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氪金游戏:为虚拟作品花上千元,手里NFT面封禁风险

Z世代氪金游戏:为虚拟作品花上千元,手里NFT面封禁风险
2021年11月29日 19:54 21世纪商业评论

记者|杨松 编辑|夏崇

“NFT怎么玩啊,大佬们。”在某NFT数字藏品交流群,有群友问道。“掏钱玩”,另一位快速回复。

从名字看,NFT与“钱”息息相关,其是Non-Fungible Token的缩写,中文翻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是记录数字资产所有权的唯一数字标识符。

用“唯一数字标识符”承载的虚拟作品,身价朝着“稀有品”看齐。

2021年3月,佳士得首次以NFT形式拍卖数字艺术家Beeple作品《每一天,前5000 天》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该NFT作品底价为100美元,成交价高达6934.6万美元。

3个月后,《CryptoPunk #7523》以1175.4万美元在苏富比拍卖行成交,创下单个CryptoPunk(加密朋克) NFT历史成交纪录。

社交媒体流传诸多NFT的暴富传说,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有创业者快速推出交易平台;也有普通用户,渴望押中有升值潜力的NFT作品,实现财富暴增。

01

交易平台崛起

“平台有更大的机会,当时中国平台与国外比起来,差距比较大。”NFT数字资产交易综合性平台Bigverse公司创始人石琦告诉《21CBR》记者,号称全球最大NFT交易平台OpenSea,对中国用户并不友好。

比如,用户想在OpenSea上发一些作品,门槛非常高;交易要用国外信用卡,过程比较繁琐。

Bigverse采用注册管理制度,平台门槛低,且使用人民币结算,助推其在短时间内汇聚大批艺术家、设计师等不同背景的创作者和一大批用户。

官网信息显示,创立于2021年5月的Bigverse平台,仅用不到半年时间,拥有超过5000名创作者,注册用户超20万,总交易额达2200万元。

作品名称:Discover the Future-ZM2,作者:喆木,来源:BIGVERSE官网

“艺术家会把这当做一个新的变现渠道。”石琦称,NFT概念未出现之前,创作者只能通过视觉中国等平台售卖作品版权,而在Bigverse旗下交易平台NFT中国上,他们的作品能以NFT形式,卖给自己的粉丝。

为避免诱发金融风险,Bigverse对作品对应NFT数量进行严格控制,每件作品至多能制作对应的20份NFT。从某种程度上看,限制数量也让作品具备稀缺属性,为后续的二次流通留下一定的上升空间。

哪些用户会在虚拟的NFT作品上一掷千金?

石琦向《21CBR》记者表示,平台部分用户是带着投机心理购买的数字货币圈人士,她估计这部分人群占比不到10%。

更多购买者是为了满足精神需求,讨自己开心,也有社交炫耀的考量,“你买了一个黄花梨木家具放在家里,只能是朋友到家里做客才能看到,买一个NFT,网上的人都可以看到了。”

人群画像上,石琦称,Bigverse平台用户主要集中在95后、00后。

价格方面,平台上热销的作品售价主要集中在500-2000元,而非传言中的动辄上百万元,只有名气较大的艺术家,其NFT作品才能卖出高价。

NFT市场火热,各家平台争夺艺术家资源。

2021年7月成立,由艺评网等投资的加密艺术甄选、经纪及服务平台元気星空,对外宣称,已经签约了中西方美术研究院院长余润德等一批艺术家。

与国内平台吸引艺术家入驻以换取高关注度不同,海外NFT交易平台的创作者类型更为丰富,音乐人、体育等各行业IP,均在通过NFT实现商业变现。

NFT集数字货币、元宇宙等诸多热门元素,相关创业公司深受资本市场追捧。

2021年11月,NFT初创公司Candy Digital宣布以15亿美元的估值,完成由软银参投的1亿美元A轮融资。其已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建立合作关系,开发以MLB为主题的NFT。

此前一个月,NBA Top Shot平台方Dapper Labs拿到2.5亿美元融资,以NFT形式发行NBA球星卡,估值高达76亿美元。

已经获得高樟资本天使轮融资的Bigverse,估值也在飙升。据石琦透露,公司新一轮的融资已经谈妥,估值较天使轮上涨了10倍。

02

合规难题待解

投资人看好,或与公司稳健的财报表现有关。石琦称,Bigverse运营方面非常稳健。

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来自每单交易抽取的10%佣金,以及二次转卖时上涨部分的10%佣金。据《21CBR》记者体验,在Bigverse购买作品,收款方为平台方,而非艺术家或收藏家个人账号。

石琦表示,平台只限制单个作品数量,并未限制作品售价涨幅。据《21CBR》记者观察,具体二次售卖价格,根据历史交易价格,以及藏家对市场需求的个人判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以平台最热创作者“熊起港火”推出的港火机器人为例,根据平台显示的历史交易价格,11月13日上架,当天上架一款作品20个NFT全部售罄,售价为699元;2天后,产生第一次流通,新的交易价格上涨到999元。

价格并非一直呈上涨态势,到了11月17日,一单成交价为799元。截至11月27日,这款产品的价格区间为699-1288元。

从收益的角度考量,平台方、创作者和购买用户均希望NFT作品的价格上涨,前提则是作品保持高频交易。从这个角度看,可以转手且高频交易的NFT,与数字货币类似,很可能同样遭遇被封禁的命运。

目前来看,实现二次交易,仍是Bigverse等平台的一大优势,“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它们没有做二级市场,买到作品只能自己收藏,没有类似闲鱼的平台可以交易。”石琦称,相较阿里、百度等科技巨头的NFT产品,平台的优势之一 是可以转手买卖。

在科技公司受到强监管的背景下,留给Bigverse们的灰色发展空间并不多。石琦坦承,行业监管政策尚未出台,大家都在观望中,最乐观状态可能是NFT行业需要持证经营。

据业内人士分析,根据相关规定,如果想要在正式的交易所开放NFT交易,必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或者需要取得国务院或者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事实上,NFT平台方很难获得监管层批准。

2021年11月,人民网在《NFT是通往元宇宙,还是走向大骗局?》一文中,援引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的观点,“基于NFT潜在的一系列风险,我们不赞同现在放开NFT交易市场。”

若行业监管从严,无法流通的NFT作品,仅有收藏价值,无法通过二次流通产生增值,参与人群也会大大缩小,交易平台很有可能失去生存土壤。

石琦对行业发展保持乐观态度,她坚信NFT是有价值的,未来的元宇宙里,用户虚拟世界的家中想有很好的装饰品,一定会买有设计感的NFT作品。

不管是“元宇宙”,还是马化腾的“全真互联网”,石琦认为,诸多概念背后的核心,“都是人类对数字世界的向往,向数字世界迁徙。”她的团队在这一领域已有所布局,相信元宇宙终会到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