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ARM以400亿美元卖身英伟达 半导体世界的瑞士变美国

1+1>2?ARM以400亿美元卖身英伟达 半导体世界的瑞士变美国
2020年09月23日 15:29 前瞻经济学人APP

2016年,英国脱欧闹得沸沸扬扬,日本软银以320亿美元摘走英国半导体领域最璀璨的一颗珍珠ARM,孙正义骄傲地放话,凭着ARM在处理器设计和IP授权的行业主导地位,等于手握“水晶球”预测未来科技发展方向。

短短4年后,投资达人孙正义迎来至暗时刻,投资的88家公司有47家估值缩水,15家濒临破产,尤其是大手笔押注的Wework和Uber更是血亏,急需资金补窟窿。于是,久久没能上市的ARM从昔日“水晶球”变成了“玻璃珠”。

9月14日,软银旗下ARM和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分别发声明,正式宣布英伟达将以400亿美元收购ARM,交易预计将在18个月内完成,但需要得到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的监管批准。

尽管之前就有风言风语,但当消息真正传来时,依然轰动整个半导体行业。要搞懂这笔交易意味着什么,首先,我们先得弄清楚英伟达和ARM到底是做什么的。

任何追求游戏极致画质的人,都绕不开英伟达最出名的GeForce显卡,其新发售的RTX 3080显卡最近被黄牛炒到了5000美元。尽管在高端显卡领域难逢敌手,但英伟达的能力远不止于此,还生产用于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和嵌入式系统的芯片。

在如今人人都想自研芯片,不被“卡脖子”挺起腰杆做人时,ARM显得很特殊,它并不生产芯片,相反,它负责设计芯片并提供指令集,主要业务包括架构授权和微架构授权。通俗来说,从苹果iPhone、三星、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到任天堂游戏机、智能烤面包机,再到自动驾驶汽车,ARM的开放性将其设计授权给所有公司,使得基于ARM技术售出的1600亿芯片形成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

而英伟达也是ARM生态系统的一部分,长期以来一直是ARM的客户。于是,这场收购就出现了像徒弟变师傅,现在顾客变老板的局面。

当顾客变老板,颠覆移动领域

倘若英伟达收购ARM成功,最基础的操作是将其技术推广到ARM庞大的芯片设计网络中,也许现在谈论会是什么样子还为时过早,但一种猜测是,英伟达GPU支撑的人工智能技术将从专业显卡和数据中心扩展到智能手机。

目前,ARM已嵌入了数以千亿计的设备,涵盖智能手机到工业设备再到家庭设备,图形处理和人工智能对设备的未来至关重要,而英伟达恰好两者兼有,且是当中佼佼者,ARM与英伟达的结合可以说是1+1>2。

Forrester首席分析师JP Gownder也认为这是一种明显的可能,“ARM将获得图形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级技术,而这两个领域正是英伟达GPU的强项。英伟达将为其技术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有可能通过ARM的技术许可。”“短期内,两家公司的产品几乎没有重叠,但合并GPU和CPU将带来许多潜在的中长期协同效应。”

高通的骁龙和苹果A系列芯片已经植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因此,未来当我们看到英伟达联手ARM,提供结合了ARM Cortex 处理器设计和英伟达GPU技术的芯片设计时,无需感到太惊讶。

人工智能技术是英伟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了大量硬件和系统——而且可以把自己的研究和技术带到ARM的生态系统中。这意味着手机能更好地回应用户,更准确地识别语音命令,提供更强的图像处理,并提升增强现实体验。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iPhone 13或三星Galaxy S21不会配备GeForce RTX 3000系列显卡加速器。但当英伟达与ARM合作,将其部分图形技术应用于智能手机芯片就有了可能。ARM已经授权其 Mali GPUs的图形加速器设计。因此,对于英伟达来说,将其技术引入ARM的研发,并看到 Mali GPUs被英伟达最新GPU架构的技术所取代,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因此,通过收购ARM,将英伟达技术改造成可在移动芯片系统(SoC)上运行,从而大大增强移动设备上处理高保真图形的能力。于是,智能手机将迎来真正变革——有能力提供真正的高端游戏画面,在手机上玩3A大作不是梦!

