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家店干翻17000家药店!刘强东最恐惧的对手来了!

100家店干翻17000家药店!刘强东最恐惧的对手来了!
2021年06月10日 09:02 电商报

作者 | 周松涛

来源 | 首席财经观察(ID:meirijingji001)

“叮当快药,送药比男朋友靠谱多了”。

网络上的一句调侃,或许是这家外卖药店能活下来的最大理由。

叮当快药,巨额融资13亿

在京东和美团的夹击下,这家“外卖”药店活了下来,还活得越来越好。没错,就是叮当快药。

6月8日,“医疗+医药”互联网公司叮当快药完成新一轮融资,该轮融资金额为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2亿。

本轮融资由TPG亚洲基金、奥博资本、鸿为资本联合领投,璞林资本、兰馨亚洲、夏焱资本、盈科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中金公司、华兴资本担任该轮融资财务顾问。

该轮融资将被用于推进实施“医+药+险”的健康到家战略。此外,该轮融资还将被用于提供依托互联网的多场景、一站式的问诊、购药、慢病管理、心理咨询等医疗医药服务。

这不是叮当快药第一次融资。

2016年12月20日,叮当快药曾获得知名投资机构同道共赢A轮3亿元融资。

2018年1月28日,叮当快药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软银中国资本,这也是软银中国进一步在医药电商行业进行布局。

2019年3月27日,医药新零售企业叮当快药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融资,该笔融资将主要用于叮当快药现有业务以及创新业务的拓展。

2020年10月20日,叮当快药完成10亿人民币B+轮融资,泰康、海尔医疗、龙门投资联合招银国际招银电信基金、国药中金、软银中国等老股东共同投资,华兴资本作为独家财务顾问。

叮当快药是叮当健康集团旗下的手机问诊买药平台,创立“药厂直供、网订店送”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模式,自营线下叮当智慧药房、自建专业药品配送团队、执业药师团队,为用户提供7*24小时的28分钟送药到家服务和执业药师用药指导服务。

疫情发生以来,各大医院纷纷开通在线问诊平台,叮当快药也开通了相关服务,除了提供在线问诊、在线购买、线下配送等服务,还上线了实时疫情动态监测、疫病预防知识的科普宣传等线上窗口。

疫情初期,全民居家隔离,线上买药成为了重要方式之一。

习惯一旦养成,往往很难改变。

据相关数据统计,在疫情期间,叮当快药用户的访问量增加了36倍,问诊和下单日订单量达到平日单量的七至八倍。

业务量的激增加速了叮当快药的融资步伐。

医药O2O大战,叮当快药是幸存者买药,消费者会选择网上药店吗?分歧会严重。毕竟药品不是普通商品,直接关乎身体健康。一般人还是愿意去线下药店,可以跟医师说出自己的症状,做到对症买药。选择网上购买的理由可能更多。居住地不一定有药店,普通的感冒发烧,或者不小心划伤买个创口贴,消毒酒精,抑或是需要补充维生素也完全不用去医院。网上买药完全可行。再者,网上购买药品时,也可以在线咨询,知名网上药店卖假药的可能性也不大,安全性还是有保障。

关键是快,28分钟送到家,只需要在手机上点一点,有些住户上下楼都要花上十分钟。晚上10点多过后,很多药店都关门了,要是赶上大半夜,需要买药,还真是个麻烦事。

还有一点,还是懒。能送到家,为何要亲自出去跑一趟?很多药店的售货员冷若冰霜的态度,也让人不想再去第二回。

当然,还有的消费者可能需要买一些个人隐私的药品,网上购买不失为一个好渠道。

也许是看到了外卖药店是个好赛道,早在2014年,医药O2O领域就涌入了众多玩家。快方送药、药给力、药快好等项目纷纷拿到融资,搭建线上平台连接药店和用户,主打1小时药品送达。

2014年11月底,药给力获得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6月获数千万A轮融资;2015年,快方送药A轮、B轮共获得2.5亿元融资,在2017年4月C轮获得步长制药的6000万元融资。

