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社交等领域试了4年不成,美图仍在找“自己的基因”

手机、社交等领域试了4年不成,美图仍在找“自己的基因”
2021年05月06日 18:21 郭静的互联网圈

企业究竟应该专注核心还是边界?并没有确切的答案,只专注核心,很有可能被其他领域的竞争对手击倒,比如搜索引擎、论坛、博客;只专注边界,很有可能造成主营业务不稳定。若从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网易等179家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来看,绝大多数公司还是靠稳定的核心业务而稳健发展。

众多互联网上市企业中,最“另类”的莫过于美图公司,从美图公司上市至今,美图公司的核心经历过手机、电商、社交等多次尝试。

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曾在2017年与一群港股投资爱好者的对话中提到:“美图手机不是美图公司的重点,而是一个尝试。电商、社交、广告我们都会尝试,最终会找到美图自己的基因,这需要时间。”

第一次尝试失败:手机

业界神话苹果吸引了一大批竞相模仿者,国内BAT等互联网巨头们都曾尝试过进军手机领域,奇虎360也曾大力押宝智能手机业务,然而做硬件跟做软件完全不同,巨头们在手机领域接连吃跌。美图公司也想试试“苹果”。

“手机确实是个非常重要的互联网工具,我们看全世界市值最高的苹果,他的主要利润是来自于手机销售,我想为什么美图不也专注在一个点上面,比如,只把手机做好?”蔡文胜曾表示。

2013年美图公司发售了第一款手机,到2017年,美图手机已成为美图公司最主要的盈利点,从2013——2017年,智能手机营收曾占美图公司总营收的60%、88%、90%、93%、83%。

一家互联网公司,主要盈利点来自于智能手机,这在外界看起来很不合理。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再次下滑,行业的危机也给硬件厂商敲响了警钟,同时也让中小型手机厂商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财报显示,2018年美图公司智能硬件收入18.438亿元,同比下滑50.7%。2019年4月14日,美图公司发布公告,即将在年中关闭手机业务,品牌授权给小米运营。

第二次尝试失败:社交

2019年1月15日,马桶MT、多闪、聊天宝相继发布,外界戏称为“三英战吕布”,在微信诞生第七年之际,中国社交市场再次风起云涌,就连腾讯自己也没能坐住,接连推出了近10款社交App,以防止被其他新兴的社交产品给颠覆。2021年初,马斯克带火了语音社交。

跟智能手机领域的眼光一样,美图公司再次先于巨头之前看中未来社交市场的爆发。2018年8月8日,美图公司发布了“美和社交”战略。紧接着美图便将旗下的最主要的图片美化产品美图秀秀App进行社交化,一面吸引用户在App上注册且将图片同步上传,一面在主页的feed流中加入大量社交内容。

美图秀秀的社交化转型初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图秀秀月活用户数为1.23亿,半年增长近600万,创近几年新高。不过,工具型产品做社交会有短板,即用户对产品的核心需求是工具而不是社交,美图秀秀的社交化在初期成功后便很快失去了作用

美图公司2020年财报显示,美图秀秀月活跃用户为1.15亿,同比下滑1.5%,美图秀秀月活数据与社交化之前相比几近持平。

美图秀秀社交化效果不佳之后,美图公司对社交并不死心。2020年美图陆续上线了“高光”和“不方”两款社交产品。

七麦数据显示,“高光”目前在App Store社交品类中暂无排名,其最后一次更新是2020年8月6日,距今超过8个月时间。互联网公司的惯例是,一款产品如果近半年未更新,它很有可能就被公司战略性放弃。

“不方”上线于2020年9月25日,目前在App Store的社交分类中排名为1297名,不过,下载量预估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内,其App日下载量不足100次,按照这个数据,“不方”很难在社交领域做出成绩。

