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公司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卖掉公司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2022年05月24日 17:21 马小妹爱臭美

 近期较受关注的便有:罗永浩在连续创业失败、债务还未偿清时,计划着入局AR行业;2018年将饿了么卖给阿里的张旭豪,时隔三年后为高尔夫项目高调宣传。

  但创业并未唯一路径,许多创业者随着收购顺势进入了大厂。Musical.ly创始人朱骏,便在进入字节跳动后先后接管或参与了海外业务、战略投资、音乐业务等。大厂也偏爱高薪挖角,手机市场格局基本已定的背景下,小米不断吸纳数名手机行业的前CEO们加入。

  在那样一股热潮中,那些曾经站在舞台中央、能够影响行业走向的明星创业者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01

  再次创业,他们选择了什么?

  2022年,罗永浩的“真还传”还未上演大结局。5月12日,“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公众号发布了关于罗永浩的对谈内容,罗永浩提到,目前他基本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存款,因为债务没有完全还清,谈不上存钱。

  尽管如此,但罗永浩已经计划起了下一次创业——AR行业。罗永浩曾公开表示,已经没有勇气再做手机。早在去年底,罗永浩就开始密集拜访AR产业链的创业者,预计在今年春天还完债务后正式入局AR赛道。

  该项目的最新进展是,罗永浩证实其将以运营权转让的方式,从“交个朋友”处拿到天价项目启动资金,主攻AR智能眼镜产品。不过,该项目还在等待官宣,暂定没有进一步展开。

  

  罗永浩在微博回应网友

  2022年以“再创业”吸引眼球的,还有沉寂了近四年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

  2018年4月,阿里以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的消息震惊业界。而此后创建了饿了么的张旭豪的去向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直到2021年年底,张旭豪才被曝出重出江湖、再创业的消息。

  作为29岁便身家跃升近百亿美金、至今仍位列中国福布斯富豪榜的创业者,张旭豪不在江湖的近四年里,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在带领饿了么经过10年艰难奋斗后,张旭豪一直没有放弃再次创业的想法。早在2018年3月、4月,其便先后成立上海璞冠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禹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2019年又注册成立上海格克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一直在咨询领域活动,但声响不大。

  直到2021年底,张旭豪的一则朋友圈为体育项目PLAYGOLF高调宣传。PLAYGOLF的官方宣传写着“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好的高尔夫练习场”,主打业务是高尔夫练习场及教育培训,也提供户外足球场、户外网球、室内篮球、搏击运动等综合类运动场地。

  张旭豪朋友圈提到,“我们的宗旨是2680元必须在palygolf让大家学会高尔夫”,可以看出,PLAYGOLF的立足点是,让高尔夫这一小众且高奢的运动,走向平民化,其全课程2680元、单节课268元的定价也大大降低了高尔夫运动的门槛。

  近些年,小众运动赛道在产业政策红利的助推下,迎来了发展机遇,数年前张旭豪便曾预言“未来体育行业一定会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出现饿了么这样的独角兽”,张旭豪的再创业就这样又一次追赶着风口。

  PLAYGOLF的高尔夫练习场选在了原上海市黄兴公园高尔夫练习场,这里曾是亚洲最大场地,创下过300人同时挥杆的吉尼斯纪录,但于2019年关停。而PLAYGOLF官方介绍,为了改造这一练习场,其花费1.5亿元,耗时300多天。

  

  PLAYGOLF的高尔夫练习场

  图/ PLAYGOLF CLUB公众号

  PLAYGOLF的业务目前仅在上海开展,在大众点评上,PLAYGOLF CLUB拥有331条评论、评分为4.8。用户普遍对高尔夫场地设施、餐饮环境、优惠的团购套餐感到满意,差评则主要围绕教练服务质量差、管理混乱等。

  在整体运营上,PLAYGOLF CLUB还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同时,高尔夫重线下运营,也容易受到疫情影响。目前上海疫情的延续,已经导致PLAYGOLF暂停运营近两个月。PLAYGOLF能否成功验证“性价比高尔夫”模式,还需更多时间。

