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野猪不吃玉米,妙龄少女竟跟卖家互薅头发?!

为了野猪不吃玉米,妙龄少女竟跟卖家互薅头发?!
2020年09月29日 00:00 物种日历

“野猪你们知道保护,村民谁保护呢?”在中国搞野生动物保护,野猪和人的冲突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野猪偷食庄稼,让农民头疼不已,然而它又是生态系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2018到2019年,猫盟CFCA(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尝试在马坊乡采用声光设备防备野猪,减少人兽冲突。效果如何呢?下面是猫盟的李大锤老师发来的报道。

呼噜噜的小野猪们。

喇叭防爆灯到底有没有用?! 

猫盟在2019年做声光设备驱赶野猪的试点时,实验结果的报告我写了很久,因为最初得出的结果是——放了声光设备后野猪增加了一倍???

我花了大半年时间问别人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后来才发现是因为我把一个村的数据设置成了文本格式,求和时不加总。这件事让我质疑了好久自己的智商和数学能力。

所谓的声光设备就是闪光灯加喇叭,我们希望两种交替的刺激可以让野猪的适应时间加长。一个收获季过去,试验的实际结果差强人意声光设备有点作用,但有时效性,去年减少2.56%,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最开始把数据写在摘要里,小马建议我删了,因为这么点数字看起来像是误差,写摘要里太丢脸。他问:“你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什么?”我说防野猪。他沉默了一会说:“你别扯那些没用的,说个现实点的目的。我想半天说,世界和平。

猪猪:和平地吃玉米

这个数据原本可以更好看一点的,但让数据变好看最初没纳入考虑。2019年陈老湿说要做野猪项目,我们在方案上商量了很久:要不要做对照?要不要以声光设备的防护时间(而不是最终庄稼损失结果)作为成果?后来想想这样做像是在耍流氓。所谓对照,就是村里一部分土地放设备,一部分不放,野猪只要脑子好使一点就肯定会选择没有阻碍的简单模式,但我们不能拿这样的结果说它就是有用的,因为当所有土地都防护时,野猪就开始上buff了。

原本预计是会有更好的结果的,只是谁能料到野猪是个这么专业的玩家呢。2020年我们调查了4个乡的27个村,包括2019年庄稼的损失以及今年土豆的损失量(玉米还没成熟)。2020年的损失量确实很吓人,土豆被吃量达到了30%以上,之前少有野猪光顾的地方也遭到破坏。

西沟某户人家的土豆,将近半亩地一根也没留。

在做野猪调查的时候,一晴问喇叭对防野猪有没有用,然后又自顾自地说肯定没用。我白了她一眼,带着被嘲讽的愤怒以及知道自己只是恼羞成怒的自觉,窝进沙发里装死。然后我就把声光设备的效果加进了问卷里。

左图为未使用声光设备的村庄对设备的看法,右图为实际使用村庄的看法。

在所有办法中这已经是成本低又有点靠谱的一种,大部分村民觉得设备有那么点用,最明显的一点是访谈时发现有人已经自己买了喇叭,以及周围的村民涌入基地找我们要设备。

2020年喇叭的呼声太高,我们补发了4次,最后共发了640个喇叭,200个灯。

对于设备的作用我们还是有觉悟的,村民自己用过上百种方法,肯定知道没什么办法能一劳永逸,但最终效果不足够显著,就只能短期内缓解村民的情绪,不算是解决了问题。

所以还是要找其它办法。

推销青储玉米?保险补偿?也很难

在2019年调查时我们就发现,野猪主要吃玉米和土豆,芸豆、小米之类的作物从来不理。村民选择种玉米是因为它支撑了另一个收入来源——养牛。冬季山上的草不够,玉米和秸秆是重要的饲料补充。饲料除了成熟玉米以外,还可以是青储玉米,也就是在玉米成熟前,连杆收割,切碎窖储。

今年使用了青储机。

青储收割比玉米早很多,被野猪吃的机会更少,但青储水分大,窖储需要很大的储存池,在取用时空气进入也容易坏,因而种的比较少。如果能有更方便的方法储存,那岂不是大家都可以种青储了?我们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于是我们费劲吧啦地买了一台青储机,又费劲吧啦地到村里宣传,充当“青储机推销员”鼓励大家多种青储。

这个青储玉米%……*%¥……真好!

