稀,我为什么去做直播,因为我们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

做酒旅业,消费群体一直在很快速的发生着变化,陈妙林做第一个度假酒店的时候,是1995年的之江度假村,那是华东地区唯一的一个度假酒店,做得红红火火,那时候的目标群体是50后60后。2000年的千岛湖度假村,目标群体变成了60后70后,现在开元集团在杭州和莫干山的两家森泊度假酒店,90后00后已经变成了消费主力。

比如为年轻人和家庭用户设计的塌塌米床,方便客人放行李,而且小孩上下床也更安全,但很多老年客人却不太喜欢 。这种塌塌米床,底部有一个平台,下床时,下了床垫,要在这个平台上踩一脚,再从平台下去。

这让很多“前浪们”难以适应。但却是“后浪们”最津津乐道的网红产品。

但这并不能妨碍陈妙林跟上时代的步伐,他说,现在年轻人都在玩手机,都在看直播,我们跟年轻人要有个交流,倾听他们的一些诉求,让他们认识我。一个企业不能适应“后浪”,经不起潮流的洗礼,没有“前浪”的经验,传承不了艰苦奋斗的匠心精神。

陈妙林有一对双胞胎女儿,都是80后,在做度假酒店的时候,他都会充分尊重女儿的意见。父亲上直播也是女儿们的主意,她们还专门给父亲提了不少建议,该讲什么,不能讲什么,都写清楚了,但陈妙林说,“我都不看,看了也记不住。”他对自己有信心,唯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

此前,陈妙林从来没关注过电商主播,他会关注像梁建章、董明珠等商界大佬的动向,董明珠第一次直播门可罗雀,“第一次不算太成功,第二次就卖了好几个亿,他们都做得非常好。”

他的直播首秀似乎还不错,3小时吸引了267万人。截至当天的飞猪超品日已经完成了1800万GMV。

除了与主持人汪聪、飞猪副总裁黄宇舟一起跳草裙舞,陈妙林还亲自体验了高空滑索、激流河等极限项目。整场直播平均每秒成交1单,杭州开元森泊网红树屋套餐被秒光。“第一次直播感觉还不错。”陈妙林说。

陈妙林有点期待下一次坐在镜头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