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荚PC版停止服务,究竟是谁“压垮了”第三方应用商店?

豌豆荚PC版停止服务,究竟是谁“压垮了”第三方应用商店?
2020年02月27日 19:20 郭静的互联网圈

距今约3年半,被阿里巴巴收购的豌豆荚再次亮相,不过,并不是好消息。2月20日,豌豆荚团队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豌豆荚PC版将从2020年2月28日开始停止在线服务的提供。

第三方应用商店开始止损

豌豆荚PC版是一款电脑上的手机管理软件,用户通过它可以实现软件的更新、下载以及文件管理、垃圾清理、铃声壁纸下载等,其iOS版本的相关功能由PP助手提供。

移动互联网早期,流量资费相对偏高,4G以及WiFi都未大规模普及,通过PC版软件,用户能够节约流量下载各种安卓软件,此类软件深受用户青睐。但随着流量资费的降低、WiFi大量普及,豌豆荚PC版类似软件的价值大大降低,用户直接通过手机即可完成软件的下载更新,豌豆荚PC版也就渐渐失去生存空间。

一面是用户量的不断下降和转移,一面是软件运营所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两面夹击之下,关停止损就是最好的方式。

不同于网盘、博客、论坛这类有“数字资产”类内容留存,豌豆荚PC版是典型的工具型应用,这类应用的关停并不会对用户造成较大影响,用户的替代工具有很多,就像网络计算器、图片美化、桌面助手等软件一样,它们并不唯一,用户对它们关停的埋怨不会很高。

豌豆荚方面的关停止损不止是豌豆荚PC版。2月14日,PP助手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PP助手将于2020年2月28日正式下线iOS版产品,包括PP助手iOS版、PP助手iOS PC版等。

豌豆荚、PP助手均属于阿里巴巴公司。

与豌豆荚类似,PP助手iOS版曾经也是一款非常知名的iOS版应用助手。苹果早期并未开放第三方应用的权限,比如第三方输入法、铃声设置等,而且很多软件、游戏也无法通过App Store进行下载,用户想要让iPhone使用起来更方便,就必须进行越狱或使用第三方应用助手,91助手和PP助手曾经都是排名靠前的iOS类应用助手。截止到2013年,PP助手iOS版用户量超2000万。

2014年9月18日,iOS 8首次支持第三方输入法,搜狐为了庆祝搜狗输入法登顶App Store免费总榜的榜首,甚至宣布给全体16000名员工放假一天。

苹果逐渐扩大了对第三方应用的支持,比如地图软件、骚扰电话管理等,iPhone越来越符合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App Store还有一个痛点是服务器问题,早期App Store的服务器不够稳定,用户在App Store内下载应用经常会出现网络故障,后来苹果也将App Store和iTunes服务器搬到了国内,App Store稳定性大大提升。

App Store用户体验提升后,iOS用户对越狱的需求逐渐下降,对通过第三方软件来下载应用、游戏、壁纸、铃声资源等方面的需求也在下降。PP助手iOS版的存在价值也由此下降。

苹果的iOS系统已经更新到13.3.1版,用户早期对iOS系统的诟病逐渐消失,App Store的用户体验让第三方助手很难找到突出的竞争优势。

Sensor Tower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App Store最赚钱TOP 10应用中,一半来自中国。2019年中国区iOS手游收入达到118亿美元,较去年增长14.9%。

对于工具型产品来说,一旦用户不再需要它,关停下线是必然的。PP助手iOS版下线后,PP助手能够将精力聚焦于Android版。

2月17日,百度手机开发者账号也发布了“将不再支持91和安卓市场渠道的渠道包上传和管理功能”相关消息。此举,意味着91助手和安卓市场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

PC版手机端管理软件以及iOS版应用助手对于用户的价值都在降低,豌豆荚PC版和PP助手iOS版的关停下线只是开始,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类似应用下线,当用户和趋势不再,只有关停下线一条路。

幕后黑手竟是华米OV

2013年,91无线被百度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创下了第三方应用商店价值的巅峰,豌豆荚也由此水涨船高,2014年初,豌豆荚便获得了软银中国、DCM中国和创新工场的1.2亿美元B轮融资,豌豆荚估值一度超过10亿美元。各大互联网巨头都认识到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价值,百度、360、腾讯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

此时,移动互联网的“船票”的讨论非常激烈,第三方应用商店也被认为是“船票”之一。

2016年7月5日,阿里巴巴仅以2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就将豌豆荚买了下来。豌豆荚估值夭折背后,也反映出第三方应用商店价值下降,属于它们的辉煌不再。

如今,第三方应用商店已在关停非核心业务线,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第三方应用商店做出这种决定呢?第三方应用商店又遭遇了什么导致的断崖式下滑?幕后黑手又是谁?

回到产品价值来看,第三方应用商店主要为用户提供App的下载、更新,一方面它能够提供足够多的App供用户下载,另一方面,它的用户体验比手机自带应用商店要好得多,第三方应用商店还包含了手机垃圾清理、应用备份、安全杀毒等功能。

但是,手机厂商并没有放任应用分发的价值被第三方应用商店给夺走。华为、小米、vivo、OPPO等手机厂商的主要对标对象就是苹果,苹果在App Store上获得的营收每年都创新高,App Store带来的诱惑让华米OV坐不住

互联网业务的利润也让华米OV们羡慕不已。雷军曾发布公开信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小米2019年Q3财报显示,该季度小米公司互联网服务收入达到53亿元,占小米总营收的9.7%。

与视频、游戏、音乐、文学这些互联网业务相比,手机厂商最简单操作的业务就是应用商店,它既不会涉及到版权纠纷,同时也不需要过多的成本投入,只需要将它作为内置应用预装即可

同时,它还能对第三方应用商店进行限制。用户在第三方应用商店中下载的应用需要再过一道手机的安全关卡,一旦不符合相关安全要求,系统会提示该App有安全风险,而这款App在第三方应用商店中提示是安全的。

用户通过第三方应用商店进行App更新的时候也会遇到限制,用户需要手动点击每个更新App的确认、安装等多个步骤,很费时间。提供默认更新安装的只有手机自带应用商店能够有这类权限。

多种限制之下,第三方应用商店的用户体验急剧下降,产品优势也趋近于零,为了避免麻烦,用户只能抛弃第三方应用商店。

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OPPO应用商店、vivo应用商店,让只能当“运动员”的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们很难有大的发挥。

第三方应用商店此前曾尝试过做应用内搜索,整合其他App,让用户能够搜索到其他应用的内容,但在各大互联网巨头们越来越分裂的情况下,大的开发者们并不愿意将内容贡献给第三方应用商店,应用内搜索的故事也就无疾而终。

无论是豌豆荚还是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对于它们来说,最大的危机是,它们的主体功能被替代,除非它们能重拾产品价值,否则,手机厂商会愈发蚕食它们的生存空间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手机应用分发很难产生大的变量,用户使用的App数量有限,新增App也有手机自带搜索引擎、手机搜索等分流,第三方手机厂商能发挥的空间极小。

手机厂商“由硬到软”,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硬件的利润率并不高;另一方面,中国智能手机增速下滑,只有向应用软件业扩张,才能快速简单变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