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卖猖獗 万元网课只售几元钱

盗卖猖獗 万元网课只售几元钱
2019年08月21日 10:14 青年报

网络时代,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受到冲击,著作人的个人作品一旦在网络上公开,就开始面临如何保护个人知识产权不受侵犯的问题。近年来,在网上听课成为一种常见的学习方式,网课平台兴起的同时,网课盗卖现象猖獗,著作人即便察觉到自身著作权受到侵犯,在具体维权的实施上,依然面临着诉讼成本太高,收益较低和精力有限等问题。

青年报见习记者 陈婷

著作人义愤填膺控诉盗版

今年六月,一位名为韦东山的著作人在新浪微博上发表文章《韦东山:闲鱼与盗版更配,起诉到底绝不和解!》。文章中,韦东山自称从2008年开始从事Linux培训工作,这十年中,为了做好培训工作,他所在的团队录制了网上视频课程,也带领过很多学生,然而,由于网上盗版的猖獗和维权困难,他所在公司正在破产的边缘挣扎。

文章中,韦东山愤怒地写道:“视频教程,相对于手表、鞋包等实物,被盗版的后果更加严重,一个班40多人,只要有一个人买了盗版,其他人就不会再买正版;买了盗版视频的人为了‘回本’,又会继续在闲鱼上卖盗版;真是盗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韦东山的经历显然不是个例,自互联网兴起以来,网上上课学习成为可能,许多人开始从事网上教育培训工作并成为一个个作品的“著作人”。这些著作人享受到了网络时代的红利,他们可以同时向尽可能多的学生上课,可以将自己课程的影响力扩展到全国各地,但是他们也受到了网络时代的伤害,侵犯著作人著作权的行为在自由的网络空间内屡禁不止,他们拥有知识产权的网课被盗录、被贩卖,直接影响到他们切身利益的同时,著作人却又一次次面临着维权困难的现实。

“拖鞋哥”考研团队也遭遇了类似问题,该团队经营的“拖鞋哥新传考研”公众号专营于新传考研的网上教育领域,在新传考研的学子圈中小有名气。据团队成员豪子介绍,团队课程被盗卖严重,“我们是2015年开始做的新传考研,2017年就开始有人在闲鱼及各种网站上贩卖我们的课程了。”豪子表示,虽然团队对于原创作品被侵权盗卖感到义愤填膺,也使用过种种方式进行维权,但经常是“维着维着就不了了之了”。

豪子透露,今年他们与一家专做盗版维权的江苏公司签约,委托该公司对“拖鞋哥”考研团队的原创作品进行维权,但维权效果上,依然受到了种种因素的制衡。

据该公司提交给“拖鞋哥”考研团队的报告显示,该公司掌握到的闲鱼线索库里目前有1645条,已经成功下架1621条,还有24条正在处理中。

“因为整个社会环境的问题,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维权。”豪子透露,他们有时候会自己联系侵权人,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但侵权人大多并不会因此就停止侵权行为。

外界盗卖网课的行为给“拖鞋哥”团队带来了诸多困扰,除了潜在的经济损失,其中,最令豪子感到委屈的是团队辛苦经营的名声居然受此影响。豪子介绍,团队部分课程附带课后练习,如果此类课程被盗卖,观看视频的买家无法看到反馈,“他们因此会对我们的课程产生负面评价。”

许多侵权行为难以彻底解决

目前,“拖鞋哥”团队一年需要花费数万元用于维权事宜,但收效离彻底解决侵权行为相差甚远。本月,豪子等人发现一个名为“清秋考研”的微信公众号在网上传播团队的原创课程资源,团队随即通知与签约的维权公司进行沟通,希望能对此做出处理。

“拖鞋哥”团队希望能对该公众号发送律师函,但维权公司却表示,由于公众号是个人主体,律师函没有收件人,在没有被告人信息的情况下无法发起起诉。

这只是“拖鞋哥”团队在维权路上所遇问题的冰山一角。据豪子透露,由于网络传播渠道异常丰富,即便他们将查到的侵权行为全部处理,也还是会有许多漏网之鱼。豪子介绍说:“我们的课程会被录频,虽然我们禁用了录频侵权的账号,不让他听下一次了,他以前录频下来的课程还是可以继续往外卖。”此外,即便是该人自己的账号被封禁无法进行盗卖,他还可以用其他的账号继续贩卖。

