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财富只是我奔向火星的工具

马斯克:财富只是我奔向火星的工具
2021年01月19日 21:00 威锋网

火星殖民、脑机接口、AI统治人类、为了不塞车在地下挖隧道....

每当这位大男孩出场,“匪夷所思”这四个大字就总伴随而来。他就像詹姆斯·巴里笔下“永远长不大的彼得潘”,使用着世界上最为庞大的资金去做最酷的事情。作为新一代年轻人的科技偶像,这位玩世不恭的硅谷钢铁侠究竟有着什么魅力呢?

近日,《商业内幕》 杂志母公司首席执行官Döpfner与新晋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进行了一场深度访谈,其中不仅涉及了近期势头十足的特斯拉,更是揭开了马斯克对历史、财富、语言、人工智能以及中国市场的看法。 

访谈来源:《BusinessInsider》

被汽油车集团大佬嘲讽 

主持人Döpfner谈及了一段趣事,2014年的德国柏林,马斯克荣获了欧洲汽车届颇具影响力的金舵奖。当时Döpfner就坐在台下,旁边坐的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型汽车公司CEO。

在被问到关于马斯克对传统汽车行业的挑战时,这位CEO嗤之以鼻,并表示他的疯狂想法不可能普及到大众市场。而且没有专业的工程知识,他们甚至连车都造不好。

 令人意外的是一向怼天怼地的马斯克没有太多的得意洋洋,反而只是给出了一句平淡的大道理。

“自满从不是明智之举。”

事实貌似确实如此,“疯狂”的特斯拉市值如今达到5360亿美元,是大众,戴姆勒(奔驰母公司)和宝马的总和的2.5倍。

不怕事大的Döpfner又问道:“你实际上完全可以接管大众,你感兴趣吗?”

两大时代的碰撞

对此马斯克的态度非常理性:

他认为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氛围,尤其是大公司,强行融合并不是明智的选择。许多公司都喜欢发起敌意收购去得到其他公司的控制权,这类型事件属于纯粹的金融层面操作,往往投入大量的人力算力,结果最后除了财富的更迭,没有产生任何对世界有益的东西。

马斯克对星际旅行的迷恋和偏执众所周知,特斯拉的执行风格也因此变的独立。不过他也表示,为了加快世界新能源的发展,特斯拉愿意将一些相关技术转给宝马这样的传统汽车巨头,甚至自动驾驶许可技术都可以转让。

这种与传统企业的巨大差别正是马斯克个人魅力的体现,他称无意创造传统企业所谓的“护城河”,加快可持续新能源发展才是他的首要愿景。

不过笔者认为此话更偏向于维护自己的人设,因为马斯克不少在推特上怒喷自己的竞争对手小鹏汽车(Xpeng),认为其剽窃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的底层逻辑,甚至将其告上了当地法庭。然而即使是美国的法官也找不出任何有利的证据,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关于“护城河”:其实“护城河”机制是普遍存在于企业之间的,主要用来比喻好企业中的竞争壁垒。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公司,基于iCloud的强大生态整合能力,使得用户难以轻易地转换阵营。特别是如今更新了M1芯片之后,ARM的架构统一可以让苹果手机平板电脑处于同一维度,再加上各种真香的数码配件,苹果的软硬件生态堪称企业“护城河”的教科书。

同样,国内也有很多优秀的护城河企业。像小米的智能家居生态链,华为别出心栽的手机电脑大统一。当然最为显著的便是当前最火的“酱香科技”——茅台,由于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和特定人群的高消费,让茅台成为了白酒界近乎无敌的存在,在今年A股白酒板块多次下调震荡中,茅台都成为了唯一一支坚挺的龙头股。」

财富只是我奔向火星的工具

当被问到Tesla在10年内的销售目标是多少,马斯克显得冷静又自信。

“大约每年2000万台。”

Döpfner(并没有感到意外):“这意味着当前的股价是合理的,而之前您又觉得股价过高了,这是为什么呢?”