侵入计算机领域,脚踢英特尔AMD

英伟达唯一的CPU和移动中心硬件是SoCs的Tegra系列,几年前在一些移动设备中有采用,例如,小米3是全球首款采用Tegra 4处理器的手机,谷歌Nexus 7搭载Tegra 3处理器。但英伟达主要专注于图形、人工智能和嵌入式系统。

与此同时,ARM的芯片设计和架构慢慢地向移动技术以外的领域扩展。苹果正考虑在未来的Mac电脑上搭载基于ARM的芯片,Windows 10已采用RISC架构并在基于ARM的芯片上运行。

目前,基于ARM的现成芯片的性能无法与AMD的Ryzen或英特尔的Core处理器竞争。但鉴于英伟达在制造SoC和显卡方面的经验,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随着收购的完成,ARM可以借助英伟达巨大的财力和专业知识共享,不排除包含更强大CPU和图形处理能力的Tegra SoCs的出现。英伟达甚至不需要制造这些芯片,只需简单地将其技术和未来SoC设计集成到ARM的授权许可中。黄仁勋已经打好算盘,曾暗示计划将英伟达的GPU设计出售给ARM的客户,作为捆绑销售的一部分。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看到苹果公司利用这一技术来制造基于ARM和英伟达的Apple Silicon芯片,这些芯片不仅能提供稳定的日常性能,还能提供很好的图形处理能力。

但这对英特尔和AMD来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坏消息,因为ARM芯片在计算机领域的入侵可能会加速英伟达的全面入侵。然后,英伟达和ARM可能会侵蚀AMD和英特尔在个人电脑处理器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毕竟,英伟达已经在PC GPU领域与AMD展开竞争,在CPU领域再开一局又何妨?

如果英伟达决定利用收购ARM的机会,将Tegra芯片应用于智能手机,或开发英伟达品牌的ARM CPU(黄仁勋曾表示有这种可能性),那么英伟达就会面临高通和三星Exynos芯片等竞争。这么做的一个可能后果是,英伟达最终提高授权费,以此阻止新竞争对手,甚至有可能迫使那些想要使用ARM芯片设计的公司同时采用英伟达技术。如果走到这一步,那就是另一场行业震荡了。

半导体中的“瑞士”变“美国”

在现代科技行业的运作方式中,研发投资是保持竞争力,击败竞争对手的必要手段,大型科技公司与自家合作伙伴和客户进行激烈竞争司空见惯。例如,微软生产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同时又与许多销售其软件(window系统、Word办公软件等)的公司(戴尔、联想、惠普等)竞争;谷歌向智能手机制造商(三星、一加等)授权Android软件,并不妨碍其Pixel手机与这些客户展开竞争。

而靠着不生产任何自己的产品,把专利设计授权给客户,客户可轻松地修改、制造和销售其技术基础上的微芯片,ARM的商业模式颠覆了科技公司在全球市场上的传统竞争。围绕ARM建立起来的生态系统,ARM的许多客户和合作伙伴都围绕着ARM的设计建立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并确信ARM不是竞争对手。

这种合作而非竞争的模式,30来年保持态度中立,让ARM有了半导体中的“瑞士”的美称,从而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稳稳占据90%份额,并大大超过了竞争对手英特尔和AMD。ARM成为了世界上少数几家仅靠研发就实现数十亿美元业务规模的公司之一。

但当ARM被英伟达收购,母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其“瑞士中立地位”不保,将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监管。这意味着数以万计在产品中采用ARM技术的公司,想把产品卖掉,并将产品出口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包括中国这一大主要市场,它们是否会被允许出口的决定权将掌握在白宫手里。

在半导体领域,美国已经拥有英特尔、AMD、英伟达这样的行业龙头了,随便一句“威胁国家安全”就足以抹杀掉一家公司。而美国目前说是处处针对中国公司毫不为过,列出了一长串的实体名单,尤其是对华为下狠手,美国相关的技术都将对华为断供或禁用。

