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蔡徐坤、霉霉立功,腾讯音乐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050万

周杰伦、蔡徐坤、霉霉立功,腾讯音乐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050万
2019年11月13日 17:46 郭静的互联网圈

中国数字音乐行业正迎来曙光。

腾讯音乐(TME)公布的2019年Q3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65.1亿元,营业利润11.9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10.3亿元,营收、净利润均创新高,腾讯音乐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

网易云音乐在用户数突破8亿人后,也再次获得了融资输血。9月6日,网易云音乐宣布获得阿里巴巴、云锋基金等共计7亿美元融资。

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表现,让中国数字音乐行业的信心大增,也让艺人和歌手多了一条生财之道。中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08亿,网民使用率达71.1%,在众多互联网娱乐应用中,网民规模和使用率仅次于长视频和短视频。然而,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下,在线音乐平台却并未挖掘出音乐业务的潜力,这也是外界对它诟病的要点。如今,这种情况正在逐渐改善。

周杰伦、林俊杰、霉霉立功

财报显示,2019年Q3季度TME在线音乐移动MAU的月活用户数为6.61亿人,同比增长仅0.9%。与BAT等互联网巨头相比,或者是中国网民增速相比,TME在线音乐业务的MAU都远远低于互联网行业平均水平。这从侧面也反映出TME在线音乐用户量已经触及天花板,TME要想再进一步,估计只有国际化一条路。

对于TME来说,该季度最大的亮点当属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财报显示,该季度腾讯音乐付费用户达3540万,同比增长42.2%,远远高于TME的社交娱乐业务增速(23.2%)。在线音乐服务的月度ARPPU(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也出现新高,Q3季度达到了8.9元,系最近4个季度新高。

受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规模以及月度ARPPU增长刺激,TME在线音乐服务总收入也创新高,达18.5亿元。

TME在线音乐营收之所以创下新高的原因,跟周杰伦、林俊杰、Taylor Swift(霉霉)推出新专辑有很大关系。

8月23日,曾经拿过10座格莱美奖的流行唱作天后Taylor Swift推出了全新音乐专辑《Lover》,该专辑在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网易云音乐上同步发售。

尽管并非独家发售,但《Lover》专辑在TME的销量最好,截至目前,《Lover》专辑仅在QQ音乐上的销量就达633693张,累计销售额超过1267万元,酷我音乐上《Lover》专辑的销量达112万首歌,酷狗音乐已售出277万首歌。网易云音乐上面,《Lover》目前的销量为575634张。

继霉霉之后,TME拉来了“无与伦比”的周杰伦来助阵。9月16日,TME独家了发售周杰伦全新数字单曲《说好不哭》,仅一小时,售价为3元/张的数字专辑销量便突破300万张,不到24小时,《说好不哭》数字专辑销量突破2000万元,截至目前,《说好不哭》在QQ音乐上的销量为近900万张,周杰伦成为真正的吸金王,TME亦成为最大赢家。

与周杰伦同属“新四大天王”的林俊杰也不甘寂寞,他在9月20日也推出了自全新单曲《将故事写成我们》,形式跟《说好不哭》一样,也是3元/首。林俊杰的人气和影响力确实不如周杰伦,但林俊杰数字专辑的销量同样很好。

仅仅用了12小时25分钟,《将故事写成我们》在QQ音乐上的销售额就突破了200万元,目前该专辑的销量近200万张。

除周杰伦、林俊杰、霉霉三位老牌歌手外,TME还拉来了新兴艺人助阵。7月26日,蔡徐坤的全新EP《YOUNG》数字专辑在TME上线,仅仅上线15天,《YOUNG》数字专辑在QQ音乐上的销售额就突破3000万元。

显然,正是因为有周杰伦、林俊杰、霉霉、蔡徐坤这些头部艺人的助力,TME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规模以及月度ARPPU才会双双大涨。