马斯克:“股市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它就像一个狂躁的抑郁症患者,不断的提醒你公司的市值,有时候结果很美好,有时候很糟糕,但公司好像根本没有改变。公司值得现在的地位吗?我觉得这取决于人们相不相信我们每年可以销售2000w台特斯拉。”

成为世界首富之后的凡尔赛·马

有人认为玩世不恭的马斯克并不在乎财富,但其实财富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他本人也并不避讳这一点:

“我积累财富的原因源于我对人类命运的观点,我认为人类发展成航天文明和多行星物种是至关重要的,我希望能够在火星上建造城市,而这意味巨大的成本。”

“火星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星球,我们可以在那里创造一个真正的文明。但在一开始,这有点像沙克尔顿为南极做的演讲。他说,这很危险,你可能会死,会很不舒服,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旅程。你可能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还会有未知的可怕恐惧。但,这将是一次伟大的冒险,如果你没死的话,这将是有史以来最令人振奋的事情之一,而这就是我为火星做的广告。”

“确保在最坏的情况下,比如第三次世界大战,或者发生全球热核战争,也许所有文明都将在地球上被摧毁。那么我们的火星计划至少能让人类继续存在于其他地方,人数可以不多,100万就好。这一百万人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可以将文明的瑰宝完整地保留下来,并且最终可能会对地球产生稳定的影响。”

马斯克的宏大理想有多难暂且抛开不谈,但实际上我们可以在现实中发现马斯克对星际事业的初心。如今他几乎没有很多具有货币价值的固定资产,近期关于他在抛售自己名下房产的新闻也沸沸扬扬(值得一提的是网易CEO丁磊也在马斯克手里买了一套其中最贵的房产,共斥资2900万美元)。马斯克所拥有的唯一公开交易的股票是自家的特斯拉,他几乎99%的财富都和Tesla和SpaceX相绑定,如果这两家公司破产,毫无疑问马斯克将首当其冲。这样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财富神话与另一位对钱“不感兴趣”的JackMa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19年十分精彩的双马会谈

当然,不要就因为这样认为马斯克对财富没有欲望了,由于特斯拉的超高估值,目前他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AI将统治人类

从航空领域的SpaceX,新能源领域的Tesla,研究脑机接口的Neuralink,再到为了让自己不塞车而随手创建的The Boring Company。这些单个拎出来都足以巅峰整个行业的公司,在马斯克看来都远远没有人工智能更加重要,马斯克是一个忠实的“AI终将统治人类”论的支持者。

“AI的出现使我非常谨慎,谁在使用它?谁在控制它,它又是否符合人类的利益?”

“有时候当我看到别人一直不停地看着手机时,我在想谁是谁的主人?”

人工智能是否能被人类掌控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而马斯克其实是站在一个宏观的角度来观察这个问题。当人工智能抓取到足够多的行为数据,最终一定会变成比人类更有意识的生命体。这种思想是有迹可循的,就像1和0的简单排列可以组成一台超级计算机,当AI计算的速度不停增长,排列出大脑的构造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对此马斯克的态度也很简单:“如果你不能击败他们,那就加入他们。”

人工智能看似遥远其实近在眼前

当然,不要就因为这样认为马斯克对财富没有欲望了,由于特斯拉的超高估值,目前他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人类最重要的发明是语言而不是车轮

当被问到人类最重要的发明,马斯克出人意料地回答到是语言

显然Döpfner也被震惊到了,他本以为马斯克将说出汽车、火箭、计算机之类的高科技产物。

显然马斯克有自己的思考,语言作为人类一切思想意识的载体,可以说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类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因为语言,我们可以将大脑里的思想传播,可以让人类之间产生共鸣。而失去了语言,再强的大脑也将失去它本身的意义。语言是人类一切行为的记录者,就像薛定谔那只传奇的猫,如果失去了监测者,它将终生在死与生之间徘徊,永远没有任何意义。

又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马斯克接着又提到了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将不再需要语言。

他阐述了理由:语言是人类将自己脑中思想压缩出来的产物,在这个形成语言的过程中,大脑将丢失很多信息。为此马斯克联合创办了Neuralink脑机接口公司。从理论上讲,机器可以读取人类的思想、欲望和知识,并以一种更加高效的方式展现出来。

科幻电影里的桥段即将上演

今天信基督 明天信犹太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亲会像英国国教教徒一样。我先被送到了圣公会主日学校,但后来他的工程公司合作人是犹太人,所以我又被送去了犹太幼儿园。它当时就在附近,是一所很好的学校。所以,出现了这种情况就是我今天唱Hava Nagila,明天唱Jesus。”

“在我阅读了所有的宗教原则后,我确实同意其中一些原则,比如宽恕别人,比如爱人如己。但你想让我认同所有这些宗教故事?那不太可能。”

马斯克:我能怎么办?