但目前来说,青储机会有多大的作用还很难说。村里并非家家养牛,牛能消耗的青储数量有限,另外青储的销路并不稳定,村民还希望能靠卖玉米挣得日常花销,因而只能鼓励村民把容易受损的土地种成青储。

我的同事大猫在听到这事时战术后仰:“不如我们养牛吧?开个养牛场收村里的青储。”说完他完全不在意我们震惊的表情,认认真真规划起了养牛场的地理位置和养牛数。此处植入个广告,哪位土豪对投资养牛感兴趣请联系大猫。

请联系我们,投资猫盟养牛场。

还有一条路是补偿

国家对农田有自然灾害险的补贴,但野猪损害不在“自然灾害”的范围内。猫盟曾考虑过对农田损失做少量补偿,可和顺的损失量应该不是一两百个猫盟能承受得起的,而且“补偿”这件事没有尽头,一系列“报损”“定损”“补偿”的流程我们也消耗不起。

和保险公司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为这事我们去保险公司找过负责人,因为去的时候正是午休时间,一个睡眼惺忪的业务员让我们等负责人来,等了俩小时又过去问,才发现那个业务员就是负责这事的。农业保险属于国家补贴的范围,村民会在遇到大范围自然灾害时拿到赔偿,这事也不是保险公司主动想做,而是国家摊派的任务,每个保险公司负责的区域都有确定。因而如果我们想把野猪损害纳入“自然灾害”要通过省厅的批复,“市级的都不管,要省级的。”业务员跟我们强调。我们面面相觑只能退了出来。

告辞!

村民很愤怒,但也不能盲目捕杀!

肯定会有人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捕杀野猪,且有些地方已经在考虑这么做了。但我们不赞同盲目捕杀。

野猪作为大型偶蹄目动物,除了作为豺狼虎豹这种顶级捕食者的食物外,还影响着整个森林的生态结构。猪的拱食行为让土壤更加健康,抑制或促进某些植物的生长,影响整个区系植物的样貌和覆盖度。它庞大的身躯也可以为其它动物开出兽道,清除积雪。

野猪活动范围很大,且成群活动,我们很容易高估它的数量华北地区有豹这样的顶级捕食者存在,豹和野猪如何相互影响我们依然不清楚;当地有多少野猪,在什么范围内可以维系生态平衡,更有待研究。盲目使用捕杀的方式,只是一种偷懒。

我们在基地整理资料时,发现2017年猫盟就开始关注野猪损害了,当时太穷没有具体的行动(感谢金主爸爸)。那时候调查的农户仅有零点几亩的损失,到2019年的将近17%。疫情结束刚回学校,我手机里很多村民发信息说野猪吃了庄稼,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要告诉他等一等,说不定我们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当地的损失是真,当地存在的捕猎行为也是真。村民或外来人员捕杀野猪会用到电网,这种工具会对山上的动物造成无差别伤害,当然也包括豹子。

昨天刚在山上发现有人拉电网,马上报公安了!

“防野猪”和“反盗猎”其实是一条线上的事,外界没有能力去杜绝盗猎,也不能指望村民去保护一个“害虫”。但你所做的事真的有多大价值吗?倒也不一定。缓解人兽冲突的精髓在于在人类不受损失的情况下保护野生动物这可太难了。这事是个非常大的坑,一件事原本可以不做,做了就突然变成了这是你应该的,万一没做好,那简直就是十恶不赦。不只要承接来自村民的愤怒情绪,还要向公众解释“为什么没做好”。

我们第一年做试点,结束后我去回访问设备作用,到一个老人家家里,我还没开口他就给我怼回来了,等我说明来意,他开始骂我……他竟然骂了我这通操作直接给我整蒙了,甚至想要骂回去。当然我最后决定不跟老人家计较,要跟他讲道理。后来才明白,他的逻辑是:我是做野生动物保护的→野猪是野生动物→野猪吃庄稼是我的错

也……行吧。

豹豹委屈。

村里类似的想法还有很多,比如豹子是我们从动物园拉过去放在山上的(也有说是国家空投的),我们放野猪去喂豹之类,自然对我们的抱怨也不会少。“豹可以保护,野猪怎么能保护呢?!”是这一路听到的最多的话。

青储机也是各种添堵,隔行如隔山啊,去年费了很大功夫买的青储机,都已经挨家挨户推销“今年试用效果好了多种青储啊”,结果这兄弟根本不能收玉米杆。我打电话给卖家,对他用虚假信息卖机器表示谴责,他也愉快地表示你可以谴责我退钱不可能,于是我们就在这样轻松愉悦的氛围下发起互薅头发式的论战。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我猜最后是我输了,因为我没拿到退款,但我用精神胜利法告诉自己,这种无良商家一定发不了财。最后为了不耽误收青储,我们又找了个商家,一天三次盯着发货,卖家反而安静如鸡。我在学校养成的 love&peace 早就磨没了,这也太劳心劳力了。

之前爬山放相机,我吐槽过上山永远能赶上下雨,还要冒着眼瞎的风险做数据,现在倒开始羡慕爬山的小伙伴,扯皮扯到脑缺氧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比爬山爽。而且我也想跟别人聊天的时候看对方星星眼“啊~豹”,而不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噫——野猪”。野猪咋了,吃你家庄稼了?真吃了?对不起爸爸。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