头部歌手所带来的虹吸效应会更明显,促进平台营收效果更好。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QQ音乐上也上线了威神V、泫雅、WINNER等歌手们的数字专辑,但销量明显不如周杰伦、林俊杰、霉霉、蔡徐坤新专辑的效果。头部才是最大的生产力,因此,TME才能有付费用户规模同比增长1050万。

头部歌手除了带动付费用户规模外,对月度ARPPU也有提升作用。比如,同一张专辑,会员用户的价格就比非会员用户的购买价格更低,会员用户还能免费收听一定数量的优质歌曲,普通用户就没这个权利,两相比较之下,用户会更希望成为会员用户,而不是单张数字专辑付费。

腾讯音乐首席财务官胡敏财报会议中提到:“新专辑的发行使腾讯音乐本季度的数字专辑收入,同比去年的第三季度增长了一倍。”头部艺人的作用可见一斑。

直播依赖症短期内难以摆脱

从TME 2019年Q3财报来看,在线音乐业务更受明星和内容驱动,知名歌手+新作能够大大刺激购买力,反之亦然。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持续性问题,周杰伦、林俊杰、霉霉、蔡徐坤们不可能每个季度都发新专辑,这种情况下,TME又该怎么解决在线音乐业务的增长率问题呢?

当然,得益于多年来用户习惯的养成以及用户基数的铺垫,TME在线音乐业务出现暴跌的几率也很低,但要想达到本季度1050万增速水平,难度会非常大。

TME另一条业务线是社交娱乐。说到社交娱乐,TME频频遭到外界质疑。2019年Q3季度,社交娱乐业务占TME总营收的71.6%,最近4个季度社交娱乐在TME总营收占比均超过70%。

外界一直将TME的对标对象定为Spotify,2019年Q3季度,Spotify的订阅收入为15.61亿欧元,占Spotify总收入的90%。

Spotify的主要盈利点是订阅付费,而TME却要靠社交娱乐来赚钱,这跟中国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形象明显不符。

就本季度来看,TME社交娱乐业务营收占比略有下降,但仍然要比在线音乐业务高得多。

TME的社交娱乐业务,又分为在线K歌和直播业务,其中,最赚钱的还是直播,酷我K歌、酷狗K歌以及全民K歌都是主要靠直播赚钱。

财报显示,该季度TME社交娱乐的移动MAU为2.42亿人,付费用户数1220万,月度ARPPU为127.2元。移动MAU和付费用户数都比在线音乐要低,但社交娱乐的月度ARPPU却是在线音乐月度ARPPU的14倍。因此,短期内TME的直播依赖症仍然难以摆脱。

与TME的情况类似,网易云音乐也在大力推动直播业务。

丁磊曾提到称:“如何能够盈利,总体来说,一是会员,会员数量一直在持续发展,第二个是广告,第三是我们的音频直播,是一个新的UGC(用户原创内容)的平台模式,第四个,我们会挖掘云音乐更深层次的社交功能,社区会有社交。我们对这四个方面的盈利是比较有信心和把握的。”

网易云音乐不仅在App的主要区域增加了直播频道,其“视频”频道中也增加了LOOK直播页面。去年10月份,网易云音乐还专门推出了独立的直播App——LOOK直播。

显然,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在借鉴Spotify的同时,并未直接全面复制Spotify模式,而是一边学习一边活出自我。

网络直播在中国早已有之,比如YY、9158等,酷狗K歌、酷我K歌直播业务也非常早。最近几年,直播更是成为一股风潮,电商、知识付费等领域都在加入直播元素。

中国目前已经有多家网络直播上市公司,比如虎牙、斗鱼、映客,以及欢聚时代、天鸽互动、陌陌等。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33亿。无论是行业规模还是用户规模,网络直播都足以成为一个大的产业。

因此,数字音乐平台依靠直播来赚钱并无不妥,没必要纠结于它靠什么赚钱。在目前数字音乐市场逐渐规范化的情况下,整个产业链都会被重新梳理一遍,艺人、歌手、唱片公司等也都有机会靠音乐来赚钱,内容贡献者赚钱了,才会有更多好的作品涌现出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