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桌面|物简则心静,极简影视后期工作台

无限桌面|物简则心静,极简影视后期工作台
2020年09月26日 16:08 少数派sspai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 怒喵 「无限桌面」征文活动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

想了解如何参与本次桌面征文,赢取各种丰厚奖品,你可以 点此查看 活动规则和奖品清单。

工作台桌面,左屏PC,右屏 Mac

正式开始接触极简主义是去年,听了 Joshua Fields Millburn & Ryan Nicodemus 的 The Minimalists 播客,看了 Fumio Sasaki 的 Goodbye, Things,生活方式开始慢慢发生变化。虽然作为科技宅,需要额外的力气去抵挡购买各种新玩意的诱惑,但我开始试图区分「我想要的」和「我需要的」,开始简化身边的物品,开始思考自己与所处环境的关系。刚刚好的状态让生活多了很多留白和喘息。

今年拜美国疫情所赐,在家工作了半年多,书桌从以前的偶尔下班充电用用,变成了正经创造价值的地方,我对这个工作空间也有了更多的感情和思考。

我的工作台

我的日常工作是影视后期,同时做点特效和动态图形设计。现在 4K 工作流已经是最基本的需求了,加上 3D 和特效又极考验显卡,所以在硬件配置上尽量不含糊:

iMac Pro

2017 基础款,3.2GHz 八核 Intel Xeon W 处理器,32G 内存,Radeon Pro Vega 56 8G 显卡,1T SSD。

这台 iMac Pro 主要负责公司的视频剪辑工作。我挑剔的颈椎对 iMac 的高度一直不满意,加上对桌面空间利用率有些执念。所以卸掉了原配底座,配合 VESA 的悬臂转换器,加装了悬臂。

15" MacBook Pro 

2019 款,2.4 GHz i9 八核处理器,32G 内存,1T SSD,AMD Radeon Pro 560X 4G 显卡

公司发的,除了偶尔出远门的时候应急,很少用,没摆出来。

自己组装的 PC 

3.6Ghz i9 八核处理器,64G 内存,NVIDIA GeForce RTX 2080 Ti 11G 显卡,1T SSD,1T NVMe SSD,2T 机械硬盘。这台 PC 负责 8 小时工作之外的个人项目,主要是特效制作、3D 自学。

作为提倡一切从简的人来看,目前的工作其实大可不必两个系统,两个台式加一台笔记本。这台 PC 对我来说的意义更像一个大型乐高。用小半年的时间,四处参考别人的配置,思考自己的需求,衡量各个配件的性价比和优先级,自己选购从 CPU 到机箱在内的一切配件,最后一点点拼装起来。对于第一次尝试装机的新手来讲,这种 DIY 的满足感简直爆表。

PC的配置清单

两台电脑双系统,再加 Android 系统的 Pixel 3 XL,自然免不了跨平台文件传输的问题,我的解决方式是:需要即时传输的小文件用 PushBullet,重要的个人文件通过 Dropbox 和 Google Drive 同步加备份(国内当然有更本地化的选择),积累多年的媒体素材库常驻在 PC 的大硬盘里,通过局域网共享文件夹给 Mac。

显示器 Dell U2715H

这台显示器同样配了悬臂,同时连接 PC 和 iMac Pro ,屏幕上的按钮可自定义为信号源快捷键,在 Mac 和 PC 之间快速切换。这不是一台多么惊艳的显示器,甚至都是不 4K,但作为 iMac 的辅助显示,而且有着 99% 的 sRGB 色域,目前我认为够了。遗憾的是目前仅能实现 Mac 双屏显示,PC 只能单屏,因为 2014 年之后出的 iMac 都不再支持作为外接显示器的功能。

鼠标键盘:罗技 Master 3 + MX Keys

上一个鼠标是罗技的 Performance MX,用了 5 年,很顺手,换的时候毫无纠结的选了类似手感的 Master 3。疾速滚轮和拇指横向滚轮我个人非常喜欢,多设备一键切换也很适合我的情况。至于键盘,平时很少长时间码字,也不用电脑打游戏,键盘的使用场景也就是 Adobe 全家桶和 Cinema 4D 的快捷键,以及轻量的 Slack 沟通,所以我对键盘的要求是:

无线 + 多设备迅速切换。104 键位全尺寸,尽量接近 Mac 键盘的布局。介于薄膜键盘和机械键盘之间的打字手感,做工好。

iMac Pro 自带的键盘做工没话说,但是键程太短。我对机械键盘的期待和幻想又太高,一直没有下手。加上左手拇指有腱鞘炎,所以比起机械键盘敲击的快感,存在感略低的手感或许对我来说更重要。当然有机会还是想定制一把适合自己的机械键盘。