正如共享单车一样,入局者只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却无视表象下的隐患。

与点外卖完全不同,买药并不是高频次行为。

同时,对服务和速度的要求又异常严格。

服务人员态度差,送达时间长,售后有问题,价格虚高,都极有可能导致消费者选择放弃网上药店,宁愿多走几步路去线下实体店。

看似有“钱”景,现实也许并不是那么回事。入局的企业纷纷宣布停运,2016年6月,药快好停止北京地区电商送药业务,同年5月19日,药给力1小时送药的业务暂停。

不过,叮当快药是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叮当快药夹缝中求生入局的O2O逐个阵亡,不过,叮当快药的竞争者依然众多。线下药店就不用说了,还要迎接京东和美团的双面夹击。

京东健康是在线医疗健康平台,也是医疗产业链数字化改造的领跑者 。公司致力于打造以医药及健康产品供应链为核心,医疗服务为抓手,数字驱动的用户全生命周期全场景的健康管理平台 。公司的零售药房业务和在线医疗健康服务可以让国民享有易得、便捷、优质和可负担的医疗健康产品与服务。

也就是说,京东健康更加倾向于互联网线上药房更像一家电商平台,而美团则更像是一个淘宝式的零售药店平台,本质上就是骑手到药店代为跑腿买药。

叮当快药与两大巨头类似又不完全相同,叮当快药与200家知名药企共同打造了药企联盟健康服务工程” ,联合传统医药企业,整合行业资源,通过联盟成员原材料、包装材料、辅料等的集中采购,从产业链上游降低药品成本,从而降低药品价格。

电商有两种模式,一是平台,比如淘宝,二是自营,比如京东。对快速扩张来说,做平台是最快的。叮当快药搭建了平台,一方连接消费者,另一方连接线下药店。平台模式有2个优点,一是扩张快,二是品类多。

叮当快药似乎正处于京东健康和美团的真空地带。

2019年10月份在北京市场,叮当只用了100家线下店就覆盖了全城,而当时线下药店有近17000家。

疯狂烧钱,盈利困境难解

叮当快药虽然活了下来,还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不过,叮当快药的麻烦事也不少。

今年4月,叮当快药就陷入随意卖处方药的旋涡之中。2021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为验证用药安全等问题,中国科技新闻网在无处方、无患病的情况下,从叮当快药APP上选取了“葵花牌护肝片”、“头孢呋辛酯片”和“复方苯巴比妥溴化钠片”三款处方药进行购买测试。

其中在购买“葵花牌护肝片”时,整个流程与购买普通药品无异,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处方的询问和审核,直接下单购买,并取药成功。期间有短信提示“若预定商品包含处方药,请务必上传或发送处方信息”,但药品订购页面并没有上传处方的位置或链接。

(来源:叮当快药APP)

资料显示,比如抗生素等处方药物,伴随有极大的副作用和容易让服用者产生耐药性,长期服用更可能危及健康,国家相关部门三令五申要求必须遵照医嘱,必须开具处方才能购买,但是叮当快药APP等互联网医药电商却屡禁不止,目前仍然可以随意购买服用。

不仅违规售卖处方药,此前叮当快药还被曝出疫情期间口罩涨价的丑闻。

去年疫情期间,有用户在叮当快药购买9.9元的口罩,下单后平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取消了订单,并很快将该款口罩价格上调到了29.9元。

上个月,叮当快药的18名股东集体退出。2021年5月20日,叮当快药架构大调整,18名机构股东集团已退出,注册资本也由9947.6815万降到5294.12万。

不过,这或许是叮当快药境外上市的主动调整。经过几轮融资还不够,上市融资更为便捷,媒体普遍预测,叮当快药有望在今年下半年登录资本市场,目的地可能是美股。烧钱容易,赚钱却很难!

虽然没有直接竞争对手,医药电商领域竞争激烈,有以微医、平安健康、丁香医生、春雨医生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还有以1药网等代表的基于供应链的医药电商,以及以美团、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代表的平台。加上叮当快药自建线下药店和物流配送团队,属于重资产模式。

和药企直接合作,价格上有一定优势。

但叮当的门店、员工以及配送团队均为自有,叮当快药的配送团队仅配送叮当快药产品,每单配送成本比竞品高好几倍。

送药是低频次消费,目前来看,叮当快药依然没有找到明确,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药品是特殊商品,网售处方药依然没有放开,这个领域前景很大,障碍同样众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