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打AMD、脚踢英特尔,苹果这场吓人的发布会主角其实是ARM

拳打AMD、脚踢英特尔,苹果这场吓人的发布会主角其实是ARM
2021年10月20日 09:58 Techsoho科技智谷

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9日(美东时间10月18日),苹果公司举行了今年第二场秋季发布会,与之前外界的传闻类似,苹果带来了新款MacBook Pro、AirPods 3、HomePod mini等硬件产品,同时还顺道发布了一个全新的服务计划——Voice Plan,中文名叫做“Apple Music 声控方案”,但看似平平无奇的这场发布会却瞬间点燃了整个科技圈,多家媒体直呼“牙膏厂”的末日来了。

一场“吓人”的发布会

本次苹果发布会MacBook Pro本应是主角,在2021款MacBook Pro中,苹果用一套标准的功能键取代了触摸栏,并增加了MagSafe、SD卡插槽和HDMI端口。两台计算机的新增显示屏均为120Hz ProMotion显示屏。14 英寸型号的屏幕运行速度为3024 x 1964,而 16 英寸型号的屏幕为 3456 x 2234 面板,并且每个也有一个iPhone风格的相机档位。

但MacBook Pro的风光很快便被搭载的M1 Pro与M1 Max处理器给抢了。据悉,M1 Pro虽然仍是5nm工艺,但是晶体管由M1的160亿提升至337亿个,内置了一颗十核心的CPU,包括了8个性能核心和2个效率核心,其处理器性能相比M1提升了70%,16个GPU核心让它拥有2倍于M1的图形性能,其最高支持的内存也由16GB提升至32GB,内存带宽达到200GB/s。

而M1 Max更为恐怖,其拥有惊人的570亿个晶体管(M1 Max的面积大概是M1的4倍),也拥有一颗十核心的CPU,但GPU更进一步,拥有32核心,同时内存也翻倍,最大支持64GB的内存和400GB/s的内存带宽。配合在处理器内部提供的一个专门的显示器驱动程序,让M1 Max可以最多支持三台6K分辨率的XDR显示器和一台4K显示器,M1 Max的运算能力可见一斑。

或许这些干巴巴的概念还不够直观,苹果其在发布会上公布了一组对比数据,在使用Final Cut Pro渲染一条4K视频时,14英寸MBP的M1 Pro的渲染速度是配备Intel Iris Plus图形处理器的13英寸MacBook Pro的9.2倍;16英寸MBP渲染8K视频的速度是配备Radeon Pro 5600M图形处理器 (8GB HBM2) 的16英寸MacBook Pro的1.7倍。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新品发布会,而是对AMD与英特尔的批斗会。

X86:王者垂暮

尽管苹果发布会明面上在拳打英特尔、脚踢AMD,但实际上却是ARM与X86的终局之战。

首先得明确一点,所有计算机都遵循冯诺依曼原理,即计算机由运算器、控制器、存储器、输入输出设备构成,其中中央处理器CPU、图形处理器GPU与AI加速芯片NPU便是计算机(包含电脑、手机等设备)的运算器。

运算器的工作是负责计算机的所有指令能够高效运算,而为了处理器能够更高效的运算,工程师们为其设计了专门的指令集,即CPU中用来计算和控制计算机系统的一套指令的集合,而指令集又分为RISC(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精简指令集计算集与CISC(Complex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复杂指令集计算集。CISC以Intel、AMD的X86为代表,而RISC以ARM为代表。

在计算机的发展长河中,复杂指令集X86占据了主导地位。1981年,IBM公司推出了一款重量级的微计算机 IBM PC,由于IBM PC 卖得过于好,以至于被起诉为垄断,使得IBM不得不公开一些技术以达成和解,使得后来无数 IBM-PC 兼容机公司的出现,也就有了后来占据市场的惠普、康柏、戴尔等 。

由于IBM PC的火爆,其搭载的8088芯片也得以迅速占领市场,而这个系列开端于 8086,因此称为 x86 架构。英特尔也顺水推舟,提出标准,开放,兼容三大原则,随着CPU 数据总线和地址总线越来越宽,处理能力越来越强,X86架构也逐渐成为了PC机的主流架构。

X86架构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加强得益于winter联盟的出现,即微软公司的Windows与英特尔芯片组成的联盟,通过两大巨头的深度绑定,X86一度占据PC市场98%以上的市场份额,40%的手机市场,甚至还出现了“winter(联盟)一怒苹果惧”的罕见一幕。

但时代变了,正如西部牛仔会随着火车的烟尘散去一样,随着iPhone撬开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臃肿、高功耗的X86逐渐被更小巧、更开放的精简指令集ARM抢走了手机市场,无论是高通、三星、苹果、华为还是联发科,他们的芯片无一例外都使用的ARM架构,X86困在PC上。

ARM:新王登基

其实ARM的诞生并未比X86晚多少。80年代中期,Acorn的一个小团队要为他们的下一代计算机挑选合适的处理器,根据他们提供的技术需求,在当时的市场上无法找到合适的处理器,于是Acorn决定自己设计一个处理器。一个小团队仅仅用了18个月就完成了从设计到实现的全过程,这是一台RISC指令集的计算机,叫做Acorn RISC Machine(简称ARM)。

ARM最初的目的与英特尔一样,是想做一款桌面级处理器的,不过ARM选择的并是性能更强的复杂指令集,而是受 Western Design Center(该公司当时正在开发 6502 的新版本)的精益运营(lean operation)模式的启发,选择了芯片本身硬件设计更为简单的简单指令集路线,但这意味着需要的代码更长了,不过在执行简单指令时性能会更强,据悉 当年的ARM2 CPU晶体管比英特尔的 286 芯片少245000 个,但却具有更优的性能。

但在winter的黄金搭档面前,ARM在PC领域败得很彻底,其与苹果合作的Apple Newton 的处理器推出后反响平平,而这件事的后续影响是使苹果直到2020年推出M1芯片后,才敢踹开英特尔。

ARM的逆袭是随着移动互联网而来的,2007年,乔布斯推出了基于ARM11架构的全球首款智能手机并取得巨大成功,自那以后,ARM 开始大肆扩张,基于ARM 架构的CPU 变成了智能手机的默认选择。

如今,ARM又随着苹果公司的M系列芯片重新杀回到了桌面市场,除了苹果外还有基于ARM架构的Chromebook ,ARM再次成为X86的挑战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