关于上帝,马斯克的看法更接近于中国式务实派思想,在多个宗教之间夹缝求生很容易就演变成中国式实用主义。在国内,我们常常将信仰中偏向自己的原则挑出来使用,如果不对自己的口味,那就选择拒绝“愚昧”。(比如左眼又能跳福又能跳灾)中国能在短短数十年间重回世界的顶端,与这样的务实派作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中国比美国更注重民生的问题

主持人Döpfner是一位反华人士,他对于中国的看法充满了偏见和误解,在问到马斯克关于这方面的看法时,他们产生了一些观念上的矛盾

“我在中国政府的经历告诉我,他们对人民的反应实际上是非常敏感的。或者说,与美国相比,他们对人民幸福的反应可能更敏感。当我与中国政府官员会面时,他们总是非常关心这一点。人民会为某件事感到高兴吗?这真的会为人民造福吗?这似乎具有讽刺意味,但是实际上他们确实非常关心人民的福祉,他们对舆论的敏感性甚至比我在美国看到的更为重视。”

有趣的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在最近的发言中回应了这一点,称这是对中国非常准确的描述。这番言论在外网引起热议,也使得马斯克胸前的红领巾显得愈发鲜艳。

当然在笔者看来这更多是为特斯拉中国市场进行的公关言论,众所周知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扭亏为盈的关键节点,上海市为马斯克提供的160亿超级工厂是其翻盘的重要基石,想来马斯克在社会主义的熏陶下也明白集中力量干大事的魅力了。

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

写在末尾

要说评选一位20年内影响世界最为深刻的人,乔布斯可能会第一时间浮现在许多人的心中,智能手机对全世界都产生了翻天地覆的影响,乔布斯的逝世也为他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而对世界发展同样重要的马斯克,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对世界影响更为深远。

当前许多人对马斯克还停留在他的特斯拉和火箭上,但其实翻开马斯克的创业史,他的每一步脚印都仿佛开了天眼一般,对世界的影响极其深远。

1999年,28岁的马斯克出售了他的软件公司Zip2获利2200万美元。

2001年,马斯克策划了“火星绿洲”项目,并计划在火星种植农作物,后因购买火箭太贵而暂缓计划。2016年,SpaceX成为了第一个回收火箭的航空公司,开创了人类历史。

2002年他创办的X.com改名为如今大名鼎鼎的Paypal移动支付公司,并以15亿美元的价格全资出售给eBay。紧接着,支付宝成立于2004年年末。

2004年,马斯克就向八字还没一撇的电动车概念公司特斯拉投资了630万美元,并担任董事长。

2006年,马斯克投资1000万美元创办了光伏发电企业SolarCity公司,旨在解决人们的太阳能发电的整合方案。

2015年,马斯克创建了一个非盈利的人工智能研究组织OpenAI,目的是促进更友好的人工智能,并向公众开放专利和研究成果,为人类共同体做贡献。

2016年,马斯克联合创办了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2020年,Neuralink展示了一头被植入设备的猪,并成功读取了猪大脑内的神经活动。

2016年,为了不再塞车,马斯克创办了Boring Company来缓解当地的交通堵塞。

纵观马斯克的创业史,其中包含了计算机、移动支付、航空技术、新能源、人工智能甚至是脑机接口这些科幻片中的存在,这里的每一个公司都颠覆了整个行业。

相反,那些用着“高科技”,借着“谋福利”,说着“不感兴趣”的企业家,却用尽浮藻之词压榨社会的底层利益。

而后来发生的故事告诉我们,真正久远的不是一时的财富积累,而是明知不可为,也要尽力一试的雄心。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但总还是得有人仰望星空。”——王尔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