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一哥辛巴跨界?2.16亿入股上市公司,股价连续五个涨停

快手一哥辛巴跨界?2.16亿入股上市公司,股价连续五个涨停
2020年09月25日 13:19 电商在线

主播带货不是新鲜事,那么“带股价”呢?

上周,“快手一哥”辛巴入股A股上市公司“起步股份”的消息一经传出,起步股份收获连续五个涨停。不过今天股价跳水,跌停封盘。

5个涨停+1个跌停

头部主播对股市造成的震动,像坐过山车一样刺激。之前,“蹭上”李子柒的星期六,10天里8个涨停;薇娅和梦洁签订合作协议,后者收获连续两个涨停;就连李佳琦在直播间里卖了五分钟的金字火腿,第二天都直接涨停了。

据起步股份发布的公告来看,这次辛巴个人公司广州辛选投资有限公司和合伙人张晓双获得起步控股股东转让的10%股份,交易对价4.32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

也就是说,辛巴他们是真金白银拿出四个多亿来买股票的。按照9.162元每股买进,目前每股15.23元,一周之内,手中股票浮盈从3.5亿降到2.8亿。

对于这次股份转让,起步股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双方接触时间比较久”,而“双方在业务上能实现双赢”是此次合作的基础。

能一下子拿出四个多亿“炒股”,辛巴这几年赚的钱,在社会收入金字塔顶端直插云霄。

当巨大的财富涌向这个刚满30岁的年轻人时,他又在向这个时代输出什么呢?

时代的缩影

当我们讨论主播的时候,往往会先想起他的带货能力,李佳琦是“OMG买它”,薇娅是“卖火箭的薇娅”,这些标签和人设,是外界对他们带货场景的直观印象和人物标签。受众信任的是李佳琦的专业能力、薇娅的供应链能力。

但是在辛巴身上,感知最强烈的,是他这个人本身:出身草根,深谙人性,挥金如土,碰瓷明星。

近6000万粉丝,辛巴的快手靓号ID和众多标签

辛巴一直自诩农民的儿子,作风豪迈,性格直率,这样的人设让他在快手的老铁江湖里无往不利,而在他的身上,确实有足够多的故事来支撑起这个人设。

辛巴身上有几个著名的时间节点:明星演唱会婚礼、疫情捐款1.5亿、被快手封杀、回归快手带货12.5亿元、碰瓷张雨绮和华为上热搜……他的故事像一本爽文小说,让下沉用户大呼过瘾,成为这个人群的信仰和图腾。

辛巴本名辛有志,1990年出生在黑龙江小兴安岭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父母都是农民。他从小就不是个好学生,初中时候成绩垫底,后来就干脆辍学回家了。

不过成功的商人,往往学历不是必要条件,通晓人性才是。

19岁,他跑到哈尔滨去开了家水果店,经营风格和后来做快手主播差不多,爱讲排面,广交好友。一开始还能每天挣个百八千,后来“朋友”一多,就开始频频为自己的豪爽买单,很快就因为经营不善,欠下60万债务,第一次创业宣告失败。

为了还债,辛巴听信了一个亲戚的鼓动,跑到日本去游学打工。一开始受尽冷眼,没地方落脚就睡在公园、车站里,没有钱就吃过期的蔬菜食品。

但是辛巴天生有一种商业敏感,他发现了中国市场对进口纸尿裤的巨大需求,开始雇佣当地人收购纸尿裤,然后倒卖给国内商家,第一个月挣了十几万,半年时间就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在法律边缘试探的辛巴,很快就被日本警方盯上了,不仅被没收了非法所得,还因为“雇佣违法”的罪名被逮捕,在日本的监狱里度过了63天。

这些过往,如今看来,都是辛巴的少不更事和年少轻狂。在日本,他求学不成,但是终究是从“社会大学”毕业了。

回到国内,等待他的,正是一个到处散发着机遇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时来运转

2016年,辛巴注册了快手账号,从此他和快手,以及这个短视频时代之间的羁绊正式拉开了帷幕。

年轻的辛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复杂经历,也饱受过社会的毒打,深谙人性的他在快手的老铁世界里如鱼得水,凭借语言天赋和社会经历,初来乍到即拥有了自己第一批粉丝。

