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在上海涂鸦6年,住10平米出租屋,给迪士尼画墙

90后小伙在上海涂鸦6年,住10平米出租屋,给迪士尼画墙
2021年04月29日 12:46 电商在线

凌晨一点,衣服上沾满颜料的王鹏,正站在火锅店里,对着墙上新画的十个国画人物吐槽:这可是我今年第N次画你们了!你们一会儿出现在馄饨店,一会儿出现在面馆,一会儿又出现在火锅店,真是辛苦了。

曾经,王鹏梦想做一名画家,作品在全世界巡展,被美术馆收录,被收藏家竞相购买。再不济,自己开个画廊,时不时搞个品鉴沙龙。

哪曾想,现在的他,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会画画的”,看到工地施工、小店装修就往里钻,瞅着白墙壁走一圈,忙不迭向对方推荐:我是墙绘师,画过迪士尼的墙,涂过上海外滩的廊,价格良心,画得快,一平米只要两三百,包颜料,这墙要不要来一幅?

一年多前,他开了个网店,把自己过往的作品都传了上去,他想在更多地方留下自己的画作。虽说,当爱好变成谋生手段,它失去了很多性感,但王鹏并不想做生前穷困潦倒的梵高,画画的快乐,是可以跟生活和解的。

魔都寻梦

王鹏,29岁,湖南农村小伙,爱画画。老家房子,整个三楼都是他的画:姐姐和堂弟的肖像、在瓷泥矿里工作的父母、去张家界写生的美景、农民伯伯丰收的笑脸,都是他的宝贝。

高二那年,同学要去学绘画,顺便拉着他一起拜了师。课堂上,盯着桌上的石膏几何体,他画得很没劲,总觉得按照条条框框画出来的东西没有灵魂。

他琢磨:那些世界顶级的大师,梵高、伦勃朗,搞创作的时候,难不成脑子里还得想着要应付考试,得有体积感、结构感?应该都是开心地画,狂放的笔触,想画啥画啥?

大学时,他喜欢跑到景区、农田里作画,呼吸新鲜的空气,在画中表达自由、安宁,画里山水和谐,人与自然融为一体。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看着亲朋好友沉迷短视频、直播,美颜功能横行四方,他想,绘画何止是夕阳产业,简直来到了消亡时代,毕业即失业。

同学鲜少有从事绘画本行的,但王鹏舍不得放下画笔。毕业后,他在网上加了很多兼职QQ群,有人介绍活儿就接,一平方米100多元,画一天下来能赚300块钱。那几年,他跑过湘西的幼儿园,画了3天外墙色块;去东北给雕塑上颜色;还给工厂里的大烟囱画上了赏心悦目的风景照。

订单极其不稳定,没有活的日子里,他特别焦虑,一度想放弃。看到同学搞直播赚钱、做电商卖自行车,年入几百万,他也心动。他甚至研究了很长时间的新媒体,但最后觉得快节奏时代,人心太浮躁,很难静心思考,还是画里的世界纯粹,更适合自己,于是再不考虑其他,拿着画笔专心练习技术,提升绘画技巧。

2015年,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施工,园林建筑公司在各地征集绘画师,朋友推荐他去试试。这个项目要持续半年,能直接住在施工场地,吃住全包,他没有犹豫,第二天便拎着行李箱去了上海。

这是他第一次来上海,在迪士尼的施工场地里,他发现有很多跟自己一样的墙绘师,他们随心所欲地生活,在商业和艺术间游刃有余,不是大师,却有着大师一样的洒脱、从容。他喜欢和同行一起分享在农村画24孝、写标语的趣事,交流3D效果,也讨论对艺术、国外涂鸦文化的看法。

项目结束后,他决定留在上海,把女朋友也接来了,俩人在大城市逐梦,相信手艺能养活自己。

在网上喊你刷墙

上海房租贵,为了省钱,王鹏和妻子在迪士尼乐园附近,租了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2000元。除了生活必需品,他最爱买的就是颜料,一买几千元,摆在屋子角落,订单多的话 ,半年就能用完。

认识的朋友多了,有了绘画小圈子,他接到的活儿也多了。“今日头条总部的茶水间里,那幅上海外滩的全景图,就是我和四个同行一起画的,画了一个礼拜。”

大公司订单并不意味着赚钱多,从上到下,层层包下来,工钱没多少,并且多个画师还要按照比例分,一礼拜也就赚了2000元。

他想多赚钱,早一天在这座城市安家。

这种大公司订单,一般都是照图绘画,他总觉得缺点啥,“不能随心所欲地画,客户总催着快一点,好省钱,压根没有欣赏作品的雅兴。”除了赚钱,他还想争取多一些创作空间,参与到空间的设计环节,能表达自己的想法。

他想到了在网上寻找客户。

2019年,他开了网店,将之前画的几十幅墙壁画挂在店里。让他颇为欣慰的是,来店里的客户不会因为你不是名家就不下单,他们有需求,觉得价格合理,也很乐意听取画师建议,有的甚至将设计图也交给他做,“他们觉得我是专业的”。

通常,做原创设计图需要三天,王鹏会根据场地、客户喜好,设计相应图案,比如体育公园的外墙就做运动场景设计,如果客户不喜欢第一版的卡通画,那就改成插画形式。前两年市场上流行3D画,他也会建议客户做这种效果。

现在的人,想买什么东西或者服务,都会去网上搜一搜,开了网店后,王鹏每个月都能接到几个线下订单,“它像个广告位,能搜到我,看到我的作品,信任度就提升了,有时候画完一家,还能给我介绍几个别的客户。”忙时,他一个月下来基本闲不住,收入和过去比也增加了不少,一年下来能赚近20万。

虽然在上海买房依然遥遥无期,但是他和妻子觉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维持生计没有问题了。

艺术和生活的和鸣

以前画完墙,他常常不满意,觉得那终究不是作品,甚至懒得拍照。“一年到头画好几次卡通人物,审美疲劳了。”

一次,凌晨收工后,看到昏黄的灯光下,店主夫妻在门外忙着安装灯箱,他们的小女儿在旁边玩耍。他突然觉得,对他来说重复、乏味的每一幅画,都盛着在这座城市努力奋斗的人们的希望。

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介意,留下的是画还是作品了,他开始享受这个过程。

在村里画垃圾分类宣传图,老爷爷老奶奶总爱围着他唠嗑。他记忆中的农村,有很多玩伴,有小卖部,热热闹闹的。现在留守老人多了,年轻人都往外走。画给他们带来热闹,还有回忆。

画亭子时,老人在一旁看了许久后说:上次有人画这亭子顶,还是30年前了。

健身房、篮球馆里的画总是洋溢着热情,人们向偶像致敬,回忆童年;停车位上的画要么是蜘蛛侠要么是招财猫、孙悟空,人们在这里写下诙谐有趣的“莫挨老子”、“女神专属”,充满了生活的乐趣。

王鹏觉得,这不是大师的时代,能出绘画大师的概率很小了。但是他觉得,绘画始终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他3岁的儿子喜欢看他作画,有模有样地拿着画笔到处画,王鹏不会再一本正经地教育儿子不要乱画了,有时还会让他当小模特,站在满意的墙绘前拍个照。

他依然喜欢上海,在努力通过墙绘,攒买房的钱。但是他没那么执着了,前不久在长沙买了一套房子。

他说过几年,如果混不下去了,就回老家,继续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