  提及再创业,何小鹏这个名字也很难绕过。几乎同一时期,他也像张旭豪一样,卖掉了自己打拼10年的UC。不过作为移动互联网大爆发时代的产物,UC早已陷入瓶颈,后来他对媒体提及,卖掉UC,自己失去了“梦想的分解目标”。尽管进入阿里体系变身高管、职业经理人,但37岁的他有了中年危机。

  2015年是新能源汽车爆发元年,此时何小鹏早已以纯粹的投资心态,投资小鹏汽车,直到2017年初,何小鹏才决定 all in 造车,重新踏入创业九死一生的苦海,拉动自己的“朋友圈”,阿里、GGV、经纬、IDG等,给小鹏汽车引来投资方。

  

  2020年小鹏汽车上市时,何小鹏站在人群最中央

  图/何小鹏微博

  过去的2021年,小鹏汽车是造车新势力中的销量王者,但也是亏损最多的玩家,这主要是毛利过低影响,而屡次发生的汽车起火事件,则需要小鹏汽车尽快解决安全问题。同时,供应链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芯片短缺等外部因素也加剧了小鹏汽车面临的压力。

  造车无疑是当下最热流涌动的风口,赶上风口的何小鹏,在新的时代再次打响自己的名字,但这条路上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随时都可能再次面临至暗时刻。

  创业十年,从无到有、从狂奔到上市、从高光时刻到惨痛失败,类 似的故事不少,重新出发无疑需要勇气,但很多人依然选择了这条路。

  2018年,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被阿里全资收购,如今其创始人赵剑锋正在入局素质教育赛道;被完美日记收购的小奥汀,其创始人Simon二次创业,瞄上食品赛道;汽车之家易主后,创始人李想则开始入局造车……更多创业者正在重新出发。

  02

  加入大公司是更好的选择?

  当属于自己的战场逐渐消失时,明星创业者可能拿着钱开启下一次创业,也可能随着公司的出售、顺势加入大厂。

  近些年,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大厂,在从零开始培养高管的同时,也从外部引入了不少高管,有些是通过收购公司而加入,有些则是被高薪挖角而来。

  字节跳动是其中典型,外界曾称其为“招聘整合部”。创建Musical.ly的朱骏无疑是其中最具关注的创业者之一,Musical.ly当时在海外市场发展遭遇瓶颈,又很难将业务转移回国内,最终出售给了字节跳动。

  朱骏随着Musical.ly的收购,进入字节跳动。此后,朱骏全面接管海外,并将TikTok一手打造成轰动海外的现象级产品。

  可见,加入大厂也并不意味着“躺平”,在朱骏任职TikTok“临时 CEO”时,他面临的挑战也不少。

  2020年5月,TikTok曾迎来首位正式CEO——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朱骏则转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逐步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以及战略投资。去年4月底,随着周受资加入字节跳动担任CFO以及TikTok CEO后,朱骏又卸任战略投资负责人。

  之后,朱骏开始带队Resso,又一次面临挑战。从去年年中开始,字节将音乐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朱骏在当时接手了音乐业务,并主导推出了字节的海外音乐产品Resso。

  

  朱骏,图/福布斯

  除了朱骏,Musical.ly的联创阳陆育,以及Faceu脸萌的创始人郭列,都是因公司被收购进入字节跳动。

  就在今年3月,黑帕云被字节跳动收购的同时,其创始人陈金洲也入职飞书,陈金洲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从黑帕云到2012年孵化的金数据(表单设计、数据分析软件),都被全资收购。

  这些明星创业者,大多是在创业遭遇艰难困境时,不得不在压力中选择出售企业。如朱骏,在字节跳动也得到了才华的施展,将Tik Tok带入正轨后,又逐步负责其他业务。但也有如郭列一般,进入字节后,又从一线离开,如今却少有声响。

  除了随着公司被收购而进入大厂,不少明星创业者也因被大厂高薪挖角而加入。

  小米一直在吸纳手机行业的“老兵”们加入,也因此被称作“凑齐了复活者联盟”。其中,2020年还未过半,小米便曾将数名前CEO们收入麾下。

  2020年1月,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加入小米,并表示小辣椒手机将交给联创负责;同年5月,前暴风TVCEO刘耀平加入小米,在此之前先后孵化了暴风tv、暴风智能科技两个项目。

  