很快,他又通过跑到各个高人气主播的直播间里大肆打赏,到处吸粉。也就是那个时候,辛巴认识了他现在的太太初瑞雪,他当时为她刷了几百万的礼物,两人因此结缘。当然初瑞雪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比辛巴大四岁的她,被称为“微商一姐”,生活经历和创业史的精彩程度不亚于辛巴。

辛巴从来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在快手豪掷千金,就是冲着做生意去的。2017年,辛巴做了很多商业动作,包括创立广州和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创立辛有志严选品牌,成立卫生巾品牌棉密码等等。

2018年可谓是直播带货的爆发元年,短视频平台和电商平台都开始把直播带货作为战略级项目,倾斜了大量资源来打造。在这波风口红利到来前,辛巴“未风绸缪”,理所当然,他成为快手上第一批吃到红利的带货主播。

当时,他直播间里“棉密码”的单场销售额已经可以做到十几万,等到了2018年底,单场销售额就已经破亿了。

但是像辛巴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只在快手里纵横捭阖。他憋了个大招:2019年,在这位“快手一哥”和“微商一姐”的婚礼上,他们花了7000万,请来包括成龙、王力宏、张柏芝、邓紫棋等明星助阵,结束后直接直播带货超过1.3亿,自此一战成名,成功出圈。

把婚礼变成自己的破圈演出,辛巴做到了。

直播江湖的彼此制衡

不同的平台土壤会孵化出不同的头部主播,淘宝直播有薇娅、李佳琦,快手有辛巴,他们虽然都最终指向带货,但是无论是直播风格还是涨粉路径,都完全不同,每个成功的主播都是被市场投票选出来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主播的成功是一场大数据投票的概率游戏。

但是当主播和平台的利益捆绑达到一定程度时,双方的主次要矛盾会随之发生变化。辛巴在接受新浪科技的采访时曾表示,和快手之间没有合同的制约,但是双方有一种默契,彼此会聊理念,会有共同的计划。

也说不上谁离不开谁,是互相滋养、共同成就的关系。“我走,能帮助其它平台削弱对手。跟三国的道理一样,我过去帮它,它要带着我的兵去攻打我原本长大的地方,这我是不能认的。”2019年,快手电商的GMV在400到450亿之间,其中辛巴家族就完成了133亿元,占了近三分之一。

辛巴家族图谱,来源: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但是即便是心照不宣的合作关系,依然会有一霎那“想要离婚的冲动”。

今年4月,辛巴因为和快手另一个头部主播“散打哥”的冲突,两人账号双双被平台关进了小黑屋。辛巴直接喊话快手,“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点,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不然可惜了。”

相爱相杀地十分缠绵。快手和辛巴的互相成就,都是不可复制的,他们犹如吵架的夫妻,虽然是利益共同体,但是总是希望有更多各自的空间。

辛巴停播期间,辛巴家族并没有闲着,辛巴的徒弟“爱美食的猫妹妹“、”蛋蛋小盆友”等主播“代父出征”,在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上仅次于薇娅、李佳琦,排在三四两名。

快手离不开辛巴家族是一个事实,被封杀51天后,辛巴回归了,并在当天的直播中创下了12.5亿元的带货记录新高。一周后,辛巴的周大生直播专场,一天卖了300个线下门店一年的销量。

不过快手自己的算盘也打得很响,这半年来,它找来入驻的明星就有周杰伦、张雨绮、陈坤、黄圣依、郑爽、沈腾、黄渤等数十位,先不说这些明星能不能真的融入这个生态,但是吸引了不少新用户是不争的事实。

家族荣耀

蛋蛋是辛巴的第一个女徒弟,也是他看中的“20亿选手”,当时蛋蛋的单场带货天花板是100多万元。

蛋蛋和辛巴

拜师后,辛巴会在直播间里把蛋蛋介绍给所有粉丝认识,告诉大家这是自家孩子,要多多支持。不到一个月,蛋蛋在开播前4个小时接到通知要直播首秀,她甚至来不及洗头,就被运营团队从头至尾安排地明明白白,带货的品类、顺序、特点都一一罗列,她只需要记好脚本流程,把商品讲清楚。当晚,蛋蛋卖了2700万。

今年4月,罗永浩的首场直播卖了1.1亿元,蛋蛋当天则卖了4.8亿元,这个只有23岁的女孩,背后有一个庞大的辛巴家族,让她在短期内拥有了和其他平台头部主播一战的实力,并且获得碾压式的胜利。

