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忙着对抗的话,就没力气做自己了啊”

“只是忙着对抗的话,就没力气做自己了啊”
2021年05月17日 22:00 果壳

“做自己”是一个我们经常听到的词,但什么才“做自己”

同事小丽跟你关系不错,她请你帮忙写个方案。你没什么安排,这个方案也用不了很长时间,但朋友劝你:难道你也想当那种有求必应的职场老好人?要勇于拒绝,做自己!

这个时候,怎么做才是“做自己”?

铭伟最近毕业找工作,老爸给他发了一条招聘链接,他不想让父母干涉自己的职业选择,看到消息就神烦秒删。但其实,那条链接里有他本身感兴趣的职位。

这种情况下,他到底有没有在“做自己”?

“做自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命题。在搞清楚什么是“做自己”之前,我们可能要先知道什么不是“做自己”。

今天的文章,我们来探讨三个常见的关于“做自己”的误会。

  误会一:

做自己=“自私自利,只考虑自己”

在说到“做自己”时,不能不提到另一个现在经常被提到的词:讨好型人格。一种习惯为了他人需要牺牲自我需要的状态。

压抑自己的需要,肯定不舒服的。时间久了,一个人厌倦了这种对自我的压抑,开始意识到这种状态是有问题的。“做自己”,是讨好者们的一种自我宣示。这意味着他们开始重视自己的边界,从一味关注别人的需要,转而开始关注自己的需要。

这就构成了人们对“做自己”的第一个误解:做自己,就是只考虑自己的需要,不考虑别人。就是自私

但其实,真正的“做自己”并不是不考虑他人的感受,有时,一定程度的“讨好”甚至能让人们更强烈地感受到真实自我。比如有研究就发现,当人们为关系亲近的人做出行为改变和调整时,获得了真实自我的体验。

满足自己跟满足他人也不是对立的。举个例子,一个崇尚人际关系和谐的人,本身就有一定“满足他人”的需要。当他做出在你看来“讨好”的行为时,自己内心也会收获一种满足感。这其实也是一种“做自己”。

什么才是“做自己”:发自内心地满足别人,也是一种“做自己”

它的准确说法是“做真实的自己”,心理学的对应概念叫“真实自我”。最早界定“真实自我”概念的人本主义心理学认为:“做自己”的关键在于一个人的内在意识和需求一个人只有根据自身的需求而不是外界的评判标准做出的行为,才叫“做自己”。

有句话你可能也听到过:对别人诚实,首先要对自己诚实。这意味着在看到他人的需要和标准之前,我们首先要看到自己的需要和标准。这样“先己后人”的排序,其实就是“做自己”。

Wood 等人2008年在前人基础上改编的真实量表(authenticity scale),对“做自己”进行了更加可量化的界定。根据量表,一个人的“真实自我”程度有3个衡量因素:

自主意识和真实体验之间没有或少有疏离感,也就是“你是不是了解自己”。

自己的行为、情绪表达与自己的信仰、价值观保持一致,也就是“能够按真实的想法生活”。

不会经常觉得身不由己,要做别人希望我做、而不是我想做的事,也就是“能够不受他人想法的干扰”。

(这3个维度共包含12个项目,采用1 (完全不符合) ~ 7 (完全符合)计分)

从这个量表中,我们会发现,判断回应外界需求的行为是“做自己”还是“讨好”,关键还是要回到内心的意愿。发自内心地想要帮助、满足别人,也是一种“做自己”。

回到开头的例子,怎么才算做自己,其实要看你内心的真实感受。如果你本身就喜欢帮助别人并且乐在其中,帮忙其实就是“做自己”;明明心里不乐意,但觉得不能拒绝别人答应帮忙,这才是“讨好”。

误会二:

做自己=“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偏不做”

另一种对“做自己”的误解是:认为“做自己”就是叛逆、反抗,你让我做什么,我偏不,我就要跟你对着干,这样才酷,是做自己。

但这样的“做自己”,很可能会变成“为了反抗而反抗”,反而偏离了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目标。

这种叛逆的代价,可能具有回旋镖效应(boomerang   effect )。人们倾向于做与要求完全相反的事情(Quick &Stevenson,2008;Rains,2013),尽管这种反应是为了重获自由,但它们可能以牺牲自我真实意愿和偏好为代价(Brehm,1966)。

激发这种“叛逆”的,往往是一个给你带来压力的外部力量,比如,一个不尊重你边界的父母。

研究发现,当他人以一种带有强制性的方式表达要求时,被要求者会感到边界被侵犯,觉得个人的自由受到了威胁,这会让一个人产生抵触情绪,并倾向于做出跟要求完全相反的行为。很典型的就是青春期的孩子跟父母的对抗。

这样的叛逆不仅不能让我们更自由,还会体验到更多的挫败感。因为当我们叛逆时,我们并不是基于自己真正相信的价值和信念做出行动;相反,我们的行动仍然是基于我们反对的那个标准展开的。它反而会让我们看不到自己真正的需要。