Tangent Ripple 调色台

我不是专业调色师,但也经常会遇到需要剪辑加调色的项目。调色台的操作比鼠标要精确高效很多,双手控制三个轨迹球可以同时调节画面的暗部,中间调和高光。相比几千刀的中型调色台,这台简单小巧的 Ripple 虽然牺牲了一些手感和功能,但是性价比极高,足以胜任我日常的轻量调色工作。

TangentRipple 调色台

PreSonus Ceres C3.5BT 监听音箱 + Audio-Technica M40x 监听耳机 + 音源切换器

有别于 HiFi 音箱/耳机,监听设备的目的不是用来欣赏音乐,不需要对声音作美化和修饰(比如大家常说的低频重,高频亮)。监听设备不用好听,但要听清,所以更侧重于对声音的真实还原,展现更多的细节。我对音频设备研究不多,听感这种东西太主观了也不好描述。这套设备中规中矩,除了音箱为了节能会自动待机这点有些烦人,其他没毛病。

Uplift Desk 初代升降桌

我从 2011 年开始接触到站立剪辑的概念。当时看到了好莱坞剪辑大师 Water Murch 的采访:

Editing film is like a combination of being a short-order cook, a brain surgeon, and an orchestra conductor. Each of those three people stand to do what they do. And I think one among the many reasons for this is that by standing, you're able to feel the flow of time better.

简单说就是:剪辑是时间的艺术,通过站立你可以更好的感知时间的流动。

所以我最初并非因为健康原因对升降桌感兴趣,纯属粉丝对大神的崇拜与模仿。但当时还是穷学生,升降桌还是面向专业用户的高端定位,买不起,就用 2 个宜家储物柜,加 8 个支脚,架起一块桌板,DIY 了一台适合自己身高的站桌,一站就是五年。

2014 年 DIY 的站桌,宜家的 4 格柜稍加改造其实很适合放台式主机。这个柜子现在还留着,用来放 PC 和 UPS 电源

现在的升降工作台

后来升降桌逐渐普及,价格也开始亲民,我终于在前年添置了一张。 1.8m x 0.78m 的实木桌面提供了充足的工作空间,也不用担心合成木板因为桌面设备过重,年久变形的问题。

这么多设备,走线是个问题。我尽量把线捆绑固定在桌面底部,同时要为桌子升降时留足余量,不然拽下去一个硬盘就出大事了。藏不住线的就用束线套包起来,插线板也都放在专门的收纳盒里。

桌下走线

PC走线

Uplift Desk J3 人体工学椅

这是几周前新添购的,因为之前想让自己尽量站着,故意坚持用一把极不舒服的折叠餐椅,只有在站累的时候才坐一会,坐不了多久就会觉得硌屁股,还不如站着。但久站和久坐对身体都不好,而且最近一年颈椎越来越差,开始需要一把可调节,有头枕的好椅子。

Herman Miller 实在下不去手,头枕还要加钱另配。这把 J3 其实满足我的所有要求:座椅深度,后仰弹性,扶手高度,头枕高度和角度都可以调节,腰部支撑虽然不可调节,但是贴合度和支撑度都刚刚好。唯一遗憾是真皮座椅看着高级,但没有网面材料透气。用了几周后,我发现其实人体工学椅的作用不是坐着多舒服,而是以尽量舒服的方式纠正不良坐姿,现在歪坐,驼背,跷二郎腿的情况都有所减少,有点后悔没早买。

UpliftDesk J3 人体工学椅

其他杂物(排名按重要程度)

固定在桌边的水杯架(为什么排第一?我打翻过的水杯们可以组团回答你)UPS 电源(意外断电的时候能供电 30 分钟。大晚上突然停电不可怕,停电前没及时保存才可怕)G-Drive 4T 外置硬盘若干 (目前正在剪的几个项目,一个项目一个硬盘)Boox Nova 2(笔记和阅读体验都十分优秀,我是快十年的 Kindle 老用户了,有了它 Kindle 终于可以去盖泡面了)竹子味的日本线香 + 柚子味的宜家熏香蜡烛(每日工作前的仪式感)魔方(渲染导出视频时的心理加速器)无线充电板、USB 集线器,免洗洗手液

其他杂物

以上就是桌面所有东西。我比较在意专注力,尽量不放任何不必要的物品在桌面。剩下的都在书架上:书、笔记、文具,摆件、收藏、和一整筐的线材……

书架

我对极简主义的思考

其实我的东西并不少,也不喜欢用极简主义来标榜自己。我理解的极简主义不是 Instagram 上的白墙木桌北欧风,那只是一种视觉美学风格,不是丢掉囤积物品后面对空荡荡房间的轻松,那只是暂时的快感,也不是消费社会下的幡然醒悟,无欲无求,其实极简主义本身也是一个被商业化的概念。对我来说极简反映的是人和周围环境的一种关系,是对身边每一件物品,每一个人,每一个当下都认真对待,理性克制,报以尊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