现在,蛋蛋有1775万多粉丝,是快手上仅次于辛巴的第二大带货主播,今年已经完成了30亿的带货。

在辛巴家族里,这样的头部主播就有7个,月月霸榜快手的带货主播TOP,他们各有深耕的类目,比如“蛋蛋小盆友”是服饰彩妆;“爱美食的猫妹妹”主攻食品,“时大漂亮”是美妆领域……

从今年疫情开始,辛巴就已经逐渐转移自己工作的重心, 他减少了自己的直播场次,逐渐走向幕后,花时间培养徒弟、筹备直播基地、打通更多上游供应链。

一方面,辛巴凭借自己的流量输送,培养起一支带货主播矩阵,另一方面,他希望构建直播供应链,成为这个新兴行业里水电煤般的存在。他认为自己与李佳琦薇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是职业主播,而他是“在做产业和生态,更看重产业链的打造。”

即便看起来,辛巴之前做的事情,很像是“把原本要倒进海里的牛奶倾销给下沉市场的消费者”,但是,随着辛巴家族带货能力被一次次印证,他确实拥有面对供应链的议价权。

而下沉市场回报给辛巴的,是超出市场想象的购买力。时大漂亮会卖SKⅡ、兰蔻这样的高端美妆,辛巴之前“碰瓷”张雨绮上热搜,也是因为他称自己倒贴1200万卖苹果手机。

当然,偶尔也会被品牌打脸:在卖华为荣耀手机时,辛巴擅做主张说要送下单用户额外一副耳机,品牌方没同意,他能做出当场鼓动下单用户退货这种事儿。

资本撬动

4月份,辛巴在接受央视记者水均益采访时,称自己“想走完23个省,做农副产品,不跟工厂合作,只跟农民合作,把利润留给农民”。

上个月,辛巴的直播基地落地广州,现场人头攒动,辛巴家族的一众主播悉数到场,海泉主持,朗朗献曲,排面十足。

广州辛选直播基地开业

目前,辛选团队已经超过3000人,包括签约的主播、运营团队和技术人员,辛巴对这个直播基地寄予厚望,称其为“第三代直播基地”:以自营商品为主,接受优质商家入驻,商品掌控度高,盈利模式为供应端盈利。并放言要培养300个头部主播。

这也意味着,辛巴需要对供应链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不仅仅是和品牌签一个合作年框、搞几场专场直播这么简单,而是通过资本进入的方式,撬动更上游的生产环节。

此次和起步的合作,从辛巴方来看,正是填补了其在儿童产业供应链上的欠缺。起步的产品定位于3-13岁儿童,品类涵盖鞋服,对方向记者透露,双方近期将举行直播专场首秀及战略发布。

起步认为,与辛选的合作,相较于“网红带股”模式有本质区别,“对我们而言,初衷是为了获取新兴互联网群体的消费市场空间,捕捉用户需求,缩短流通环节,最终扩大市场;对于辛选而言,这是辛选深耕母婴+儿童供应链的组成部分,整合上游资源,提升产品定制的能力。”

头部主播撬动资本,已经成为这些网红在直播间外的另一战场,据不完全统计,薇娅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有21家,李佳琦在投资方面也颇有想法。

2017年底,薇娅已经以“一夜赚杭州一套房”的赚钱能力出圈,去年李佳琦赚了两个亿,超过2307家上市公司的盈利规模,他们本身是资本的宠儿,同时自己也是资本。像李佳琦个人比较偏好的投资方向有品牌策划、传媒工作室、美妆等领域,薇娅背后的机构谦寻除了自己控股多加公司,也在美妆、娱乐等领域有投资动作。

“公司永远保持创新心态,一旦创新停止,创业就结束了。”前几日,辛巴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段视频。视频里,他完全区别于直播间里那种疯言疯语的表演型人格,头发一丝不苟,西装革履,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不远处是广州地标小蛮腰。

参考资料:

新浪科技《主播辛巴:快手从此再无一哥|独家》

经济观察报《辛巴的直播电商江湖:一个人活成一个平台,能否打破网红“快速衰落”的宿命?》

金融八卦女频道《吐槽张雨绮的辛巴,“炒股”3天浮盈超2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