华为、海思的麒麟、鲲鹏系列芯片都基于ARM构架。麒麟芯片在“断供”后,已经无法生产,而一旦ARM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对ARM构架发出禁令的话,连设计都恐怕难以进行了。想象一下,若对中国的所有手机厂商都采取封锁断供,对中国手机厂商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在此背景下,与ARM合作生产服务器芯片的公司想在中国销售可能会更加困难,反过来对ARM业务也是一大打击。软银曾在2018年透露,中国设计的所有先进芯片中,约有95%是基于ARM技术,中国业务约占ARM收入的20%。

此外,这种中立性的消失,对ARM的商业模式构成了致命威胁,其它数千家客户还有什么理由相信能平等地使用ARM的技术呢?不排除客户转向开源架构RISC-V,也许目前在采用上略落后,但好处是不被一家公司控制,而ARM也会随之贬值。

反对声此起彼伏,面临监管不确定性

尽管英伟达煞费苦心地强调,ARM将继续作为中立供应商,且绝不会干扰ARM的任何授权,即使ARM的一些客户与英伟达竞争。但自收购消息传出后,业内几乎全是质疑声。ARM联合创始人赫尔曼•豪泽(Hermann Hauser) 就公开表达过反对,“如果被卖给一家美国计算机公司,这将是灾难性的”,“杀死ARM非常符合英伟达的利益。”

豪泽和一些人警告称,这项协议将使英国成为美国的附属国,政府面临着介入的压力,并确保对重要的本土技术的控制权不会被外国势力所取代。

ARM前总裁都铎·布朗(Tudor Brown)警告称,将ARM出售给另一家半导体公司,可能会让整个科技行业“陷入危险”。“我一直认为,软银的投资和关注增长是不明智的,而软银现在开始接受这一点。(但)ARM被卖给任何半导体公司,都将是非常坏的消息。”“公司应该瘦身,保持独立,从盈利的中立地位为行业服务。”

韩国芯片行业官员和专家表示,收购ARM将加剧英伟达与三星、高通等公司在自动驾驶汽车和其它未来技术领域的竞争,同时也令人担心,英伟达可能会提高竞争对手的授权费。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学会会长Park Jea-gun表示,此举标志着英伟达试图更深入地进军汽车芯片市场,“汽车处理器芯片市场将出现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科技行业的领军人物一直在游说英国政府,呼吁大臣们出手干预,将ARM重新归英国所有。英国首相首席特别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曾表示,英国需要拥有一家价值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目前正带头推动进一步干涉。

9月11日,英国工党表示,英国政府应该介入,确保总部位于剑桥的ARM保留在英国的总部。三日后,英国首相约翰逊的发言人表示,政府将仔细审查英伟达收购ARM的交易,包括这对其英国总部的影响。

但随着英国在今年年底脱离欧盟,约翰逊政府将着手实施一项新的产业战略,可能会以国家安全为由调查该协议,并要求做出某些承诺,以使其获得通过。一位高级政府消息人士告诉BBC,政府不会阻止这笔交易,但可能会对收购施加一些条件。

Mirabaud TMT研究主管尼尔•坎普林(Neil Campling)表示,英国不太可能阻止该交易。“我预计英伟达将承诺保持知识产权投资和领先地位。”他补充称,“英伟达将提升其作为全球最有价值半导体公司的地位,以安抚英国政府。”

不过,这项收购能否达成光英国说了不算,还面临不同的监管机构,就算美国、欧洲同意,只要中国不点头,依旧成不了,两年前高通未能收购恩智浦就是一个例子。

总之,ARM与英伟达的这笔交易,对于英伟达来说,现在来看是百利而无一害,补齐移动芯片短板,提高计算机领域、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力,而ARM面临的风险无疑更大,寄人篱下,主动权终归掌握在别人手中。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原文来源:

https://www.tomsguide.com/features/how-nvidia-buying-arm-could-change-mobile-tech-forever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arms-sale-to-nvidia-has-stunned-the-tech-industry-14642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arm-holdings-m-a-nvidia-industry-anal/nvidias-arm-deal-sparks-quick-backlash-in-chip-industry-idUSKBN2650GT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4142567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3637463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3678506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