手机领域难做,社交领域同样难做。腾讯公司2020年财报显示,四季度腾讯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为12.25亿,同比增长5.2%,中国社交产品之王——微信的增长仍在持续,作为一款已经10周年的社交产品,微信确实不可思议,但是从互联网行业的历史来看,没有谁能成为行业的“常青树”,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在微信之外能有一款新的社交产品出现,可惜无论是马桶MT、多闪、聊天宝,还是“高光”、“不方”都未能做大做强。

再次尝试医美

美图公司还曾尝试过电商。2017年2月21日,美图公司旗下第一个电商平台“美铺”低调测试上线,但一个月后被停运。2017年10月,美图推出了被视为美铺升级版的“美图美妆”,仅运营1年后,美图便发布了“告别宣言”,宣布美图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

2021年后,美图公司又开始“尝试”比特币,根据美图公司的公告显示,美图公司分别于3月7日、3月17日、4月8日购买了不同数量的比特币和以太币,三次购买的加密货币累计价值达到了1亿美元。

公司业务方面,美图公司又双叒叕进行了新的尝试——医美。2020年1月10日,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在公司2020年会上表示,未来的三年,美图将在继续赋能影像、美妆和皮肤管理行业的同时,逐渐布局医美行业,整合变美生态链。

为什么是医美?不得不说的是,美图公司对行业热点的热情是真高,医美行业跟曾经的手机、社交领域一样,同样是行业向上,竞争激烈

艾瑞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纯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过去5年的年均增长率接近30%,预计2023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超过3110亿元。2019年新氧成为“医美第一股”,除新氧外,还有悦美、更美、美呗等诸多医美类产品。

2019年,美图上线了一款主要针对皮肤专科健康咨询的产品“美图问医”,轻度试水医美。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最近,美图推出了正式进军医美领域的产品“有颜轻医美”,该App上线于2021年4月28日,其App介绍里提到称,有颜轻医美是为用户提供虚拟变美到现实变美的路径,用户可以在线获取变美方案,预约医生面诊方案。

用户既可以在App里了解医美知识和信息,同时还能在社区中看到其他用户发布的医美日记,并且还能直接在App上购买热玛吉、埋线提升、内切去眼袋等医美类项目,单个项目的价格从几百元到近万元不等,用户需要在App上进行10%的预付款,付完款后继续在各个城市的医美机构支付尾款。

从产品形态来看,“有颜轻医美”与更美、新氧医美非常类似。“有颜轻医美”为了防止社区内的日记内容被盗版,还对图片内容进行了水印处理,更美、新氧医美App并未推出类似功能。

美图能否在医美领域找到“自己的基因”呢?我们可以从新氧来作为对比对象。“有颜轻医美”需要解决的问题有:

1)投入。新氧2020年财报显示,总营收为12.950亿元,净利润为490万元,其中,营收成本为2.122亿元,运营开支为11.395亿元。医美是一个高投入、高回报的领域,美图若想把“有颜轻医美”做起来,必然也需要像新氧一样进行巨额投入。

美图公司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总收入为11.94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利润为6089万元。其中,销售及营销开支为人民币2.875亿元,同比减少了11.9%。为了控制利润率,美图公司已经在销售及营销开支上进行了削减,美图是否愿意在“有颜轻医美”进行巨额投入呢?这是个大问题。

2)用户数据。新氧2020年Q4季度财报显示,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数量(MAU)为890万,同比增长142.3%。平台上购买预约服务的用户总数为194769人,新氧平台促成的医疗美容交易总额为9.693亿元。付费医疗服务提供商的数量为4746家。“有颜轻医美”需要做到类似于新氧的用户数以及促成交易数和服务提供商数,才有可能做出成绩。

找准了赛道,并不意味着必然会成功,美图公司在手机、社交、医美等赛道上的不断尝试,恰恰说明美图公司的主营业务不够稳健。2020年美图秀秀、美颜相机、BeautyPlus三款主力产品的月活用户数均在下滑,其在线广告收入同比减少9.5%。

王兴曾在面对《财经》杂志的采访时表示,“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美图公司也想有“核心”,只不过始终没找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