  网友将图中高管阵容称作“复活者联盟”,图/雷军微博

  近期,前小米 VR 产品总监马杰思已入职字节跳动,任Pico社交中心负责人一职。此前他曾在小米任职,主要负责VR/AR软硬件业务,2019年有媒体报道小米解散整个Mi VR/Oculus Go开发团队,同期马杰思也从小米离职。离开小米后,其在虚拟社交应用领域进行过一次创业,产品停运后,加入字节跳动。

  这些创业者也有相似之处。加入小米的刘耀平更像是“失意之时”的选择,而马杰思加入字节也是发生在创业失败、产品停运之后。

  显然,在创业突然遭遇瓶颈停滞时,加入大厂成为很多明星创业者的选择,这一过程中,他们依然可能创造出震惊世人的产品。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们不能再为自己的“理想”而战,而是学会为集团、企业的目标而战。

  03

  无奈出局后,他们低调隐退

  相比于再次创业或是加入大厂,许多明星创业者选择暂时告别舞台。

  2018年4月4日上午,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正式宣布全资收购摩拜,胡玮炜则“套现”15亿离场。

  作为共享单车大战中唯一的女性创始人,胡玮炜也最熟悉出行领域,她做过多年汽车记者,还曾创立一家汽车科技新媒体公司,胡玮炜曾认为共享单车的公益与商业可以兼得,但最终摩拜由于资金链紧张、难以支撑运营,不得不卖身,而胡玮炜则转身,开始了下一次创业。

  在摩拜易主数月后,胡玮炜便与摩拜前CEO刘禹一齐创立了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曾受到不少关注。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禹,胡玮炜任监事,但数年过去,上海考瑞科技少有声响、具体业务不详,另外,2021年其法定代表人便从刘禹变更为林恬。

  近四年,胡玮炜鲜有消息流出、低调得很彻底。不仅如此,当时摩拜最受关注的创始三人组,胡玮炜、刘禹以及王晓峰都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胡玮炜曾说,“王晓峰是大脑,我是心脏。”王晓峰曾是谷歌中国最早一批团队成员,在腾讯当过副总经理,在李斌为摩拜找来王晓峰担任职业经理人前,他还是Uber上海的总经理。

  2018年的某个下午,王晓峰走出了摩拜的大门,正式与历史告别。如今王晓峰微博名依然是摩拜王晓峰,似乎在卸任并离开摩拜的那天起,王晓峰的商业故事也一同停滞了。

  另一边, 同是共享单车创始人、也曾站在风口浪尖的戴威,近些年也少有商业动作、市场爆料,但相比胡玮炜,戴威的境遇则全然不同。

  在经历了创业失败、负债65亿后,戴威更像是为逃避债务而退隐,尽管ofo还未完全消失,还在通过零售等业务苟延残喘,但戴威已经回归家庭。

  2020年7月31日,戴威在微信朋友圈透露自己升级为“奶爸”并要“努力做个好奶爸”,这是ofo申请破产后戴威的首次发声,也成为了戴威至今的最新动态。

  投资人朱啸虎曾对媒体提到,戴威和张旭豪有着差不多的梦想:“终有一天,我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如今回首不免让人唏嘘。

  

  相似的是,无论是胡玮炜、戴威,还是过去几年失去消息的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或是更早销声匿迹的“团购一哥”拉手网创始人吴波,他们都曾带领企业走向高光时刻、将一个新的产业推向新的阶段。

  明星企业的创始团队最终选择退居幕后并不少见,但他们还正值盛年,尤其91年出生的戴威今年也才近三十岁,过去的失败成为他们创业故事里的终章,未免引人唏嘘。

  移动互联网发展近十年里,狂奔、并购、倒闭都是家常便饭。

  有刚过而立之年便身家过亿的明星创业者,也有公司破产后销声匿迹的失败者。有一地鸡毛后隐退的戴威,也有永远不服输的罗永浩。

  马斯克曾在总结特斯拉最艰难的时刻时说到,“所谓创业,就是嚼着玻璃、凝望深渊。”创业维艰的过程,每个创业者都要经历,那些失败者,也曾努力穿越黑暗,而成功,终究只属于少数人。

  来源 | 一刻商业   作者 | 晓阳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