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厂办了场婚礼,新郎是我的同事

我在大厂办了场婚礼,新郎是我的同事
2021年05月11日 06:59 电商在线

文/郑亚文

编辑/范婷婷

摄影/易琬玉(部分)

5月10日的杭州,温度突然飙到了36度。烈日似火,炙烤着大地。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天蒙亮,从一号楼延伸到四号楼的路上,整整齐齐地铺着大红地毯。

18年前,面对非典,阿里人全体在家办公,正是有了家人的支持,公司才得以维持正常开工,这也是“510阿里日”的由来。后来,每年的这一天,成了阿里人举办集体婚礼的吉日,如今已经举办16届。

似乎是对应这个天气,园区里到处张贴着“热爱”——这是本次婚礼的主题,布置皆是喜庆的红色,新娘也都穿着正红色的秀禾服,新郎则是清一色的西装革履。

先来看看今天颜值超高的新郎和新娘。

还有抬新娘子的红轿子、为新人准备的娘家礼包。

每年的集体婚礼,由于报名人数太多,基本都要靠抽签决定。据说今年有1500多对新人报名,最后抽出102对新人参加集体婚礼,其中有阿里的双职工夫妻、阿里生态合作伙伴等。

我们联系了三对新人,在婚礼当天,和他们回忆了彼此的爱情故事。

早上6点“睡不着,太紧张了。”

董炜峰在房间来回踱步,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太紧张了,“一紧张,他就不讲话,一个人在那里低头思考。”妻子陈祖敏看着他笑。

对彼此太了解,陈祖敏一看丈夫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情。离化妆师上门还有两个小时,两人都有些按捺不住兴奋的情绪。

被抽中参加集体婚礼,对他们来说,不仅是概率不到10%的幸运,更是在历经疫情后,两人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情。

董炜峰和陈祖敏都是盒马武汉百步亭万家汇店的员工。门店所在地,正是武汉疫情的风暴中心。封城前,他们决定留在武汉抗疫,一起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苦涩的时光。

陈祖敏是云南人,武汉封城前一天,她退掉了回老家的机票。她是HR,疫情期间机动性地,奔走在各个岗位。

董炜峰是同一家门店的水产师傅,负责俄罗斯帝王蟹、澳洲大龙虾等等海鲜的养殖、售卖等工作。

封城期间,盒马“不打烊、不涨价“。居民从线上下单,董炜峰和工作人员接到订单,负责配货、打包,再交给送货员配送。疫情更严重后,物资补给开始跟不上订单需求,他们又做社区拼单团购,以社区为单位配送。

留在店里的人,基本都一人分饰多角,忙得不可开交。2-3个月时间,门店里的男生头发都茂盛起来,陈祖敏和其他女生就拿着小孩子用的剃头刀。在店里帮男生们剪头发。

董炜峰和陈祖敏每天早上7点出门,空荡的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那时候感染路径都不确定,心里满是害怕。“

晚上,他们再就着路灯走回家。吃饭只能靠自己解决,两人都不擅长做饭。陈祖敏的妈妈在老家,录了详细的烹饪视频,炒菜、包饺子,隔着屏幕手把手教他们做饭。

“疫情是我们爱情的推进器,因为有爱,我们战胜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在一起,更加坚定。”董炜峰说。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每个人的生活都充满不确定性,却让董炜峰和陈祖敏之间的纽带更加牢固,“以前就是简简单单地谈恋爱,后来两个人一起在武汉抗疫,从浅层交流变成深入沟通,每天走在空无一人的武汉街头,互相安慰鼓励。“

解封后,两人都认定,就是对方了。去年,他们领了证,但一直没时间办婚礼。今天的集体婚礼,是他们正式走进对方生活的起点。

上午8点“写给你的七封信。”

化妆师在给妻子邓婉馨化妆。刘亚博话不多,一个人在房间走来走去,收拾妻子的行李,对照行程。这是他缓解紧张的方式,“最近工作忙,不想起来还好,一想到要参加集体婚礼,就紧张得不行。”

他性格谨慎,习惯规划,每次出去玩,是必须做好详细攻略的那一个。邓婉馨随性、开朗,不管去哪,跟着玩就会很开心。她擅长找话题,喜欢表达自己,两人在一起,默契合拍,“连嘴里的那颗歪牙,都长在同一个地方,往同一个方向歪。”