目前,维权公司所能助力团队的并不多。据豪子介绍,维权公司可以帮助团队屏蔽搜索引擎的关键词、关键字,也可以更加迅速地与闲鱼等平台沟通下架程序,但是由于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个人营销方式比较多,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彻底解决侵权行为。

据了解,在微博微信乃至百度贴吧等平台上,侵权人进行课程盗卖的方式五花八门。由于“拖鞋哥”和许多网课原创平台都有自己的微博号,有许多学员会在微博下评论留言,进行网课盗卖的侵权人便会私信联系学员兜售“廉价”课程。而在贴吧上,侵权人则会通过种种方式打出自己的广告,留下自己的微信,等待顾客上门。

在闲鱼平台上,记者与一名贩卖“拖鞋哥”团队课程的卖家联系时,卖家突然下架商品,并称他听说卖该系列课程有可能被发律师函,然而商品下架后,该卖家依然询问记者,是否还要购买课程。

经调查发现,在各大网络交易平台上,卖家为了规避风险有层出不穷的各种手段,他们会将搜索关键词改头换面。以“拖鞋哥”为例,虽说搜索“拖鞋哥”三字仅能找到为数不多的几条商品,但“tuo鞋ge”等关键词依然可以找到相关商品。可见,只要深谙潜规则,找到盗版卖家亦不是难事。

此外,据韦东山在文中表示,盗版卖家被封了一个号转身便可再开一个号,闲鱼即使下架相关商品,卖家的联系方式还是清晰可见。

之所以网课盗卖如此风生水起,诸多买家捧场,价格低廉是一大因素。正版网课售价少则几百多则数千上万,而盗版网课内容相同只需要几十元乃至几元钱。豪子告诉记者,此前他们曾与一个闲鱼卖家产生冲突并试图起诉对方,但律师告诉团队,由于该闲鱼商户标价不高,即便起诉影响或许也不会太大。“我们团队人数有限,考虑到起诉耗费的时间长,我们没有专人可以处理这件事情,到最后我们也就算了。”

在豪子看来,团队的诸多维权行为只能算是心理安慰,实际效果有限。“现在我们更多情况下是发个律师信,然后不了了之。”

[专家呼吁]

法治的推进需要所有人的努力

“原创作品被盗卖,几年下来我们的情感上都过不去。”豪子说,“虽说情感上过不去,但我们还是要正视现实,虽然我们不希望被盗卖,但盗卖目前客观存在,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量去避免。”

由于网络具有利于二次传播的特质,网友在网上都是匿名活动,仅仅对视频盗版卖家做封号处理治标不治本,唯有起诉能够有机会让侵权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据了解,这类案件实际诉讼成本非常高。

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的苏扬律师表示,种种困难阻碍着实际诉讼的顺利进行。“首先,由于侵权人是通过平台贩卖盗版网课,著作人难以通过平台获得销售者的真实身份,他们一开始可能就找不到被告。”如果课程没有做版权登记,便难以在法律上证明自己是著作权人。此外,由于网课被盗卖标价一向偏低,难以证明损失金额或侵权人的受益金额,“目前来看也难以获得理想的赔偿金,我国相关判决支持的著作权赔偿金额都比较低。”在苏扬律师看来,由于起诉成本太高,收益较低,目前此类问题更多还是依赖平台投诉解决。

上海小城(苏州)律师事务所的赵达军律师表示,虽说盗卖视频的标价不高,但著作人有权利要求侵权人按照市场价赔偿,“就算标价只有20块钱,如果可证市场价是1000块钱,著作人有权利要求对方按照1000块钱的市场价进行赔偿。”赵达军律师表示,虽说目前著作人在维护自身权益上难度不小,他还是建议著作人坚持诉讼。他表示:“法治的推进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如果每一个知识产权所有人都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侵权的空间便会越来越小。”

赵达军律师认为,网课盗卖猖獗与我国的文化背景存在相关性,“我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历史还不长,全民的意识还未培养到位。”豪子也曾表示,十年前,他们这类网课平台与机构都尚不存在,更难提知识产权保护。

目前,知识产权的保护已经受到了相应的重视,在保护知识产权上,许多相关部门在行动。国家版权局开展的“剑网2018”专项行动以网络侵权多发领域为重点目标,集中整治网络转载、短视频、动漫等领域侵权盗版多发态势,重点规范了网络直播、知识分享、有声读物等平台版权传播秩序。

2008年,为提升我国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能力,国务院印发《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该《纲要》强调,坚决打击各种侵权盗版行为,同时也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十多年过去了,知识产权的保护依然在路上,社会的参与与共力依然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