什么是做自己?“有稳定的内心秩序。”

在关于真实自我的研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自我一致性。指个体行为与其态度、信仰、价值观等方面的符合程度 (Jongman-Sereno &  Leary, 2019)。也就是说,一个人能够做自己认为是对的、好的事情,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进行生活,不违心,这是“做自己”的一个重要的部分。

但一个人的价值观跟外界不一定总是一致的。当外界的标准跟你内心的标准发生冲突时,一个拥有真实自我的人倾向于坚持自己:“即使别人批评或拒绝我这样做, 我也努力以一种符合我个人价值观的方式行事” (Kernis & Goldman, 2006)。

这样的坚持,从表面上看,跟上面提到的“叛逆”差不多,但其实有本质的不同:坚持“真实自我”的人,并不是为了反抗而反抗,而只是为了“维持内心的秩序”。换句话说,当外界的标准跟“内心的秩序”一致时,他们就不会为了反抗而反抗,而“叛逆”的人则不同。

是的,做自己不是“你让我做什么,我就不做什么”。做自己是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管跟你要求的是否一样,我都不会因为你改变它。

误会三:

做自己=“谁也不靠”

还有人把“做自己”理解为“只靠自己”,觉得做自己就不能依赖别人。

独立自主当然没有错,但一个人要真正地“做自己”,不能没有“别人”。“做自己”,其实也需要他人的帮助。

“自我验证理论”认为:人一旦有了关于自己的想法,就会想要从别人那里验证这些想法,当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认识与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一致时,人们就会感到真实(Swann,1900)。

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前段时间在跟一个男生约会,对方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她的标准,但见了几面之后,朋友告诉我她觉得他们俩没什么可能了。我问为什么,她给了我一个特别典型的回答:

我觉得他喜欢的并不是真实的我。

这样的感受也被心理学家研究过,在2010年的一项亲密关系研究中,研究者发现,人们能够在另一半关系中验证自己, 觉得另一半更能真正地了解我们是谁, 更有利于一 段关系的真实, 从而产出一个良好的关系质量,  使彼此产生高水平的幸福感(Brunell et al., 2010)。

有趣的是,哪怕这种看法是消极的,只要它跟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一致,也能让一个人感到真实。在已婚夫妇中,对于那些自我看法消极的人,他们的伴侣对他们看法越消极,他们在这段感觉中感到越亲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一个外在表现很优秀但自我价值低的人,越因为“优秀”被他人喜欢,越会有类似“冒充者”的感受,甚至想要逃离这段关系。

当一个人在人际互动中的行为得到了外界的理解和支持,这种正向的反馈会让他更愿意表现出真实的自己。

什么是“做自己”:“找到支持真实自我的环境”

举个例子,出柜。一项研究发现,同性恋者会评估家人、朋友对自己出柜的接纳度,如果能得到他人的支持,那么他们选择隐藏真实自我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Ryan & Ryan, 2019)。相反, 如果身边的人, 尤其是重要他人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很低,  这会挫败个体的自主性需求, 导致个体隐藏真实的自己(Ryan et al., 2015)。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会寻找适合自己的“圈子”,全职妈妈有全职妈妈的圈子,性少数群体有性少数群体的圈子,两个最近刚刚失恋的朋友,也能组成一个彼此分享安慰的小圈子。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仅是因为相互吸引,也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可以舒服地做自己,展现在其他地方很难展现的那个“真实自我”的部分。

做自己,不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更像是一片彼此支持的树林。在这种支持性的环境中,“真实自我”才能舒展地生长

给自己挑选合适的环境,也是“做自己”的重要部分。

我们常常把“做自己”作为一个口号,但其实真正的“做自己”,意味着一种成熟的心理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一个人既能跟他人有清晰的边界,又能保持一定的弹性;

不急着反抗,而是始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温和地坚持;

既独立,也懂得寻找滋养自己的环境,更舒展地“做自己”。

很难,但非常值得努力。

参考文献

Erickson, R. J. (1995). The importance of authenticity for  self and society. Symbolic Interaction, 18(2), 121–144

van Petegem, S., Soenens, B., Vansteenkiste, M., & Beyers,  W. (2015). Rebels with a cause? 

Adolescent defian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eactance theory and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Child Development, 86(3), 903–918

Gan, M., & Chen, S. (2017). Being your actual or ideal self?  What it means to feel authentic in a relationship.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3(4), 465–478. 

Ryan, W. S., & Ryan, R. M. (2019). Toward a social  psychology of authenticity: Exploring within-person  variation in autonomy, congruence, and genuineness using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3(1), 99–112. 

Ryan, W. S., Legate, N., & Weinstein, N. (2015). Coming  out as lesbian, gay, or bisexual: The lasting impact of  initial disclosure experiences. Self and Identity, 14(5),  549–569.

Wood, A. M., Linley, P. A., Maltby, J., Baliousis, M., &  Joseph, S. (2008). The authentic personality: 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conceptualiza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uthenticity scale.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55(3), 385–399.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