两人认识是在云南的支教培训班上。刘亚博和邓婉馨同时报名了支教,200个支教老师里,两人被分到了一组。

刘亚博出生在河南许昌,河南人口多,是高考大省。整个中学时代,他埋头苦读,没有余力思考比“该上哪个大学”更远的事情,包括厘清未来人生的方向。

除了考试,他没有规划。高考后,听说“武汉大学好!”刘亚博便去了武大。同学们大多选了金融专业,“前景好,热门。”刘亚博便随波逐流选了金融专业。

大四实习时,他收到了一份宣传支教项目的资料,在宣讲会上,一个物理老师分享支教经验。在山区学校,这位老师做了一个非常基础的物理实验,把所有学生都惊呆了。“他们从没见过。”

听完分享,刘亚博找到了那个“能刺激到神经的点”,他决定去支教,寻找人生价值。

在云南的支教培训课上,刘亚博第一次见到了邓婉馨。“第一感觉是可爱,个子小,皮肤白。”回忆完初遇印象,刘亚博又补充一句:“就特别可爱。”

邓婉馨做起事来认真靠谱,刘亚博通常花一个小时备课,她要花2-3个小时。除了教案,她还会设计小卡片、小游戏,做PPT,然后像大姐姐一样带着小朋友边玩边学,刘亚博“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培训结束后,两人被分到不同的学校,坐大巴要花一个晚上。临走前,刘亚博写了七封信,交给邓婉馨,看着她说:“你隔一段时间拆一封,信看完了,我们就能见面了。”

那是7年前,他们在一起了。7年后的今天,他们结婚了。

如今,刘亚博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最初的一年多,他负责搭建乡村教师、乡村校长的培训体系,为1000多位,来自西藏、甘肃、云南等偏远山区学校的校长、老师做过培训。

今年起,他开始为乡村寄宿制学校,通过互联网输送科学活动资源,为这些孩子配备生活老师,“即使住宿舍,也要有专业老师照顾好他们。”

中午12点“新娘子要晒黑咯~”

吉时已到,102对新人举行求婚仪式,跨过同心桥,扣上同心锁,走过500多米长的红毯,开始集体婚礼。

冯宝仪大概是今年的集体婚礼中,年纪最小的新娘。她出生于2000年秋天,丈夫甘文康大她三岁,24岁的年纪,在100多个新郎里,显得有些稚气。

甘文康是菜鸟的客服,他和冯宝仪都是广东佛山人,家乡话即是粤语,于是平时便负责香港客户的订单需求和纠纷。

作为客服,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纠纷,有些人情绪激动,上来就骂,但是没办法,你不能骂回去。

同样身为客服,冯宝仪感同身受,但她性格温和,擅长处理负面情绪。每次甘文康向她吐槽,她都会安慰对方。有一次,她买了一面镜子,交给甘文康,“遇到情绪激动的客户,你就照一照镜子,默念咒语‘他没针对我,他就是着急’,提醒自己要微笑。”

“还真管用。”甘文康笑着说。长久下来,他发现自己变得更耐心了。

去年的11月11日,甘文康和冯宝仪领了证。甘文康特地挑了这一天,一个和阿里颇有关联的日子。为了当天能请到假,甘文康连续加班了两周,每晚工作到凌晨2点。

婚礼仪式举行了三个小时。这是今天最热的时辰,天气软件显示气温高达36度,体感温度不下40度。

“热爆了!”围观人群的交谈里,这句话的戏份最多。还有人开玩笑:“新娘子要晒黑咯。”

天气火热,心也是热的。董炜峰穿着衬衣、西装,汗如雨下。旁边的新娘子,踮着脚给丈夫擦汗,两人脸上的喜悦是太阳晒不化的。

刘亚博一直在笑,嘴巴合不拢。没什么比他娶到爱了七年的人,更幸福的事了,热算什么。

围观的亲人一边抱怨太热,一边往太阳底下钻,举着手机狂拍。

一个穿格子衬衫的阿里同学,看着喜气洋洋走红毯的新人感叹:“感觉结婚好遥远啊。”

“不远,那里有相亲角,成功了明年就轮到你上台了。”旁边一个男生同样羡慕地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